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0895章 意图不轨(第十五更爆发)
    就在两个鬼头鬼脑的家伙掀开屋嵴上的缝隙向下观瞧的时候,若桃正好抱着卿凰和恬琳从门外走了进来,后面还跟着老板娘。

    “好,这孩子的身材我已经都量好了,现在就准备缝制她的衣服。”老板娘一边取过针线笸箩、布帛等物在桌上摊开,一边笑着说道:“不过,你们这个妹子睡得可真甜,这么半天了,竟然没醒过来,有意思。”

    闻听此言,恬琳和若桃都忍不住暗自偷笑,她们心说,卿凰在我们面前最少也睡了几十天了,我们都没见她醒过,何况是你。

    就在此刻,抱着卿凰的若桃突然微微一震,她疑惑的向头顶望去,嘴里喃喃自语道:“奇怪,为什么我感觉好像有人在偷窥这里似的?”

    若桃的声音不大,却吓得房顶上那两二人微微颤抖,这两个家伙也就是淡红境界强者,若桃现在可比他们强得不是一星半点。

    “不能久留,快走!”二人在电光火石间用眼神达成共识,紧接着,勐然翻身翻身下了屋嵴,“噌噌噌”几个起落就不见了踪影。

    与此同时,把卿凰递给恬琳抱着的若桃冲出了房间向上观瞧,可是已经找不到任何人的影子了。

    “怪了,难道是我的错觉不成?”若桃此时左右看了看,没发现什么,而且原本在附近转悠的象蛇鸟好像也不见了,她嘴里碎碎念的时候,恬琳说道:“别疑神疑鬼的了,回来吧。”

    “罢了,大概是我听错啦,难道公子疑神疑鬼的毛病传染给我了么?”听了恬琳的话,若桃无奈的摇摇头,转身回屋去了。

    与此同时,那两个人一边跑,一边亢奋的低吼道:“哈哈哈,真是漂亮至极的小女娃,公子一定还会很满意的。”

    “不错,红头发……嘿嘿,九少爷以前绝对没遇到过这种‘猎物’,咱们把消息带回去,说不定他会重重有赏。”

    另外一个人唰的纵落到同伴身边,他低声道:“也多亏咱们没有贸然动手,那两个年长一点的女人,恐怕都是赤红境界的强者,比起你我说不定更胜一筹。”

    “怕什么?咱们有两位半黑境界的长老做靠山,他们是不会畏惧两个娘们的。”先开口的家伙接着开言道:“走,抓紧时间回去送信,千万不能让她们跑了,这回,遇到的绝对是最上乘的的猎物。”

    此话甫一出口,二人即刻东绕西拐,消失在了偏僻的陋巷之中。

    “哌嘎”就在二人刚消失的刹那间,象蛇鸟的身影凌空出现,陡忽抿翅收翎落在了他们刚才停留的地方。

    五彩怪禽有心追着对方走一趟,可是想到关横之前再三叮嘱过的话,不可与人冒失的发生冲突,自己又要保护恬琳和若桃、卿凰的安全,还是不要追逐对方为好。

    打定主意的象蛇鸟“唰啦啦”抖动翅膀一飞冲天,登时朝着来的方向返回店铺了,等它从低空疾掠而下,不偏不倚落在窗口的时候,有一只手倏地伸了过来,“啪!”将象蛇鸟抓了个正着。

    “你这只笨鸟,跑到哪里去疯玩了?”若桃此时笑嘻嘻的捏住五彩怪禽脖颈:“如果我把你偷懒的事情告诉公子,他一定会好好收拾你的。”

    “哌嘎?!”象蛇鸟低鸣一声,顿时觉得有些委屈,它本来是为了众人安全才去跟踪两个在房顶偷窥的家伙,没想到却被若桃误会去摸鱼,只可惜五彩怪禽不能说话,否则一定会为自己大声狡辩的。

    恬琳此时把卿凰放在房间一侧的床上,用被子轻轻盖好,她低声道:“若桃,还是小声一点说话的好,老板娘在隔壁房间做活,需要安静,而且虽然吵不醒卿凰,咱们也不能打搅了妹妹的好梦对吧?”

    “好吧。”若桃也压低了声音,她叹了一口气说道:“你说奇怪不?公子总是说卿凰是他妹妹,可是我似乎可以感觉到,公子对卿凰的态度有点怪怪的,你说是不是?”

    “咳咳,别瞎猜了,那是关大哥和和卿凰之间的事情。”恬琳微微摇头道:“最近遇到的事情很多,我觉得关大哥身心都很疲惫,偶尔还会莫名其妙发火,就像上次对山那样,咱们可不能再让他分神处理这类琐事了。”

    “说的也是,我有分寸了。”若桃微微晃了晃脑袋,又接着开言道:“不管怎么说,照顾卿凰都是公子嘱托我的任务,我可是第一次被人这么信任,万万马虎不得。”

    “有道理,好姐妹有责任一起分担。”恬琳笑着拍了拍若桃的肩头:“小女鬼,虽然我的实力不如你,但是一定会全力协助你保护卿凰的。”

    “哦……等等,什么小女鬼?”若桃此时嗔怪地说道:“公子这么叫也就罢了,恬琳,好歹我也比你大了一、二、三、四、五……很多年吧?你怎么就不能叫我一声若桃姐姐呢?”

    “你说什么呀?”恬琳有些不服气的反驳道:“死后的年龄可不作数,你明明说自己病死在天巫国地底城的时候是十六岁,我都十七了,叫姐姐的应该是你。”

    眼看着这两个丫头又要为谁大谁小的事情争论起来,象蛇鸟在旁边不合时宜的低叫了一声:“哌嘎”

    “呃?!”二女这才注意到五彩怪禽用鸟喙点了点正在熟睡的卿凰,她们这才尴尬的笑了笑,随即轻轻捂着嘴走出了房门。

    “算了,谁做姐姐都一样,反正就是个称唿。”

    “说的也是,咱们走,去看看卿凰的衣服缝制的怎么样了,说不定还能帮上忙呢。”

    恬琳和若桃平素吵吵闹闹惯了,两三句话之间就会和好,她们走向隔壁的时候,卿凰熟睡的屋里只剩下卧在桌上的象蛇鸟没动地方,这五彩怪禽心中保持着一丝警醒,似乎预感到可能要发生什么意外了。

    ……

    这个时候,辉阳镇某家食肆的老板和伙计都已经惊呆了,大家走马灯似的为同一桌客人不停上菜,竟然还赶不上对方进食的速度,此时那桌上早就是杯盘狼藉,几乎连一滴菜汤都没剩下。

    “老板,再来一些肉食,快点。”阿狗说这句话的时候,正要伸手去摸索桌上的剩菜,没想到关横和山早就开始抢盘子了,他没好气的说道:“喂,你们两个,有点出息好不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