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0903章 古国逸闻(第八更)
    传说,在无数岁月之前的上古年间,世界,并非是现在这种三大古国割据一方的局面,而是小国林立,彼此征伐、战乱不断。那时鲆河之畔有个居民仅仅过千的小国名叫“蓝莲国”。

    这个国家的人不喜战争,都是安于平淡宁静生活,蓝莲国的生计维持,除了耕种捕鱼外,就是种植莲花。

    每年各种各样的莲花绽放之时,就是蓝莲国举国上下庆祝节日的时候,到了那时,喜欢各种莲蓬、莲子的水中妖兽都会夤夜悄然而至,最初,水兽们喜欢采食莲子莲蓬,可都是小心翼翼,不敢损坏任何一株莲花的根茎。

    后来有细心的居民发现了这一点,大家知道河里的妖兽都是异常凶勐,不肯与人为善,但是偏偏到了蓝莲国这里都是老老实实的,这件事便触动了所有人的心思。

    于是蓝莲国民每年庆祝收获莲花盛会的同时,贮备了大量莲蓬莲子,主动投喂给前来索食的妖兽们,果然,妖兽们变得越来越依赖人类的喂食,逐渐成了蓝莲国民的宠物。

    为了报答蓝莲国民的恩赐,妖兽们也经常驱赶着大批鱼群送到鲆河境内,让人们喜获丰收,不到百年的光景,蓝莲就变成了天下有名的富庶国家。

    但是好景不长,膘满肉肥的羊群,终究会招来恶狼的觊觎,邻国穷兵黩武,举国之兵,疯狂来犯,他们不但烧杀掳掠抢夺,杀害蓝莲国民,对方的王者甚至还强迫蓝莲国主献出自己最美丽的小女儿。

    正巧的是,那位公主也叫做“蓝莲”,她心地善良,经常用王室财富帮助有困难的人,深受国民爱戴,一听到敌人要强征公主而去,举国上下唿声一片,都要和对方以死相拼。

    但蓝莲公主却不肯因为自己的事情导致生灵涂炭,又不甘心遭到敌人的羞辱,于是这位性情刚烈的公主决定用一死来抗争命运。

    那一天,公主坐在铺满莲花的竹筏上,点燃一炉自己用莲子制作的熏香,向着鲆河尽头漂去。

    与此同时,言而无信的侵略者率众杀入蓝莲国的国度,百姓……遭到了无情屠戮,十不存一。

    霎时间,河面上狂风骤起,竹筏翻覆,蓝莲公主香消玉殒,沉于水底,那一刻,天地为之哀鸣变色,霹雷闪电、冰雹骤雨震慑邻国侵略者的敌胆,鲆河百里范围内的水中妖兽,都愤怒了!

    这些妖兽发出惊天咆哮冲上河岸,疯狂噬咬邻国侵略者,直到尸横遍野,再无一个活着站立之人为止。

    持续数天的杀戮过后,水中妖兽纷纷潜回鲆河,再也没有出现过。

    自此,蓝莲国和邻国都灭亡了,但是剩余的蓝莲国民却在河畔边在此繁衍生息,艰难的生存了下来,他们就是辉阳镇上居民的祖先。

    而且最重要的是,那种蓝莲公主所做的“莲子熏香”也流传了下来,靠着售卖这种熏香,辉阳镇着实繁荣了很多年,才有了现在的景象。

    “客官……”店老板说到这里,看了一眼微阖二目在打瞌睡的关横,又很无奈的继续开言道:“我把莲子熏香的故事说得跌宕起伏,现在都累得口涸舌燥了,你好歹也称赞个两句,给点面子好不好?”

    “呃?!你讲完了?”关横此时打着哈欠说道:“抱歉啊老板,这种故事以前听的太多,所以现在习惯无视了,嘿嘿,不过你讲的确实不错。”

    “对了。”关横又复问道:“你把熏香吹得如此厉害,它到底有什么好处?在什么地方能够弄到?”

    “真正的莲子熏香只要闻一闻。就可以静气凝神,消除疲劳,延年益寿……”老板说到这里,又忍不住摇了摇头:“可是,如今镇上早就没有蓝莲为原料的莲子熏香喽。”

    闻听此言,关横微微皱眉问道:“这是为什么?”“那是因为十几年前出了一场巨大变故。”

    老板此刻解释道:“不知怎么回事,镇上所有人家里养的蓝水莲,还有河里那些野生的蓝水莲全都枯败而死,一株也没剩下,就像是人类染上了瘟疫,所以大家就管这个叫做‘莲瘟。”

    老板说到此处稍微顿了顿,这才继续开言道:“既然蓝水莲都已经没了,质地最上乘的莲子熏香自然也就无法制作了,几乎所有的熏香制作作坊都关了门,不过镇上能煳口的活计有的是,大家都改行了,就只有……”

    店老板刚刚说到这里,门口突然来了一个衣衫褴褛的老者,他弓腰驼背,身边还跟着一个挎着竹篮的小男孩,这孩子虽然没什么残疾,却是个兔唇,让人看着顿生怜意。

    “朱老板,您今天要不要熏香啊?”

    驼背老者语气里带着几分恳求说道:“我、我已经走了七、八间店铺,大家都说不想要,可是我家已经断炊几天,只能厚着脸皮来求你,再进一些熏香,只要能给我们一些煳口的米粮就行,拜托您了,老的不吃,可、可孩子扛不住饿,咳咳咳……”

    “唉……老顾啊,不是我说你,当年不肯改行呢?”

    朱老板此时看着一老一少的窘困模样,忍不住叹了一口气:“你们顾家,虽然有辉阳镇最古老的熏香作坊,但是蓝水莲灭绝之后,只用普通莲子做出来的熏香根本就没人要。”

    “要是没有蓝莲子作材料,你就算是有再好的手艺也没用,看看,我这店里堆着的熏香都是你送来的,一点也卖不出去。”

    看到对方面带尴尬苦愁,朱老板继续言道:“我老朱就算是再有善心,也不能老是周济你呀,就像是你说的,老的不吃,小的扛不住饿,依我看,你们爷孙俩还是赶紧改行另谋生路算了,不然,早晚落个饿死街头。”

    关横此时有些听不过去了,他低声对朱老板说道:“喂,少说两句,人家这么可怜,你就不能帮一把吗?”

    “我都帮了好几年了,长贫难顾……”朱老板还没说完,关横就掏出一枚金货贝推到对方面前:“去,和他说熏香都收下了,放在你店里能卖多少算多少,我也不会找你讨要,这也总行了吧?还有,别说是我的意思。”

    朱老板见钱眼开,再加上也有几分善心,于是揣起货贝嘀咕道:“唉,像您这样的好心人,可真是不多见了,我这就去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