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1004章 尾随追踪(第十九更)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咱们就上岸吧。”关横此时说道:“早一刻出发,也能早一刻到达松果山。”

    “好。”众人齐声答应着,随关横一起到达了岸边浅滩。

    到了这个时候,曾胖子眼窝有些湿润,他嗫嚅道:“臭小子,这一别之后,也不知咱们还有没有再见面的机会了,胖子被你救了多次,唉,这份恩情,到底是要欠着了。”

    “呵呵呵,胖子,你要想现在还我人情也可以啊。”关横此时坏笑道:“用剑从自己身上割下二斤肥肉给我,咱们就算两清了。”

    “去你的吧,这是想要我的老命啊!”明知道对方只是开玩笑,曾胖子也被气得脸上肥肉直抖,他晃着拳头说道:“俺的肥肉千金不换,想要的话,先问问这拳头答应不答应。”

    “嘁,我是闹着玩的,你赶紧把自己的猪蹄放下吧。”

    关横没好气的摆了摆手,他随即缓缓说道:“说正经的,我们这次去了崇国都城以后,可能还要到更远的地方去旅行,胖子……今天一别……恐怕真的是没机会再见了,自己好好保重吧。”

    “嘭!”曾胖子此刻什么也没说,只是张开双臂狠狠抱了关横一下。

    “兄弟,什么也不用说了。”曾胖子也是个重情义的人,他抱完关横之后,立刻扬声说道:“有机会,我一定去找你们。”

    “再见胖子(胖哥哥)。”关横、阿狗、毕北戚、若桃和恬琳对着曾胖子挥了挥手,随即转身离去,曾胖子目送他们离开,而后微微摇头叹息,自己也返回了船上。

    ……

    “毕二哥,此去松果山大概还有多久的路程。”听到恬琳询问,毕北戚回答道:“约莫有近百里,如果咱们速度快的话,一天时间就能赶到。”

    “这就好,我的红红已经好久没在陆地上跑了,现在正想撒欢转一圈。”此时此刻,浑红马的四蹄哒哒作响,恬琳说道:“那个,我去前面遛遛马,顺便查看一下地形,你们慢慢跟过来吧。”

    “喂,恬琳丫头,小心点。”听了阿狗的叮嘱,商恬琳嘻嘻一笑:“知道,我去啦,驾”随着她一声唿喝,浑红马登时四蹄翻飞,倏忽跑出去一箭之地。

    “恬琳这丫头只顾着自己骑马玩,害得我们在后面吃尘。”关横此时用手扇着飞过来的扬尘,嘴里抱怨道:“等她回来,我一定狠狠教训……咦?!”

    阿狗此时发现了关横的诧异,便低声说道:“你也感觉到了吗?从咱们上岸之后……”

    “就一直有个家伙跟在后面。”关横面无表情的接着说道:“这厮的隐匿敛息方式很特别,所以就连我也是险些没察觉到,哼。”

    闻听此言,旁边的毕北戚和若桃都是凛然一惊,阿狗说道:“也不知有没有其他的埋伏,怎么样?要不要直接把对方宰了?”

    “还是先等等吧。”关横此时低声道:“象蛇鸟,你立刻把恬琳叫回来,别让她单独在外面行动,那样太危险了。”

    “哌嘎”瞬间低鸣一声算是答应,象蛇鸟陡忽振翅摇翎疾飞上天,径直朝着恬琳纵马飞驰的方向而去。

    “我想起来了。”毕北戚稍一思忖之后说道:“这附近的山林应该是‘殇部落’的地盘,那群家伙很仇视外族人,莫非跟踪的是他们的族人不成?”

    “殇部落?!不就是施百胜那个白痴的亲族吗?”阿狗冷笑一声:“关横,你上次只毁了他一条胳膊,姓施的小子大概是憋着报仇,这回又派人跟上咱们了。”

    听了对方的话,关横的脸色倏忽一沉:“哼,我看这杂碎是来找死的。”

    关横周身上下隐隐散发的杀气,霎时间影响到了吞鬼虎和山,这两个唯恐天下不乱的家伙在船上憋闷已久无处发泄,早就摩拳擦掌的想找架打。

    “喂喂,我还没有怎么样呢,你们就按捺不住了。”关横此刻叮嘱道:“记住啊,现在先不要急着动手,我得搞清楚对方到底来了多少人之后,大家再出手。”

    吞鬼虎晃了晃自己的脑袋,显得有些不耐烦,山倒是左顾右盼的,不知在寻找什么。

    “叽叽叽”突然间,尖嘴山低声鸣叫着,哧熘一声扑进旁边的草窠里。

    “喂,山,你想做什么?”若桃离得最近,本想追过去看看,可就在这个时候,关横低吼一声:“后退。”

    话音甫落之时,关横拔身似电倏地疾掠过去,只见那里“嘭”的一声巨响,山即刻和一条巨大的花蟒同时翻滚而出。

    电光火石间,那条青花妖蟒张开血盆大口就去咬尖嘴山的头顶,却被对方敏捷异常的缩身躲开,山的尖爪倏忽间在在蟒身上下“嗤啦、嗤啦”狂勐挠击,弄得对方嘶吼连连横飞,“哼!”关横此时也已经扑到对方近前低吼道:“受死吧。”

    “噗!”半红掌刀挟风横扫,青花妖蟒只感觉颅首一凉,硕大的脑袋登时“咣当”坠地。

    “叽叽叽”尖嘴山双眸寒芒迸现,两只利爪瞬间疾舞狂挥,只听“嗤嗤嗤”之声络绎不绝,蟒身登时被撕成数截。

    “哈,做得漂亮。”关横的手霎时和山的爪子一拍,显得极为默契,可就在下个瞬间,他突然叫道:“咦?这里怎么有个受伤的人,大家都过来看看。”

    原来,尖嘴山就是发现那条青花巨蟒试图吞噬倒在草窠里的人,这才扑过去施以援手,因为此人昏迷过去毫无声息,故此,刚才连关横也没有察觉他的存在。

    当关横把那个人抱出草丛的时候,他还说道:“此人尚有气息,应该还能救过来。”毕北戚此时看到那人满脸血污的模样,顿时失声叫道:“许、许白?!”

    “怎么?还是你的熟人?”听到若桃的话,毕北戚忙不迭说道:“他、他是我们族长许非的堂侄,我的好朋友许白。”

    “那就别废话了,赶紧救人。”关横给对方包扎伤口,并示意若桃拿出一些两生膏给许白内服外敷,不过数息的时间,这许白便低低呻吟了一声:“呃……”(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