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1009章 自作自受(第廿四更)
    “不、不管我的事啊,所有针对渭水部落的计划,都是牟笃部落韩铮的主意。”

    施沛此时为了活命,于是忙不迭的把主谋就给供了出来:“不光是我们殇寨的人,韩铮还找了不少帮凶联手,我、我也是被迫无奈才答应参与的,饶了我吧。”

    “饶了你?再让你去害别人?呸”许白狠狠的啐了一口在对方脸上,他随即说道:“不过老子对你的烂命没兴趣,你的死活,得听关横他们发落。”

    此时此刻,关横乜斜了施沛一眼:“牟笃部落都联系了什么帮手,你肯定知道底细,不想继续吃苦头,就赶紧从实招来。”

    “是是,我全说,只求各位大爷别杀我。”施沛这个时候早就廉耻全无,为了活命他什么不要脸的事情都做得出来。

    于是跪在地上一口气说了七、八个松果山附近小部族的名字,这些小族大部分是受到韩铮胁迫利诱,才答应帮忙的。

    说完这些事情,施沛苦着脸哀求道:“诸位大爷,知道的事情我都已经全说出来了,饶命啊。”

    “都记住了吗?”关横此刻扭头问了毕北戚和许白一声,二人立刻颌首点头。

    恬琳此时凑到他背后问道:“关大哥,你打算怎么处置那家伙?”

    “嘿嘿,别着急,等一下让你看场好戏。”关横低声说完这句话,随即转身对跪在地上的施沛说道:“看在你还算老实的份儿上,我本来应该饶你一命……”

    眼见施沛面带惊喜,关横突然一拉长音,把话锋一转:“但是你儿子施百胜得罪过我,这笔账怎么算?”施沛此时觉得满嘴发苦,他嗫嚅支吾道:“百胜……那小畜生已经死了?难道你还不满意吗?”

    双手叉腰的关横一阵大笑:“哈哈哈,真是笑话,我本来要亲自宰了那小子报仇,却被你这个老东西抢先弑子,施沛,你抢了我的报仇乐趣,现在罪加一等,还是死罪。”

    “你……噗!”

    施沛听到关横胡搅蛮缠的一番话,登时气得哇的吐出一口血雾,从出生到现在,只有施沛这个自私自利的狠毒家伙才会混不讲理,他万万没想到今天遇到一个比自己不讲理一百倍的关横,真是命中克星。

    这个时候,关横瞥了一眼在旁边观看自己整人、捂着嘴偷笑的恬琳和若桃,随即踹了施沛一脚:“喂,你以为光是吐一口血就能让自己脱身吗?”

    “哎呦……你究竟想让我怎么样啊?”

    施沛被对方整得死去活来,此刻真想一死了之,但是关横却好整以暇的说道:“不在你身上出一口气,我的怒火是不会平息的,这样吧,在我面前切下点什么‘东西’作为谢罪的诚意,我就考虑放过你。”

    “切……东西?!”看到施沛有些愕然的表情,关横用脚尖一挑,把一柄短刃踢到对方面前:“喏,就用它吧,只要是你身上有的东西,都可以切下来,但必须要足够的诚意,否则,你一样要死。”

    “呃……我、我……”

    伸手攥住短刃,施沛的脸都已经扭曲变形了,切下别人身上的零件这种事情,他以前倒是常做,这家伙狠毒的时候,能把得罪他的人肋骨一根接一根硬生生撬出体外,可是现在轮到自己,施沛全身都因为异常恐惧栗抖起来。

    “喂,快点呀。”这个时候,恬琳和若桃也故意显出凶狠的表情瞪着施沛:“你要是再不动手,我们姐妹就要代劳了,首先就把你那个叫做‘脑袋’的部位切下来……”

    闻听此言,施沛激灵灵打了个寒战,他立刻忙不迭说道:“别别别,我自己来。”

    “嚓噗嗤!”向着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被迫无奈的施沛当着关横他们和自己族人的面,咬着牙削落了左手,这断臂登时“啪嗒”坠地。

    “呃啊啊啊……”嘴里嚎叫一声,施沛此时疼得涕泪齐流,他晃悠着身子说道:“这……行了吗?”

    “嗯?”刚才故意扭头没看对方的关横,此时故作惊讶的说道:“喂喂,我没说开始你怎么就抢先动手呢?这也太不听话了,不行,再重新切一次别的东西吧。”

    “噗……哈哈哈……”这一下,不但是旁边的二女,就连阿狗、毕北戚和许白都笑了起来,他们俱都想:“关横这家伙,实在是太会整人了。”

    “扑通!”施沛此刻失神跪在地上,他挣扎着嘶声道:“我、我的胳膊都掉了,怎么重来?”

    “你身上不是还有好多东西吗?”关横的目光在对方全身扫来扫去,突然落在施沛的右臂上,随即扬了扬下巴:“喏,另一边不是还留着吗?动手啊,除非你想死。”

    “我现在真的想死了……”此时此刻,施沛的心里不停地淌血:“早知道要被你这么戏耍折磨,倒真不如痛快死掉。”

    将短刃搁在地面锋刃朝上,施沛闭着眼睛发出一声凄厉吼叫,顿时把右臂砸在锋刃上,这条胳膊登时带着大蓬血雾离体飙飞,这个亲手弑子的狠毒家伙,终于尝到自食恶果的滋味,变成了一个失去双手的废人。

    “好了,仇也报了,也耍够这个逗哔了,咱们走。”关横他们此时已经向寨门外走去。

    关横此时故意提高声音对着身边的人说道:“施沛这个白痴的脑子真是被驴踢了,最开始,我只是想让他割只左耳意思、意思就完了,没想到他毫不犹豫的就断手,第二次我明明示意他把右耳切下来,嘿嘿,这逗哔竟然连自己另一只好手都不放过,对自己可真够狠的。”

    “呃?!噗”关横的话音甫落,众人就听见身后的殇族人一阵慌乱大叫:“糟了,族长、族长又吐血啦,他没气了……”

    此时此刻,关横和其他人都是一阵敞笑:“哈哈哈哈。”

    阿狗此时揉着笑疼的肚子,伸手重重拍了拍关横的肩膀:“好小子,我真没想到你只是随便说了几句话,竟然让那个白痴自己把自己折磨死了。”

    “冤枉啊。”关横一摊手说道:“我当时真的就想让施沛割一只耳朵而已。”(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