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0917章 再入幻境(第廿二更)
    看到关横也在自己身边坐下,卿凰这才说道:“唉,你还记得吧?我最初剩下的一丝残魂,曾经和你的心脏连接在了一起,所以只要你有任何强烈的情绪爆发,我的魂体也会下意识的产生不同反应……”

    “哦,我明白了,你是说,我们的心灵相通,对吧?”

    听到关横这么说,卿凰也微微颌首:“嗯,算你说对了吧,阿横,你最初找到的残魂,都和我的记忆密切相关,所以到了现在,我和你之间的事情,才没有丝毫的遗忘,这对我来说,是最幸运的事情,我……真的不想失去和你在一起的点点滴滴。”

    “凰……我也是。”关横此时轻声轻语地说着,他真恨不得把对方揽入怀中,说说这么长时间以来,自己所有的相思之苦、还有离别之痛,但是关横更明白,在这幻境中,万物皆是虚无,自己根本无法触摸到卿凰的一根头发。

    尽管在现实里,关横可以将沉睡的女孩,可是对方如果不从沉睡中醒转过来,那又有什么意义呢?其实卿凰的心思也是一样,她失去的残魂在关横努力下虽然已经找回了不少,只可惜距离让自己这副肉身苏醒,始终还差了一些。

    “阿横,放心吧,我们可以真正面对面说话、手牵着手的日子,已经不遥远了。”

    这个时候,卿凰极力宽慰关横,她说道:“其实我什么都知道的,真的,你一直以来拼命为我搜集残魂,不知吃了多少苦,遭遇了多少磨难,这些,我都能感受得到,就像今天,我意识到你的情绪极为激动,生怕你会……。”

    “只要能够让你重新站在我身边,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看着卿凰,关横突然觉得全副身心都已经可以放松了,他突然伸展开手脚躺在地上,很惬意的说道:“更何况,如今我已经看到了希望,就证明自己的努力没有白费,我真是太高兴啦!”

    “呵呵呵……”卿凰笑着说道:“对了,这才是我的阿横呢,你永远都是这么充满了信心。”

    “因为我的信心,不是单独为自己才出现的,也是为了你。”关横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原本还在仔细聆听的卿凰突然微微蹙眉:“呃……”

    关横见状急忙问道:“怎么了?”

    “是小黑,到今天为止,红凰之魂和黑凤之魂的数量几乎不分上下。”卿凰此时扶着额头低语道:“所以、所以我很难长时间压制她了。”

    闻听此言,关横的拳头倏然攥紧,他明白这次双方的对话又要结束了,虽然心有不甘,但是关横却毫无办法。

    这个时候,卿凰微微喘息着,自己在关横面前的影像也是越来越淡薄,她抓紧时间说道:“阿横,我求你一件事,记住,如果小黑出现在你面前,你一定要善待她,这孩子因为我的缘故,始终没有得到自由,她需要的是别人对自己的关心……”

    “我求你,千万不要因为我的消失责怪她,毕竟我们是……”

    “嗤啦啦”没等卿凰说完这句话,她的身影就在倏忽间分崩离析、化为了虚无。

    “卿凰!!”虽然早就意识到这一刻会出现,但是关横眼见着对方再次消失在自己眼前,他顿时感到悲从心头起,险些在原地怒吼咆哮起来。

    “唿、唿、唿……不,我不能太过冲动,她的消失只是假象,我们早晚还会再见面的。”关横此时极力克制着自己,嘴里不住念叨这些话,可就在这个时候,周围的幻境场景眨眼间又再次变换了。

    “这里是……是我第一次看见‘她’的地方!”此时,关横的双足踩在青石板路上,眼前又是那一条通往漆黑尽头的长街。

    就像上次一样,关横迈开大步向前走,辗转来到了那座漆黑的铁笼前面,衣衫褴褛、蓬头垢面的黑发小女孩,依旧戴着巨大的锁链坐在囚笼角落里。

    听到关横的脚步声,黑发女孩缓缓抬头看了他一眼,随即就把头扭到了一边:“哼。”

    “岂有此理,你害得我和卿凰说话的时间都变短了,现在还敢给我脸色看?!”关横想起卿凰的话,对方让自己善待黑凤,他本来想克制自己不发火,但是一看到小丫头那副模样,顿时没来由的无名火起。

    “好好,你不愿意和我说话,我还懒得理你呢。”

    “唿……”此时,关横喘着粗气突然盘膝坐在原地,也不去理会小黑了,他心中暗忖:“就这么耗着吧,反正时间一到,我也就会在现实中醒过来了。”

    但是关横的这一番举动,反而让闹别扭的小黑惴惴不安起来,她此时偷眼瞧了瞧关横,而后低声问道:“喂,大好人,你怎么不说话了?”

    “哼,你别叫我大好人了,我根本不配这种称唿!”关横这个时候没好气的说道:“我要真是大好人的话,上次就不会有个疯丫头咬了我的手背,嘶……”

    说到这里,关横还煞有其事的捂着手说道:“真是的,一想到这件事,伤口又开始疼了。”

    “啊?!”小黑听见关横喊疼,顿时气得站起身来,她把手腕上的锁链抖得哗啦啦作响,随即叫道:“这、这怎么能怪我呢?谁让你不肯答应我先搜集黑凤之魂的,我也是一时情急才会咬你,不是故意的……”

    小黑说到这里的时候,已经是细若蚊音,而且语气里显得有些尴尬和懊恼。

    关横此时暗想:“怎么?竟然还有一丝愧疚?唉,说明这丫头也并非完全不知好歹,不过嘛,我可不能太心软,对于这个丫头必须要狠狠管束才可以。”

    想到这里,关横开言道:“不管怎么说,你咬我的手就是有错,而且我也没说不帮你收集黑凤之魂,本来看在卿凰的面子上,你们俩的残魂我都会尽全力集中完整,但是我的手现在还很疼,你总得有个表示吧?”

    “表、表示什么?我不懂啊。”小黑此时有些茫然的看着关横,一副完全不开窍的样子。“笨丫头,我是让你道歉呀。”

    关横此时气得直翻白眼,他嘴里嘀咕道:“连‘对不起’都不会说,你是真傻还是假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