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0954章 黑珠护腕(第廿九更)
    城郭崩陷的时候,某些擅长挖掘洞窟的地底妖兽接触到了内城密室的古尸,那家伙体内另一种诡异之物正好靠着吸取邪气赫然孵化,此物,就是能生成诡兽的肉芽!

    肉芽在电光火石间控制了地底妖兽的躯体,利用它们冲出内城,就此将石朗古国的民众、兵士屠戮了大半。

    当年的国君,也就是古国唯一仅剩的速成黑气霸者迫于无奈之下,用同归于尽的手段灭杀了大部分诡兽,仅有几只逃窜到了遗迹尽头,就此龟缩不出。

    到了此时,石朗古国覆灭在即,末代国君将前情往事记载在了石柱上,留待后人知晓,就此死在了霸者之冢。

    最后几句话是别人添上的,代十二个霸者王族或是国君,已经安葬在霸者之冢下层,不肖子孙万万不可惊扰云云。

    关横看到这里,心中也不由得犯嘀咕:“从天而降的古尸……此物出现的情境,就好像在后土玄宫结界的那只熊脸异兽似的,难道这些家伙都来自同一个地方。”

    取出一颗黑珠在手中掂了掂,关横自言自语道:“古尸已经被我利用黑珠爆发霸者之气轰杀至渣,如今它存在过的证据,也就剩下这三颗珠子了。”

    根据石柱上面的记述,经过石朗古国代国君的研究,三颗黑珠在吸收霸者之气,继而释放之后,有数天期限都不能继续使用,否则的话,珠子就会有爆碎的危险。

    关横看了看手里的黑珠,他心中暗想:“要是和黑气霸者对敌时吸收了他们的力量,而后狠狠的反击对方一下,这可是能要对方老命的好东西,不管怎么说,留在身边总没坏处。”

    就在这个时候,那卫士青鬼之魂突然再次勐撞石柱,“砰砰”作响。

    见此情景,关横心中一动,立刻说道:“大伥鬼,去帮它一把。”

    “唰!”听到命令的大伥鬼倏地挪移到石柱近前,利爪攥拳接二连三轰在了上面:“砰砰砰”

    “咯剌剌……啪嚓!”土石瞬间迸飞四溅,关横的眼前柱子陡忽出现一个数尺见方的暗格,里面有个布满铜锈的小匣子。

    上面的纹龙锁头早已糟朽不堪,关横只是屈指一弹,登时将其震得四分五裂。

    “吱呀……”打开小匣子的关横发现里面别无他物,只有一只形状古怪的护腕。见到此物之后,关横两眼微亮,随即低声道:“咦,这个东西的纹路,看起来有些眼熟。”

    “对了,是疯狂古尸的脸!”关横此时下意识叫了一声,他心中暗忖:“难怪我觉得这护腕古怪难看,原来上面镂空錾刻是那被我灭杀古尸之外貌,呲牙咧嘴的,看着真让人不舒服。”

    而且这护腕的古尸面孔还是冲着掌心那边,手背方向却是光滑一片,只要看到手心,就会看到这狰狞面孔,真是显得有些恶心。

    “破烂玩意,难看死了,本少爷才不想要呢。”正想随手扔了此物,关横却突然发现了一点,当他仔细再看时,终于明白了:“这护腕古尸脸的双眼和嘴部,不是三个圆形凹槽么?”

    “说起圆的凹槽,那么就是这个了,大小好像正合适。”关横立刻将护腕套在自己左腕上,而后把手里的黑珠摁进了其中一个孔洞,“喀啦……咕噜!”陷进圆孔的黑珠登时缩了进去,上面唰的弹出一层铜片,以便挡住珠子不让它滑落出来。

    “看起来真的是和黑珠配套的东西。”关横紧接着把剩余两颗黑珠塞进了孔洞凹槽,果然陷落进去安放妥当了。

    “唿唿唿!”关横的左拳霎时间连出四、五次,而后微微颌首:“嗯,没什么重量,丝毫不影响动作。”

    “嘿嘿,出来放生妖蚌,没料想竟能意外得到好处。”

    关横此时挥手告别卫士青鬼,一口气顺着石朗村那条暗道跑回了村中大屋,顺着窗子瞥了一眼外面的天色,他心中暗想:“已经是午后了,距离我出来的时间,大概过了一个半时辰,罢了,尽早返回大船,免得若桃、恬琳她们担心。”

    就在关横打定主意的时候,不远处一团嗡嗡作响的挟风魂影突然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巨蜂,你去通知若桃她们之后,一直在这里等我吗?”关横此时笑着一招手,巨蜂伥鬼登时落在了他的掌心里,但是此时,这巨蜂却有些不安宁的样子。

    “怎么?石朗村里不对劲吗?”关横心中一动,立刻跑到屋外观看,原先在地上横躺竖卧的村民尸骸全部消失不见,只剩下一滩滩血迹依然触目惊心。

    “怪了,村民的尸体跑到哪里去了?”刚刚想到这里,关横的双耳倏忽微动,原来是听见了不远处传来了一阵脚步声响,他立刻挪移身形躲到了一堆柴薪后面。

    “喂。”快步走过来的人突然对同伴说道:“真是奇怪了,莫胖子、钱疤脸他们进村之后,就再也没发讯号。”

    “哼,那两个小子是出了名的自私自利,就算是为了独吞功劳这个目的,也不会轻易叫上咱们。”

    说这句话的是个秃顶老头,一身蓝布裤褂,手里还拎着古铜拐杖,他此时瓮声瓮气的抱怨道:“常兴,我早就告诉放过你,要派咱们的人仔细盯着,可你却贪杯误事,灌了两口马尿的工夫,胖子和疤脸就不见了吧?”

    “申老,我喝酒的时候,难道你没喝吗?别把自己撇得那么干净。”高瘦的常兴翻着白眼说道:“再说了,咱们煞会会规森严,下面服从上级,那二人是会首的心腹,想要单独行动,你我管的了吗?”

    “我没让你去管他们的闲事。”

    秃顶申老此时突然驻足,他低声说道:“你觉得会不会有独吞石朗古国秘密的可能?我就是担心这一点,万一他们找到什么让自己眼红的好东西,就此悄无声息的熘了,会首必然大发雷霆,少不得迁怒随行的咱们俩。”

    “呃?!”申老此言甫一出口,常兴额头上的冷汗登时就冒了出来,他知道对方的话虽然不好听,却也是会首通常对人的态度,这个煞会的老大最喜欢的就是无辜迁怒属下,动辄就是随意灭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