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0979章 东镇侯爷(第廿四更)
    “我叫若桃!”“称唿我阿狗即可。”

    看到三人分别报名,况良非一一抱拳还礼,他说道:“阿狗兄黑气霸者之尊,气势骇人令吾辈钦佩,这位若桃姑娘也非泛泛人物,但是让况某最留意的,却是关小兄弟你……”

    看到关横脸上不置可否的微微一笑,况良非继续开言道:“小兄弟迈进这房间之后,虽然言语间故作张狂无状,但实则始终处于蓄势待发的状态,警惕心没有一丝减弱,如此外松内紧,神情自若的人我是第一次见到,关横小兄弟,非常人也。”

    “哈哈哈”关横此时昂首一笑:“况兄你也不简单,虽然看脸色略显病容,可是身为黑气霸者的威压却是一点没有减弱,我说的没错吧?”

    二人你一言我一语,看似闲聊,实际上针锋相对,都想探查对方的底细,只是暂时不分上下而已。

    “酒尚温,菜未凉,请三位稍用一些。”

    况良非此时话锋一转,拿出主人家的态度,仿佛把关横他们当做串门拜访的寻常朋友,旁边的萝贞斟酒布菜,也是一言不发,像是个做惯此事的婢女似的,除了若桃之外,关横、阿狗都满不在乎的吃喝起来。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关横把嘴一抹,随即开门见山地说道:“况兄,之前一些小误会,我和几个同伴呢,也无意再提,咱们是不是可以揭过不谈了?”

    “当然,昨天是我的属下顾樵无故出箭伤害诸位的同伴,这位阿狗兄取他的性命,我作为家主自是毫无怨言,而且后来顾善前去复仇,也是违抗了我的禁令,诸位没杀了他,已经手下留情。”

    说到这里,况良非微微一笑继续开言道:“我已经让人放下拦河的铜锁,准备让诸位的大船通行了。”

    “如此甚好。”关横也不管对方是真心或者假意,只要肯放行就可以,此时阿狗倒是对况良非来了几分兴趣,他漫不经心的问道:“况兄的船驾如此奢华,肯定是权贵中人,不知是来自哪里呀?”

    “哦,既然阿狗兄动问,那小弟也就不隐瞒了。”况良非扫视了面前三人一样,随即低声道:“我本是崇国王族,有个小小的爵位,旁人称为‘东镇侯’便是了。”

    “呵呵呵,原来况兄是位侯爷,怠慢之处还请见谅。”关横嘴里虽然这么说,但脸上可是没有丝毫的尊敬之意,神情依旧是泰然自若。

    见到对方的表情,况良非自嘲一笑:“嘿嘿,以我这么一个侯爷的小小爵位,果然没让关小兄弟有什么吃惊啊。”

    “话倒也不用这么说。”关横随口回答道:“我等荒僻山野,天生地长,不识王族贵胄,也是情有可原,不过况兄既然身处崇国,想必也是共主麾下‘崇国七霸者’之一,我没猜错吧?”

    况良非毫不迟疑的据实说道:“对,没错。”

    “如此说来,况兄肯定认识尊良、荆重这二人吧?”阿狗说的这两个人,都是和自己动过手、见过面的人,关横此刻也在旁边搭言道:“对了,若桃,还有咱们见过的周福,也是崇国七霸者中的一员。”

    若桃口无遮拦,立刻低声咒骂道:“哼,那个人渣,真是想起来就有气!”

    “呵呵呵,尊良、荆重和周福嘛……确实和我同是崇国七霸者,这倒没错,只不过我生病已久,多年没有返回崇国王都,而且对这几个人也不是很熟,顶多只能算是认识而已。”

    况良非倒是对若桃的话来了兴趣,他开口问道:“姑娘,那个周福到底怎么惹你生气了,可否将事情经过说给况某听听?”

    听到况良非询问,若桃看了一眼关横,后者无所谓道:“说呗,反正在咱们看来,周福那家伙确实不是个好东西,他既然能做出不要脸的事情来,就替他宣扬一下吧。”

    “好嘞。”若桃微微颌首点头,而后就把自己和关横怎么在昂山部落附近的峡谷遇到周福,看到对方与吞霾霸枭恶斗身受重伤,施以援手赠送对方妖珠疗伤,反而被周福觊觎手里的虹云剑、吞雷刃,双方激斗一场,最后周福落荒而逃的事情说了一遍。

    听完这一番话,况良非顿时开怀笑了起来:“哈哈哈,周福那厮竟然被你们折腾得如此狼狈不堪?真是自作自受。”

    笑声止住之后,况良非这才继续开言道:“说来也是,我听说过周福的人品最是不堪,这家伙心狭量窄、睚眦必报又喜欢贪图便宜,这回栽到你们手里,也可以说得上是应有此报了。”

    “怎么,这个周福不是和你一样位列崇国七霸者吗?”若桃此时有些莫名其妙的问道:“听你的语气里,似乎也很讨厌他。”

    闻听此言,况良非摇了摇头说道:“呵呵,姑娘,崇国七霸者只不过是同时在共主麾下听命的七个人而已,我们也不一定非是朋友。”

    说到这里,况良非稍微顿了顿,又继续言道:“比如说周福,这个人我就很不喜欢,平常嘛,也只有七霸者中的‘芒潼’和这家伙略有接触,其他的人都很不齿周福这样的小人,没兴趣搭理他。”

    听了对方的话,若桃这才微微颌首:“原来是这样。”

    “唉,崇国七霸者,名号倒是很威风,实际上是很累人的,又要随时为王族效力去四方征伐杀戮,不好玩。”

    况良非此时抿了一口酒,慢悠悠的说道:“我有宿疾在身,久治不愈,原本就不想在背负这个名号,今年来到鲆河尽头这里寻找治疗宿疾的办法,如果要是侥幸不死的话,也想和共主请辞了。”

    “主上?!”正准备给对方斟酒的萝贞闻听此言,顿时手抖一下将酒水泼了出来。

    “萝贞,不必紧张嘛,我就算死了,也会为你、为这些侍卫把后路想好的,大不了……”况良非刚说到这里,拿住酒碗的手突然颤晃起来,他微微苦笑道:“呵呵,又要发作了,我……呃?!”

    “当啷!”就在下一刻,酒碗跌在桌上,当着关横、若桃和阿狗三人的面前,况良非脸色大变,陡忽间罩上了一层难看的青紫气息。(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