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0918章 熏香完成(第廿三更)
    “呃……我真的不会‘道歉’这种事,千百年来,我一直被禁锢在凰之魂里的角落,除了和卿凰、还有你说过几句话,我、我真的什么也不懂。”

    小黑说到这里,看了看手腕上的锁链,她低声道:“虽然有时候能透过魂体缝隙看看外面的世界,但我却无法理解那些东西,所以我才渴望自由,希望有那么一天能够出去见识那些东西。”

    “唉,原来不是傻,是没有学过常识。”关横此时叹了一口气说道:“这样吧,如果你想学的话,我会在适当时候教给你一些东西,放心,你的黑凤之魂我一定会收集的,这也是我对卿凰的承诺。”

    “真的?你肯教我知识吗?好啊”闻听此言,小黑几乎乐得发疯了,她把全身的锁链抖得花啦啦直响,而后不断说着:“哈哈,你果然、果然是个大好人!”

    “笨丫头,我之前已经说过了,不许再叫我大好人。”关横此时都已经觉得耳朵发痒了,他歪着脑袋想了一下,随即说道:“不如这样,就先教你如何称唿‘我’。”

    小黑此时笑道:“我知道你的名字,叫关横对吧?卿凰总是叫你阿横,那我也……”

    “不行!”关横突然打断对方的话:“只有卿凰才能叫我阿横,你不许这么叫。”

    小黑此时气得直跺脚,她咬着嘴唇说道:“为什么?!卿凰能叫,我也能叫。”

    “呃,这个嘛……”

    关横眼珠一转,然后马上开始哄对方说道:“阿横这个破名字有什么好听的?也就是卿凰叫惯了不好改口,要不然我早就让她别叫了,再说、再说你又何必与她强求一致呢?如果你这么叫我,每次都会想起卿凰,这样的话,你心里不觉得别扭吗?”

    “对啊,凭什么我一叫你的名字,就会想起卿凰那个‘坏女人’。”被关横这么一提醒,小黑也陷入了沉思。

    趁此机会,关横忙不迭说道:“我来想一个只有你我才知道的昵称,就叫做……呃?!”

    关横刚说到这里,周围的场景,还有他自己的躯体陡忽变得闪烁不定,继而旋转扭曲起来,小黑见状叫了一声糟:“哎呀,时间到了,大好人,我到底该怎么称唿你?”

    “小黑,下次我一定告诉你……”关横还没说完这句话,就已经幻境里消失了。下一刻,盘膝坐在船舱角落的关横赫然睁开双眼:“呃,醒了?!”

    “咦,关横你醒了?”旁边正在忙碌的顾老笑着说道:“刚才看你阖眼小憩,于是顺手就把刚制成的莲子熏香点燃了一些,你有没有产生很舒适、很放松的感觉?”

    “说起来真的有。”关横此时伸了伸懒腰,随即说道:“好像就连疲劳也消失了大半,不错。”

    “其实你把蓝水莲、妖蚌都放在自己的船舱里,也算是件好事。”顾老接着开言道:“水莲本身散发的香气,融合了妖蚌释放的气息,会产生意想不到的缓解疲劳效果,这也是我在自家祖上口述的遗训里得知的。”

    “原来是这样……这么说,这两种东西的气味混合在一起,就让我有机会进入幻境和卿凰说话,这倒是个重大发现。”

    关横低头沉思的时候,又想到了幻雾邪灵魂石还没用上,于是决定以后尝试把三种东西放在一起,这样的话,不知会有什么样的超卓效果。

    恰在此时,顾老继续说道:“现在你让我做的莲子熏香已经准备了六份,足够用很长时间了,再加上我已经把制作熏香的诀窍都告诉了你,以后,你也可以自己尝试制作了。”

    关横微微颌首:“嗯,多谢您的帮忙了。”

    “哈哈哈,要说谢谢的,应该是我这个糟老头子才对。”

    顾老此时说道:“难得你愿意把莲蓬和大部分莲子都转送给我,有了这些东西,辉阳镇来年肯定会出现一大片蓝水莲,到时候,我祖传的熏香作坊重新开张就有希望了。”

    “您说的太严重了,这些都是小事。”关横笑着开言道:“走吧,我送您和顾滕下船,正好也顺便去镇上和同伴们汇合了。”

    ……

    少时片刻之后,告别了顾家祖孙俩,关横带着象蛇鸟去了大家投宿的地方,到了门口的时候,关横突然看见一群路人在那里围拢,指指点点也不知在说什么。

    倏地,有一个女子扬声叫道:“怎么样,我不会说错的,吞鬼虎绝对不可能无缘无故拍死你的马,这其中肯定有原因。”

    “小姑娘,你现在说什么也不能改变事实,在场的大家都看见了,那只妖虎在我要上马之前,突然一掌打在坐骑身上,这马当场就死了。”

    另外一个男子此时愤愤的说道:“这巨虎是红气境界吧?当时我要是骑在马上,只怕也没命了,真是岂有此理,你们怎么搞的?竟然把这么一只凶兽带进镇子里来!”

    “恬琳,出什么事情了?”关横听出对方的声音之后,立刻挤进人群,果然看见商恬琳和若桃站在里面,正和一个中年男子发生争执,吞鬼虎老老实实蹲在旁边,也不吵不闹。

    “关大哥,你来的正好,这位大叔说吞鬼虎一掌拍死了他的马。”恬琳此时凑到关横耳边低声道:“事实也是如此,但我总觉得这里面另有隐情,你说怎么办才好?”

    “唉,咱们不找事,总有意外找上门。”关横叹了一口气说道:“行啦,你和若桃先到旁边站着,其他的事情我来解决吧。”

    “喂,你们商量的怎么样了?”那个中年人看着自己的死马倒毙在路旁,心中越想越气,正要继续发作。

    “这位老兄,稍安勿躁,没错,我的妖虎打死你的马,这是事实,我们认了,你的马价值多少,待会我会照数目赔偿与你,在场诸位都听见了,可以做个证人,这个请放心。”

    关横在此时说道:“不过呢,你要是允许的话,是否能让我看看这匹马的尸体?”

    见到对方言语周全礼貌,那中年人回答道:“难得这位小兄弟说话客气,这匹马跟随我多年,此时却是死的莫名其妙,好,那你就看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