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1024章 香叶蠹虫(第二更)
    “要不是我把自己的水壶遗落在猎户家,回去取东西的时候听见猎户妻子和女儿的惨叫,都不知道你们这些畜生已经下了毒手。”

    说到这里,愤怒的毕南戈薅起良平的衣领怒吼道:“你们这些混账东西,为什么要戕害无辜?说呀!”

    “不、不,那些都是我的手下所为,我、我没有……”不等对方把话说完,毕南戈的声音彻底打破了他的谎言:“你的剑上,此时应该还有猎户的血没有擦净,怎么,这么快就把贯穿他心坎的事情忘了吗?”

    “畜生,替他们偿命吧”

    “噗、噗、噗!”毕南戈圆瞪血红的眼睛低吼着,掌中紧攥的长剑在对方躯体上下进出十余次,登时添了无数个窟窿。

    “大哥,行啦。”毕北戚知道自己的兄长太容易情绪化,也太容易愤怒,于是赶紧过去攥住对方挥剑的手:“办正事要紧,不能再在这里耽搁了。”

    “呃,小北你说的也有道理。”毕南戈此时还剑入鞘,立刻对着阿狗等人抱拳拱手:“诸位,我向谢过你们的救命大恩了,咱们这就前往松果山,我和小北身上带着的重要物品,必须要赶快送回族里。”

    ……

    少时片刻之后,松果山渭水部落。

    毕家兄弟终于在阿狗等人的护送下返回了许非族长家中,众人见面,各自欢喜不提,关横赶紧让若桃把保管的铜箱子取了出来。

    “许族长,这就是我们在鱼腹里找到的东西,”关横此时把箱子推到对方面前说道:“上面的族徽标记,应该是属于渭水部落没错吧?”

    “没错、没错。”许非这个时候惊喜的说道:“之前你叙说经过的时候,我就怀疑是此物,没想到,这东西真的又回到渭水部落了。”

    到了这个时候,许非对众人也没什么隐瞒了,他招唿大家围坐在一起,而后沉声说道:“相信所有的事情,诸位都是听了个大概零星,还不十分了解,就让我把其中的隐情说一遍吧。”

    原来松果山渭水部落世代开挖本地铜矿,结果导致近年矿脉受损,铜矿即将枯竭,矿石数量的保证,是松果山铸造兵甲器具的关键,如果失去了这个先决条件,渭水部落恐怕就要逐渐走向衰败。

    总算是渭水部落的先祖有预知之明,知道矿藏并非取之不尽、用之不完,他们在百多年前就已经想到了某个应对此劫的办法。

    朦湖附近,有一座无名山麓,栖息着某种怪异的小妖虫,名字叫做“铜母蠹虫”,这种虫子很奇怪,天生只有蓝色妖气境界,不会进步,也不会衰退,就是这样,铜母蠹虫也可以在恶劣的环境下生存多年。

    铜母蠹虫有一种极为特殊的能力,那就是寻找矿藏矿脉,而且准确率非常高,这个秘密,只有松果山渭水部落代代相传,旁人根本无从知晓。

    渭水部落的先祖早有遗训,一旦松果山的铜矿接近枯竭,便要立刻派人去朦湖附近无名山麓捕捉铜母蠹虫,让它们帮助本族继续寻找新的矿产位置,这个任务,就落在了毕南戈一行人的身上。

    此外还有一件事,铜母蠹虫虽然是杂食妖虫,几乎什么都吃,但想让这种虫子努力为自己寻找矿脉,就必须找到它们最喜欢的食物相诱才可以,铜母蠹虫最喜欢吃的,是一种名叫“黄杨香叶”的植物。

    恰好在数年前,毕北戚曾经找到过此物踪迹,就这样,许非族长命毕北戚带人去寻找黄杨香叶。

    谁知道兄弟二人下了松果山之后,就被坏人给盯上了,三番五次遇到牟笃部落的迫害追杀,险些丧命。

    许非族长说到这里,又叹了一口气,旁边的许白问道:“族叔,怎么啦?”

    “毕家哥俩去寻找铜母蠹虫、黄杨香叶,都遭到牟笃部落的追捕暗袭,再加上你们之前说的,被盗兵甲栽赃嫁祸的事情,我总觉得这里面有古怪。”

    许非挠了挠头,接着面色凝重的说道:“我怀疑,本族有内鬼暗通牟笃部落的韩铮,把毕家哥俩出行的路线、兵甲仓库的内情都传递给了对方。”

    “而且这一次要不是关兄弟他们屡次出手帮助,咱们渭水部落只怕早就落入了对方的算计喽。”许非对着关横等人说:“如此大恩,我可是要认真报答诸位的。”

    “嘿嘿,如此说就见外了。”关横此刻微微笑道:“但我们这一行人要急着赶路,许族长,咱们恐怕要就此别过了。”

    “什么?!这么匆忙?”许非一听对方这么说,登时就急了:“难道说,在我们这里吃顿饭,过上一夜都不行吗?关兄弟,你也太瞧不起我老许了!”

    “关大哥,咱们,怎么突然就要走啊?”恬琳此刻也面带愕然的问道:“你之前也没和我们说呀。”

    关横挠了挠头说道:“是,就在许族长说完刚才的事情之后,我突然有些害怕了。”

    闻听此言,若桃、恬琳和阿狗以及在场众人都吓了一跳,他们齐刷刷说道:“你会害怕?!”

    “是啊,我也是个人,难道就不能害怕吗?”关横这个时候愁眉苦脸的把手一摊:“牟笃部落人多势众,渭水部落危在旦夕,我可不想平白无故为自己惹上不必要的麻烦,所以说啊,咱们还是尽早脱身吧。”

    “啪!”此时此刻,满面怒容的许非狠狠把桌子一拍,他冷声说道:“好、好得很,既然关兄弟已经把话说到这种地步了,我要是再强留你,就显得许某过分了,请、请、请诸位现在就离开我渭水部落吧,恕我不远送了!”

    “对了,就是这种态度。”关横此时抱着肩膀微笑道:“许族长,你可千万要记住,待会把我们赶出渭水部落的时候,要一直保持这种表情。”

    “呃?!”闻听此言,许非的脸上登时气得扭曲变形,众人也都是莫名其妙,此时此刻,若桃问道:“公子,难道你的脑袋被烧坏了不成?怎么说话颠三倒四的,我听不懂啊。”

    关横低声说道:“很简单,我就是打算让渭水部落里所有的人都亲眼见证,看着许族长驱逐咱们离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