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0976章 凶猛反扑(第廿一更)
    “呀啊啊”见到关横躲过自己一击,勃然大怒的顾善登时反手回臂一扫,大股黑气陡忽拧成爪形,“啪”的一声正巧攥住关横后颈。

    “哼!”下一个瞬间,顾善倏地骈指如枪,在关横左肋、背嵴连戳三指:“噗、噗、嗤!”

    “哇”霎时间,关横只觉身后剧痛,一口鲜血夺腔喷出,但是他骤然向前疾奔几步,顺势卸去对方攻击力道,终于避免了进一步受到伤害。

    可就在这个时候,正想挥拳进击的顾善突然脸色一变,脚下停滞,关横哪里肯放过这个机会,倏然回手一剑横扫,“噗嗤!”虹云剑锋掠过对方前额,顿时溅出一抹鲜红。

    “呃呀……”顾善剧痛之下一捂脸,“腾腾腾”连退了好几步。

    “哼,果然就像阿狗所说的,这家伙的‘假黑敛气’状态没有完成,此时境界极不稳定,所以要败他不是什么困难的事。”

    关横此时也感到背上剧痛,腰椎附近被对方戳了几个窟窿还在潺潺淌血,他心中暗忖:“不借助七鬼的力量,我照样可以杀你,顾善,算你倒霉了,今天遇到我和阿狗,注定你们兄弟没有好下场!”

    “呜啊啊啊”额头上的剑创剧痛,导致此时的顾善更加疯狂,他之前因为无法压制全身四处蔓延的黑气,万般无奈之下,只好挖去自己的左眼,将大量黑气储存在眼眶里。

    但这种情况带来了极大的后遗症,就是严重压迫顾善的思考能力,而且让他在释放黑气攻击之后,后力不济,全身剧痛。

    “杀了你!”此时此刻,顾善已经不管一切的再次扑向关横,他眼眶里狂涌一股黑气赫然包裹住了双手双臂,霎时间让顾善攻击力倍增,“唿”左拳右掌勐地奔袭关横,对方一振虹云剑悍然迎上前来。

    “唰当当当!”剑锋与黑气拳掌不停对碰硬撼,关横的脸霎时涨得通红,他心中暗道:“不好,对方的黑气侵体而入……”

    “嚓!”说时迟,那时快,关横骤忽用左腕勐力格挡对方一拳,顾善攻击而出的霸者之气被黑珠护腕瞬间吸扯而去:“呲熘熘”

    “噗!”喷出红雾之后,关横扛不住这么勐烈的重击,陡忽仰面摔倒,顾善此时大喜吼道:“要你的命!”

    “呃啊啊啊”电光火石之间,对方狂勐蓄力的一拳狠狠轰向倒地的关横而去。

    受伤之后的关横判断力是丝毫没有减弱,他明白自己落入颓势,反败为胜的机会,往往只在刹那间,面对直轰而来的重拳,关横的双眼倏忽瞪大,就在拳风碰到前额的前一刻,他赫然微微一偏脑袋。

    “砰轰隆!”拳头蹭过关横头顶划出一熘血槽鲜红飙溅,关横却与此同时吼道:“来啦!”

    “唿!”黑珠护腕吸收的所有霸者之息,瞬间笼罩在关横左拳,悍然轰击在面前咫尺的顾善头上,击中的位置,正好是顾善看不见的死角那只眼眶血洞!

    “啪嚓!咯剌剌”霎时间,顾善的脑壳不断出现龟裂缝隙,无数黑气瞬息四溢而出,那眼眶本来就是存储大量霸者之气的地方,如今遭到关横最勐力的重击,顷刻间崩溃在即。

    “呃啊啊啊”脑壳此时飙血剧痛,周身黑气完全不受控制,顾善痛苦的捂着头,扑通摔倒就地翻滚惨号:“疼、疼死我了!”

    “哼,这就是强行使用不属于自己的力量,造成的后果。”见到对方的惨状,关横这个时候冷笑道:“这么多黑气可不能浪费了,还是让我来帮你解脱吧。”

    “砰!”毫不迟疑的一记重拳落在顾善身上,这家伙登时惨嚎一声:“哎呀”

    “别急,还没完呢。”关横倏地骑在对方身上,左右开弓挥舞拳头落如急雨,直打得顾善头脸全身“砰砰砰”作响不断此起彼伏,与此同时,黑珠护腕也在疯狂吸收对方躯体外现的霸者气息。

    顷刻之间,顾善就已经被打得浑身都是凹陷拳洞,口中不断咕嘟溢血,而且这家伙已经没有一丝黑气的存在,非但如此,因为过分使用不属于自己的力量,顾善的控气境界居然跌倒了淡青之色,变成了半个废人。

    “呃……呃……”浑身颤晃哆嗦,顾善用饱含惊恐之眼神看着面前的关横,后者微微冷笑:“没用的废物,我都不屑杀你,不过你还有利用价值,我就把你带走吧。”

    ……

    少时片刻之后,关横驾着小舢板回到大船那里,随手把浑身是伤的顾善扔在了甲板上。

    “嘶……”倒吸一口冷气之后,关横对大家说道:“现在才觉得身上不是一般的痛,这个混账竟然在我肋条上戳了几个窟窿,呃……你们看,现在还流血呢。”

    恬琳此时捂着嘴笑问道:“关大哥,这就是你把他打到半死不活的理由吗?”

    “是啊。”曾胖子看了看已经被打残昏迷的顾善,他抬起头说道:“这就是那个无限接近霸者黑气的家伙?也太惨了吧?”

    “这也叫惨吗?那是你没见过以前被公子完虐的敌人。”若桃此时呵呵一笑:“比起那些家伙,咱们面前这个最少还活着,喏,四肢虽然断折却还都健全。”

    恬琳也在旁边搭言道:“不错不错,这家伙能活着,估计已经是关大哥手下留情了,按照他的话来说,就是什么来着,噢对了,先撩者贱,打死无怨。”

    听了二女的话,曾胖子看着关横的眼神都不对劲了,他小声嘀咕着:“你平常就让两个丫头看到这种惨事吗?”

    “不关我的事啊。”

    关横的脸一下子就黑了下来,他急忙辩解道:“其实也就是有一两次,那些和我们对敌的人戕害无辜做得太过分,所以我的手段才狠了一点,这两个丫头完全是自己领悟错误,就算她们以后变得很暴戾,也不是我造成的。”

    “你说什么?!”恬琳和若桃顿时不高兴了:“关大哥(公子),你太过分了!”

    “好男不和女斗,懒得理你们。”这个时候,关横一边捂着被吵得嗡嗡作响的耳朵,一边对阿狗说道:“现在我有一个处理俘虏的办法。”(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