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0919章 内有乾坤(第廿四更)
    “多谢。”关横向着对方一拱手,随即绕着那匹死马来回转了一圈,他突然抬头问道:“老兄,当时妖虎是怎么出手打死你的坐骑,那一刻的情景你还记得吗?”

    “当然记得,着实吓了我一大跳呢。”

    中年人此时想起当时情景,还是心有余悸,他说道:“就在方才,我正要跨上马的时候,这巨虎突然瞪着眼就从斜刺里冲了出来,挥掌拍在马脑袋上,这马惨叫倒毙,直把我吓得坐在地上半天爬不起来呢。”

    听了这句话,关横的双眸倏忽发亮,随即瞥了吞鬼虎一眼,他哈哈笑道:“吞鬼虎,做得好,虽然这匹马死得有些无辜,但是事态紧急,也只好如此了。”

    闻听此言,中年人此时气得浑身栗抖:“你说什么?这妖虎打死了我的马,你居然夸它做得好?”

    “别急嘛,老兄,我这只巨虎从来不轻易杀生害命,它这么做确实是救了你。”关横此时扬声说道:“在场的诸位,你们也可以来看看,这是什么……”

    关横说到这里,倏地拽出虹云剑划过死马的背嵴,“噗嗤!”只见红光迸现,上面顿时出现一条狭长的血口。

    “我的马都已经死了,你竟然还糟践它的尸骸?!”中年人要不是看关横手里还拎着一柄剑,真是想过去和他拼命,四周的围观者也都大声斥骂起来:“年轻人,你也太过分了。”

    “诸位,你们看看这是什么?”关横此时对人群里的骂声毫不在意,却用剑尖在死马背嵴里唰的一挑,里面顿时飞出一枚二寸多长的铜针,随即“当啷啷”坠落在地。

    “啊?怎么会有一根针?”

    那中年人和围观者见此情景都是为之一愕,关横接着说道:“大概是有人将这铜针戳进了坐骑背部,你老兄要是上马一骑,肯定也会遭到暗算的,因为针尖只探出很小的一截,没有仔细看的话,根本不会察觉。”

    此时此刻,围观者里有人表示异议:“不对呀,这匹马又当时没死,自己背上遭到铜针戳击,怎么没有因为疼痛发狂呢?”

    “这个简单,野外荒郊有的是可以产生人畜出现麻痹反应的植物。”

    关横分析道:“这铜针两寸长,戳进马匹背嵴那一多半肯定淬了让动物麻痹、痛楚变迟缓的植物汁液,探出的针尖上则是淬满了剧毒,老兄,要是不信的话,我捡起来让你看看。”

    说到这里,关横随便扯下一片衣襟、裹住手指拈起铜针,而后抬手在阳光下一晃:“看到没有?一边深蓝颜色,一边则是血红,可见两端都淬了不同的毒药。”

    经过关横这么一揭秘,离得最近的中年人和几个围观者都看得清清楚楚,那中年人失声叫道:“没错,说的一点都不假。”

    “老兄,所以说呢,肯定是我这只巨虎看出有人在马背上做了手脚想要害你,它不会说话,看到你即将骑上马在,无奈之下只能挥掌把马打死了。”

    关横说到这里,稍微顿了顿又继续言道:“我之所以解释清楚,是想告诉你自己小心留意,别被人暗算,另外,打死你的马确实是我家吞鬼虎所为,这个你就收下吧,算是赔偿。”

    这句话甫一出口,关横已经把一枚金货贝递向对方,那中年人此时窘得满脸通红,他连连摆手说道:“小兄弟万万不可如此,你的巨虎可是救了我一命,我要是让你赔马,那还是人吗?使不得、使不得。”

    “哎,收下这个是理所应当的。”关横此时不由分说把东西对方手里,此时二人已经近在咫尺,关横便对中年人低声说道:“现在周围还有人在盯着你,别声张,先跟我进来。”

    “啊?!”中年人闻听此言显得脸色发白,此时关横不由分说拉着他就往对面的食肆走去,关横嘴里还故意高声说道:“老兄要真是过意不去,那就请我和同伴喝上一杯吧,走走,这边请。”

    路过恬琳和若桃身边的时候,关横还对着二女和吞鬼虎使了个眼色,她们立刻会意,跟在了关横身边。

    进了食肆的大门,关横带着中年人、恬琳和若桃围坐在了靠窗户的桌前,而吞鬼虎依然蹲在门口。关横此时问道:“阿狗哥呢?”

    恬琳立刻回答:“他说有些乏了,在投宿的二楼睡觉呢,估计现在还没醒。”

    “嗯,知道了,象蛇鸟,你去附近的屋顶转一圈,看看有什么埋伏。”五彩怪禽听了关横的话,立刻振翅摇翎冲出了窗子疾掠而去。

    关横此时说道:“若桃,你有什么感觉没有?”

    听到对方问自己,若桃立刻沉声说道:“刚才围观的人群外侧,最少有几个的红气强者在暗中窥视,但是对方没有明显的杀气,而且十分精通敛息藏匿之术,我也是碰巧才发觉的。”

    “什么?!”商恬琳脸上出现几分诧异:“我可是什么都没感觉到啊。”

    “这个不奇怪,除了我之外,就连若桃也是凑巧才发现对方的踪迹,由此可见,那群家伙不是什么普通红气强者,应该是杀手之类的人物。”

    关横此时瞥了一眼额头见汗的中年人,刚才对方报名,说是叫做“楚朋”,只不过是个普通的行商,也就是个淡青强者的样子,对方那么多高手,怎么会找上他呢?

    “关、关兄弟,我也不知倒了什么大霉,竟然会遇到这种差点丢了性命的事情……”

    此时此刻,楚朋强忍着心中强烈的惧意,身躯微微颤抖的嗫嚅道:“求求你,救人一定要救到底,可千万别扔下我不管。”

    “放心,既然吞鬼虎救了你一次,那我自然也会继续的,否则的话,它不就是白费力气了吗?”关横半开玩笑的说了一句,随即换上一副严肃面孔低声道:“但是楚兄你也得跟我说句实话,你真的不知道什么人要害你吗?”

    “我就是个住在辉阳镇本地的小行商,往返这里和北方的村镇贩卖货物,从来不敢得罪什么人啊。”

    楚朋看起来就是个胆小谨慎的行商,但凡这路人都是和气生财,宁可自己吃点亏也不会招惹什么棘手角色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