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0998章 追悔莫及(第十三更)
    “不行不行,我不答应!”小黑这时候突然用双臂抱住关横,嘴里说道:“你只能陪我,不许去找卿凰那个坏女人。”

    “喂,你够了吧?”关横此时看到对方任性耍无赖,他也有些生气:“当着我的面骂我的女人,这要是换做旁人,我早就一拳捶死他了,你好歹也得顾及我的感受啊。”

    此时此刻,关横说话真是既重不得又轻不得,卿凰反复叮嘱过他,小黑不懂人事,要循循善诱,可是这丫头太粘人也不是个办法。

    眼珠一转,急着脱身去找卿凰的关横突然想出一个馊主意,他开口说道:“松开手,姐夫教给你一个好玩的游戏,如此就可以打发时间,不那么无聊寂寞了。”

    “真的?!”小黑对所有的新鲜事物都很好奇,关横这么一说,顿时引起了她的兴趣,便不由自主的松开了双手。

    “呃……想个什么游戏好呢?”这个时候,关横额头上也冒汗了,突然间他看到地上有一颗方形的小石头,于是伸手就捡了起来。

    “嗯,大小刚刚合适。”关横此时在石子的每个面都用力磨出几个圆洞,随即对小黑说道:“看好了,我现在教你的游戏叫做……”

    少时片刻之后,关横终于一脸狼狈的冲到了卿凰的花圃幻境,他嘴里嘀咕道:“多亏跑得快,要不然连衣服都会输给死丫头。”

    “阿横?!”卿凰此时骑着吞鬼虎正在花圃里闲逛,见到关横满脸后怕的样子,于是笑问道:“怎么了?小黑那丫头还能整到你?我可是记得每一回都是你耍她呀。”

    “我、我这回算是万分失策……”关横挠着脑袋苦着脸说道:“早知道就不教她那种东西了。”

    “唿”卿凰跳下虎背,随即走到关横身边道:“你到底教了她什么?”

    “卿凰,你听我说,我也是被小黑缠的没办法,所以刻了一粒骰子给她……”

    “你说什么?!”卿凰此时急了,她伸手就去拧关横的耳朵:“死鬼,你竟然教小孩子掷骰子?是不是想气死我?”

    “呃,就知道你得骂我。”关横这个时候觉得浑身乏力,突然坐在了原地苦叹一声说道:“可,我也没想到黑丫头对骰子这个小玩意如此有‘天赋’,我只不过教了她一次,她就领悟透彻了。”

    “呃,阿横呀阿横,这一次你算是闯大祸了。”卿凰扶额苦叹道:“让小黑学会了玩那玩意,以后我们一定有麻烦。”

    “抱歉了,卿凰。”关横走到愁眉苦脸的女孩身边,捧起她的小手说道:“关于这件事,我一定会想办法补救的……咦?!”

    突然惊叫一声,关横此时开言道:“奇怪,这幻境里的一切不都是虚影吗?刚才我就很纳闷,小黑也可以碰触到我,你也可以拧我的耳朵,还有我、我可以抓住你的手。”

    “傻阿横,那是因为你进入这个幻境的次数变多了,我、小黑和你的魂体之间产生了微妙的契合,喏,你看吞吞。”卿凰说到这里一指吞鬼虎:“我不是也可以骑着它在花圃里到处走吗?没什么稀奇的。”

    “呵呵,不过能摸摸你的手也很好啊,软乎乎的,很舒服……”关横这句话甫一出口,突然发现卿凰用怪异的眼神打量自己,她随即问道:“你该不会是想告诉我,自己对小孩子也开始‘感兴趣’了吧?”

    “呃?!”闻听此言,关横像遭到雷殛似的松开对方小手,他拼命摇头说道:“别开玩笑了,我只对大人……咳咳,先不说这些了。”

    意识到再纠缠这些问题,有可能越描越黑,关横立刻转移话题:“来来,我和你说说今天遇到蓝额猫熊的有趣事情。”

    也不知和卿凰说了多少最近遇到的趣事,对方听得也是津津有味,可是就在关横说到把“遗孤幼崽托付给猫熊老大”的时候,器灵的声音突然响起:“喂,你们两口子聊完没有?时间耗的差不多喽。”

    “哎呀,知道了,你好烦呐。”关横听到对方打断口若悬河的自己,顿时气就不打一处来,他昂首叫道:“我马上就出去,拜托你能不能先消失一下。”

    “嘿,你的语气像极了‘过河拆桥’……”

    器灵悻悻的扔下这句话,声音就再度消失了,卿凰在旁边笑道:“阿横,不要老是为难器灵嘛,它为了寻找我的残魂,也帮忙出了不少力呢,没有功劳,也有苦劳。”

    “凰,我和你说,对于这种家伙可不能太心软。”关横此时凑到对方耳边低声说道:“否则的话,它一定会找机会消极怠工,器灵的脾气,我再了解不过了。”

    “呵呵呵,对了,我要和你说一件事。”

    卿凰柔声道:“这次幻境结束之后,咱们恐怕得隔一段时间再碰面了,因为我的残魂力量已经不多,除非你能再找到新的残魂碎片,否则的话,我可不敢贸然启动幻境之术。”

    “是这样吗?看来又有一段时间不能见面了。”关横有些失落的嘀咕道:“我应该抓紧时间搜集残魂,再为你找一副大人的肉身,否则的话,总是和小黑共用女孩皮囊也不是办法。”

    而且关横心里也在琢磨:“嘿嘿,到了那个时候,我也可以……”

    卿凰此刻歪着头瞥了对方一眼,随即说道:“你想什么呢?脸上笑得这么猥琐。”

    “没。没有啊,你可别乱说话。”关横这个时候慌乱掩盖自己的表情,他极力辩解道:“我是在考虑咱们以后的事情。”

    “哼,我刚刚想起来,教小黑掷骰子这件事,我还没找你算账呢。”卿凰倏地把脸一沉,就要伸手去拧关横的耳朵,关横急忙叫道:“吞鬼虎,救我呀。”

    就在下个瞬间,周围所有的场景变换穿梭,关横只觉得自己眼皮子打架,忍不住打了个哈欠:“呃……看来是时候睡一觉了。”

    ……

    “咚咚咚、咚咚咚。”

    耳边陡忽响起敲门声,关横一翻身从床上坐了起来,看见旁边的小女孩卿凰依然在熟睡,他这才松了一口气:“唿,骰子的事情必须要想个办法遮掩过去,不然的话,我的耳朵可就要被扯掉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