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0974章 强行突破(第十九更)
    此时此刻,顾善浑身颤抖着,也不知是因为恐惧或者愤怒,他铁青着脸低声问道:“萝贞,放箭杀死我兄弟的那个人,真是黑气霸者吗?”

    “顾善,你我同为主上亲卫已经超过十年了。”萝贞此时说道:“我从不说谎,难道你心里不清楚?主上说了,你兄弟贸然得罪黑气霸者,嘱咐你不能私自前往报仇,那样会赔上性命的!”

    “可、可恶的黑气霸者……难道我兄弟就这样白白死了?他可是我唯一的骨血亲人。”顾善这个时候面目狰狞的低吼道:“我不能报仇,就因为我自己不是黑气霸者?!就因为我、我比别人弱吗?”

    骤忽间,狂涌冲脑的怒意和屈辱感笼罩了顾善全身,他在十年前突破深红顶峰、迈入半黑境界之后,虽然苦修不辍,实力却毫无寸劲,对此曾经百思不得其解的顾善,此时终于借着这股无法忍受的愤怒和屈辱,开始疯狂冲击黑气之境了。

    “呃啊啊啊”痛苦而沉闷的吼声陡忽响起,顾善的额头“啪啪”作响,瞬间迸出无数如同扭曲蚯蚓似的青筋,他周身的气息,时而深红、时而淡红,有时甚至变为深青,反复不定。

    “顾善,你竟然借着悲恸之心强行突破?!那可是随时会有生命危险的……”

    萝贞此时替对方捏着一把汗,虽然顾善的人品不怎么样,更纵容自己的兄弟四处作恶得罪同僚无数,可好歹这么多年一起共事,见面三分情。

    可就在此时,顾善已经压制不住周身暴涌的狂勐气息,脑袋已经膨胀如鼓了。

    “呃啊啊”剧痛之下,顾善的脑子也在飞速旋转:“不行,我身上的气息不找到突破口宣泄而出,自己一定会爆体身亡,我要报仇!我不要死!”

    强烈的求生本能,让顾善此时“扑通”一声半跪在了甲板上,突然这家伙倏地发狠运劲于左手二指,随即狠狠戳向自己的眼睛:“噗!”

    不远处的萝贞见状也是大吃一惊:“你……”

    “呀啊啊”

    “唰!”痛吼声中,顾善勐地将自己的眼球硬生生抠了出来,他体内不断冲击乱窜的狂气终于有了宣泄的出口,倏然间从咕嘟冒血的眼眶里四溢蔓延而出。

    “唿唰唰唰!”感受到这股气息极为精纯,远胜自己的深红气劲,顾善狂笑着,瞬间将其重新吸纳回四肢百骸:“哈哈哈!是力量,我感到了自己充满了霸者黑气的力量!”

    到了此时此刻,旁观的萝贞心头赫然一沉:“糟了,他迈入霸者之境的第一件事,岂不是要……”

    果然不出萝贞所料,将数丈范围内狂涌徘徊之灵气吸收殆尽的瞬间,顾善就嘶声吼道:“害死我兄弟的黑气霸者,呃呃……我要让你血债血偿!”

    “顾善,不可!”萝贞这个时候大惊失色,她立刻指着对方扬声叫道:“主上已经严令你不能私自去寻仇,所有侍卫听着,快拦下他……”

    “是”周围的侍卫此时强压住心头的震惊和恐惧,倏然间齐刷刷向着甲板上的顾善纵跃而去。

    “休想阻拦我!”到了这个时候,顾善凶心大盛,他的左眼骤忽涌出大量黑气包裹拳头,紧接着一击轰在立足的甲板上:“嘭!咯剌剌”

    “嗤嗤嗤”无数粉碎的甲板木片四迸疾飞,扑过来的侍卫们首当其冲,全被挟裹黑气的木屑划破全身,一个个惨唿跌倒。

    “糟了,再这样下去受伤的人会越来越多。”

    “喝啊啊”萝贞在后面见势不好,厉喝声中扯下自己的披风顺势疾舞狂抖,只听“噗噗噗”声响此起彼伏络绎不绝,她已在霎时间将所有木屑碎片全部拦下。

    但是萝贞的实力原本就不如顾善,此时拦下对方挟裹些许黑气的攻击,萝贞登时如同被巨槌轰中心口,哇的飙出一口血箭。

    “萝贞统领!?”旁边得救的侍卫们赶紧过来搀扶对方的臂膀,这才让她不至于颓然倒地。

    可就在这个时候,顾善已经纵身上了一艘小船,他的声音犹在众人耳边回响:“萝贞,抱歉了,请你回复主上,就说顾善罪该万死,但是兄弟血仇不能不报,等我杀了仇人,就回来在主上面前自戮谢罪!”

    “混账东西,你给我回来!”萝贞此时情绪激动之下又飙出一口血,她以拳捶地咬着牙低吼道:“去不得呀,就算你已经进阶黑气霸者,但是依然赢不了……呃……”

    这句话还没完全说出口,牵动伤势、浑身剧震的萝贞就已经两眼翻白,彻底昏厥了过去。

    ……

    此时此刻,阿狗已经带着商恬琳回到了大船上,还把事情的经过和船上众人说了。

    “什么?!你出手就把对方的一个人给宰了?”关横此时一捂脸,语带哀声叫道:“我的个天呐,难道就没人知道什么叫做以和为贵吗?太过冲动的话,可是要累人累己的。”

    “关大哥!”听了对方的话之后,恬琳立刻就不高兴了,她没好气的说道:“我觉得阿狗哥没做错,对方试图用弓箭伤我,狗哥这才要了那家伙的命。”

    “妹妹,你没听懂我的意思。”关横此时突然笑了笑:“我的意思是说,对方不知好歹死了活该,这才叫‘累人累己’,要换做是我看到对方敢伤害你,连船一起轰沉都不过分。”

    恬琳一下子就被逗乐了:“噗嗤……算你说的有道理。”

    “唉,关横,你就没想到对方人多势众,又用铜锁拦河,肯定来头不小吗?”曾胖子带着几分惧意,有些忐忑不安的说道:“万一对方来寻仇的话,岂不是有麻烦……”

    “哈哈哈,没关系。”关横此刻满不在乎的笑道:“这沿路上我们遇到类似的麻烦多的是,大部分时候,谁的拳头够硬,谁就占着理,对方要是敢找上门来,那就换我去和他们‘聊聊’好了。”

    “公子,怎么又是你去?”若桃在旁边显得有些不乐意的说道:“最近我都没有出手的机会,还是我去吧。”

    “小女鬼,你怎么可以自说自话做决定?”关横此时毫不相让的说道:“不如这样,抓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