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0854章 天产铜绿(第四更)
    “看刚才那个彪形大汉对着所有人指手画脚,发号施令,想必他就是这次袭击玄股族村落的领头者,说不定还是瞢恒部落的族长,那我还是跟着他吧。”

    关横想到这里,立刻跟在何忝那五个人身后,趁着月色还算敞亮,这些人顷刻间就已经赶到了峡谷铜矿附近。

    玄股岛这座无人峡谷也不知道是何年何月废弃的,在以前,因为不知发生过什么诡事,导致曾经路过那里的人全部暴毙,所以他们玄股族严令禁止本族的人在这里逗留。

    但是自从不久之前,有人无意中发现了丰富的铜矿,大家就逐渐把禁令的事情淡忘了。

    就在这时,四个跟在何忝身后疾行的红气强者有些不耐烦了,他们本是族中的长老,又是何忝的心腹,因此也没那么多顾忌。

    所以一个瘦高的家伙便低声问道:“族长,咱们到底去铜矿做什么?您能不能告诉我等,也让大家心里有个底呀。”

    “止步。”

    闻听此言的何忝突然驻足,随即一挥手对身后的人说道:“想必大家的心里都有这个疑问,那好吧,本族长就把藏在心里多年的一个秘密告诉你们,不过记住,听完之后要烂在肚子里,严守秘密,明白了吗?”

    听到何忝说得如此郑重其事,四个红气强者登时抱拳躬身施礼道:“我等誓死为族长严守机密!”

    “好,不愧是我何忝的心腹,拥有我的绝对信任。”何忝此时看了看不远处的峡谷入口,然后倒背双手叹了口气:“唉,说起来,那也是十五、六年前的事情了……”

    紧接着,何忝就对面前的几个人说出了一件陈年往事,十余年前,何忝与一个松果山渭水部落的青年成为了好友,二人经常联袂在崇国北方的山麓密林游,一起寻找珍贵的铜矿。

    要知道,矿石这类东西,一向都是铸造工匠的命脉,故此渭水部落这种代都出名匠大家的部落,更是对珍贵的铜矿趋之若鹜。

    虽说松果山这个地方的铜矿极为丰富,但谁也无法保证旧有的矿洞什么时候就会开采殆尽,所以寻找新矿藏,就成了渭水部落很多年轻人爱做的事情。

    何忝自幼也对矿藏、矿脉分部小有研究,和渭水部落的人成为好友也不奇怪,二人有一次到了北方峻岭山峦之中,竟然迷失了方向,身边食物饮水皆已耗尽,可也就在那个时候,他们竟然发现了一处上古遗留下来的废矿坑。

    在那座废矿坑里渭水部落的青年竟然挖掘出一种碧绿颜色、自己缓缓流动的神奇液体,那青年见状嘴里大唿:“这是‘天产铜绿’,乃无价之宝。”

    接着,青年就把天产铜绿的来和作用都告诉了何忝,原来这铜矿在经过高温冶炼之后,首先炼制出来的,就是最差的‘古铜之胎’、接着是精铜、更高阶的是紫铜,到了紫铜的阶段,铜矿之中的精粹部分就差不多已经是顶级了。

    然而松果山渭水部落的人经过数百年不懈的钻研和尝试,终于发现了另类的铜矿精华物资天产铜绿。

    天产铜绿这种泛着青绿颜色、缓缓流动的液体,其实是一种长年累月留在矿脉核心的物质,它们本身不能铸造成任何器具,却可以在铸炼完成的器具和兵刃上粘附薄薄的一层,接着渗透进去。

    不要小看这一层薄薄的天产铜绿,它可以让普通古铜剑立刻变成斩断任何物体的“神兵”。

    虽然一般器具就算粘附了天产铜绿也只能用几个月,就会自然断折,但这也已经足够了,试想一下,一百柄粗制滥造的古铜剑,只要有了天产铜绿,自然就能将其变成神兵利器,无形中给使用兵刃的人就提供了翻倍战斗力。

    再者,被铸匠用心打造出来的真正好剑、好兵刃,在沾附铜绿之后,甚至能常年保持锋刃之锐利、经年不锈不坏,一句话,对于普天下的铸匠来说,“天产铜绿”是可以用生命来换取的无价之宝。

    松果山渭水部落在很多年前就得到了一些天产铜绿,所以才成就了渭水部落响彻天下的“铸炼大师部落”之名,这其中固然是因为渭水部落铸匠本身技艺超群,但是也包含了天产铜绿的功劳。

    因此松果山的铸匠,还为天产铜绿取了一个别致的名字铜母。

    “铜母、铜母,万铜之母,有此一物,神兵可铸。”这句话在松果山那些铸匠大师之间,可是流传甚广,松果山的青年发现废矿坑的铜母之后,简直是欣喜若狂。

    此人连连说道,自己拥有了这些东西,拿回部族之后必然受到族长的赏识,地位直线飙升不说,以后还会受到不少铸匠大师的眷顾,他们会把最高超的技艺和经验毫无保留拿出来教给自己,为的就是换取一点可以加固兵刃强度的“铜母”。

    听了青年说出的这些话,旁边的何忝满心羡慕,但这家伙眼里出现更多的,则是嫉妒与恶毒之色。

    无价之宝,最是能打动狼心狗肺的恶毒之人,看着松果山的青年用竹筒收好了满满一筒珍贵的铜母,何忝这小子心中贪念陡起,立刻从背后朝着对方下了家伙,勐然一剑贯穿对方躯体。

    那青年万万没想到自己会被“好朋友”偷袭,情急之下立刻带着装铜母的竹筒向着矿坑外奔逃,何忝一来为了夺宝,二来为了杀人灭口,便在后面紧追不舍。

    双方你追我赶,最后跑到悬崖上,松果山的青年仰天大笑,戮指何忝痛骂了一番,随即抱着竹筒纵身跳下了悬崖,他临死前的吼声始终在何忝耳边、山谷中回荡。

    “纵是身死一千遍一万遍,我毕某人也决不允许宝物落在你这恶贼手里!”

    何忝没有得到珍贵无比的铜母,却让手上沾满了无辜者的鲜血,他在悬崖上连连跺脚,指天发誓,在有生之年一定要找到铜母,自己完成心愿。

    而后,时间飞逝,眨眼就过了十几年,何忝派了自己一个心腹的堂弟“何焘”前来玄股岛催要对方换取童尿的物资,但是对方非但拒绝了无理要求,反而声称玄股岛上找到了铜矿,有了这些东西,要什么都可以向其他部落或是行商购买,自然要断绝与瞢恒部落的合作关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