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1017章 侥幸得救(第二更)
    剩余的几只雕勐禽转瞬间齐刷刷疾扑而下,象蛇鸟一看此刻自己装哔有些过头了,登时扭身疾窜而去,但是它不敢向高处飞,生怕被对方盯住,便紧贴着地面拼命振翅抖翎掠行。

    “咕咕咕”一只昂首嘶鸣的赤羽雕追得最快,眨眼间就冲到了象蛇鸟身后不足丈余的位置,五彩怪禽感到脑后恶风不善,立时吓得魂飞魄散。

    但是想要避战似乎来不及了,象蛇鸟只好来了个急速回旋噌的绕到一边,“砰!”对方一双利爪不偏不倚落在前方岩石上,竟然将其抓得四分五裂,这份强横爪劲登时吓得象蛇鸟一缩脖子。

    不过现在象蛇鸟也是走投无路,情急之下,这五彩怪禽赫然激起全身潜力,“唰!”一股狂勐红气陡忽笼罩全身,象蛇鸟借着这股冲劲哌叫一声,瞬间合身撞向赤羽雕。

    见此情景,轻敌大意的赤羽雕漫不经心用利爪一挡,“嘭!”象蛇鸟身躯立时震颤停滞,可就在下个瞬间,五彩怪禽突然张嘴疾喷:“唿噗!”

    “啪嚓!”破空疾飙的妖珠再奏奇功,瞬间打得赤羽雕额头迸裂,红雾噗的一声狂喷而出。

    “哌嘎嘎”

    见到对方受伤,象蛇鸟趁隙发出嘶鸣噪音,霎时震得赤羽雕头脑嗡嗡作响,这家伙觉得恶心目眩,正要暴退的瞬息间,象蛇鸟一个凌空翻滚撞在了它身前,尖喙鸟爪疯狂挠击撕扯,立时和赤羽雕在草窠里滚成了一团。

    “咕……”“嘭!”不等赤羽雕挣扎翻身,象蛇鸟的尖喙倏忽间钉进了它的颈嗓,紧接着又是“噗噗噗”几下攒刺,赤羽雕终于扬声哀叫,脑袋一歪当场绝气身殒。

    “哌嘎……”象蛇鸟此刻几乎精疲力尽,当它摇晃着身子勉强战旗的时候,最后两只金冠妖赫然振翅飞来,别看这二只有淡红境界实力,却是趁着象蛇鸟这时没了力气,来捡现成便宜的狡猾家伙。

    “噌噌噌噌”

    二知道象蛇鸟那颗妖珠犀利,来去无踪甚是厉害,于是展开速度在五彩怪禽周围疯狂盘桓乱窜,这种招数原本是象蛇鸟最擅长的,没想到此时却被别人来对付自己,真是窝火。

    “唿砰!”一只金冠妖霎时间撞了过来,象蛇鸟尖叫一声登时倒飞数丈,一头扎进了草窠里,那妖眼见自己得手,登时厉啸一声追击而去。

    象蛇鸟此时又伤了几根骨头,浑身上下疼痛难忍,可就在对方扑过来的刹那间,五彩怪禽也发飙了。

    “哌嘎”说时迟,那时快,象蛇鸟强打着精神迎向金冠妖,对方原本就是径直扑来,根本无法闪避,“砰!”二者的脑袋赫然在半空中碰撞,妖疼得闷哼一声,身躯登时颤晃停滞。

    “唰嚓嚓嚓!”电光火石之间,象蛇鸟抖动全身,顷刻便有十余根挟裹赤红气劲的尖锐翎羽破空疾飙,“噗噗噗!”霎时全部钉入对方的头脸身躯内。

    “咕咕咕!”这只金冠妖做梦也没想到,对方伤疲满身之下还能用此招逆袭,它立刻哀嚎惨叫,扑通坠地的时候摔得骨断筋折。

    “哌……嘎……”象蛇鸟这回可是真的支撑不住了,嘴里低鸣一声,立刻有气无力地瘫软在了原地。

    “咕咕咕”剩下的那只金冠妖大为得意,知道对方毫无抵抗能力之后,这家伙立刻凌空疾掠而下,陡出双爪挠向五彩怪禽身躯,势要将其撕碎泄愤。

    “嗖”说时迟,那时快,斜刺里赫然有一支小箭挟风而来,噗的钉中了金冠妖的左翼。

    “爹爹快看,你给我做的竹弩果然厉害。”一个小女孩的声音突然响起:“那只坏鸟一下子就中招啦。”

    又有一个中年汉子突然喊道:“璐儿小心!”

    此人话音未落之时,金冠妖全身倏忽迸发淡红妖气,登时将小箭震得脱身离去,原来竹弩虽然犀利迅疾,毕竟只是小孩子的玩具,这红气妖禽虽然受伤却无大碍。

    电光火石间,凶芒毕现的妖骤忽展翅扑向攻击自己的小女孩,可就在下一刻,在地上挣扎的象蛇鸟却突然扳动躯体唿的一下疾飞而起,小女孩的竹弩救了自己一命,五彩怪禽可不能让她受到伤害。

    “噗”象蛇鸟瞄准对方受伤的左翼狠狠啄击,登时让金冠妖惨叫一声,就在这时,中年汉子也在瞬间扑了过来,他低声一吼:“竟然试图伤害我女儿?找死!”

    “嚓!”半空中的象蛇鸟就觉得眼见寒光迭现,金冠妖的躯体刹那间就被一剖为二,满天红雾翎羽、血、肉、肠脏飞溅的到处都是。

    中年汉子却在此时倏忽收剑,他伸手轻轻捂住自己女儿的双眼:“璐儿乖,把眼睛闭上,别看这些脏东西。”

    “扑通。”竭尽全力发出最后一击的象蛇鸟也栽倒在地,小女孩璐儿此时扒开父亲的大手,她说道:“爹爹,那只怪鸟好像救了我呀,你也帮帮它吧。”

    “嗯,乖女儿你说得对,虽然是你先发出竹弩之箭救了它,但这五彩怪禽真懂得知恩图报,竟然反过来也救了你。”中年汉子此时掏出一瓶伤药塞进女孩的手里:“去吧,璐儿,给这小鸟上点药。”

    “是,爹爹。”女孩笑着跑到昏昏沉沉的象蛇鸟身边,伸手把它抱在怀里,她还轻声说道:“小家伙,爹爹说过,认识新朋友的时候,要先报出名字才有礼貌,我叫许璐儿……”

    “咦?爹爹、爹爹,你快过来呀。”许璐儿突然拈起象蛇鸟脚爪上布条的一角,她扬声说道:“这上面有字。”

    ……

    关横掬了一点面前的溪水喝进嘴,顿时面带痛苦喷了出来:“噗”

    “哈哈哈,我们都已经告诉你底细了,你还不相信,现在吃亏了吧?”

    毕北戚此刻拍着大腿笑道:“这就是本地最有名的‘苦泉’,人要是喝进嘴里,比吃黄连还要苦上十倍,但是妖兽们喝起来却毫不在乎,堪称这里的一件奇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