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0849章 时疫缠身(第十四更)
    “咚咚咚……”还没等关横他们反应过来,这蛮族人就已经跪在地上一口气磕了七、八个响头:“谢谢恩人,谢谢恩人……”

    “老兄请起吧。”

    关横眼见着对方把额头都磕的青肿淌血,就知道对方是真心道歉,他赶紧扶起此人而后说道:“我们也只是碰巧遇见才帮了这个忙,不过你们以后可别再这么莽撞了,都不知道我等是什么人就动手,万一伤了无辜怎么办?”

    “是是,恩人说的也有道理……在下叫‘闵成’,这个逝者正是我的本家兄弟,不知几位恩人怎么称呼?”

    听到闵成自我介绍,关横等人也都一一报出名姓,此时旁边有个蛮族人带着几分尴尬说道:“几位,实在是不好意思,原本我们玄股族也不是如此好斗嗜杀的,只是最近被那些‘瞢恒部落’的家伙迫得有些急眼,故此没来得及分辨敌我,就动手了,抱歉抱歉。”

    商恬琳闻听此言,带着几分好奇问道:“请问,瞢恒部落到底是些什么人?竟然会和你们结下了仇怨?”

    那闵成挠了挠头说道:“这个嘛……三两句话也说不清楚,如果几位不嫌弃的话,就请到本族的聚居地去坐坐,我让熟悉情况的族长说给大家听吧。”

    “也好,我们也有一些事情向玄股族的族长打听。”关横他们三个其实还想调查一下玄股蛮族强掳小孩的事情,既然对方邀请,那正好顺水推舟过去问个清楚。

    玄股岛周围绵延数十里,有山、有泉、有瀑布,甚至还有一座面积不小的树林,那群玄股蛮族就住在树林尽头的群落聚居地里,少时片刻之后,穿过了灰雾弥漫的树林,闵成他们就引领关横等人来到了本族领地。

    拜托其余四个人先把自己兄弟闵孝的遗骸抬到附近族人墓地安葬,闵成就将客人们领到了族长秦陂居住的木皮屋里。

    做过介绍之后,秦陂这个年过花甲的老族长,立刻对关横等人表示了感谢,还招呼大家围坐在了一起。

    秦陂此时问道:“小兄弟,我听闵成说,你有事情想要打听?那就尽管问吧,但凡是老朽知道的,定然会告诉你们这些客人。”

    “咳咳,族长。”

    先清了清嗓子,关横随后问道:“说起来有些冒昧,但是我想知道,玄股族在最近一段时期,到附近渔村去掳劫小孩子的事情,不知您是否能解释一二,放心,我们只是路过之人,那那些渔村的住户百姓没什么关系,只是好奇问问而已。”

    “哦。如果小兄弟想打听的是这件事,老朽……唉,说来惭愧,其实在最近,确实是有这种事情发生,不过,那些附近渔村的村民都误会了,玄股族的人去找那些小孩子,并非是想掳劫,只是、只是想取走他们身上一些东西。”

    闻听此言,关横等人都有些诧异,就连旁边作陪的闵成也是大脸一红,面带尴尬,见此情景,关横好奇地问道:“族长,不知您说的,孩子们身上的东西是……”

    秦陂低声嘀咕了一句:“咳咳,就是、是童尿。”

    霎时间,听见这两个字的在场众人脸上都变得异常精彩,尤其是商恬琳这个女孩子,脸颊倏忽就涨得通红,她慌忙站起身说道:“那个、吞鬼虎刚才好像有些烦闷,我带它去附近树林转一圈吧,走啦。”

    说完这句话,恬琳就飞也似的逃出了树皮屋。

    唯一的女孩离开之后,大家的尴尬这才稍微减弱,而秦陂族长也把其中的缘由都讲了出来。

    原来玄股族的人从何年何月起,从出生开始上半身就长满了诡异的青癣,这种遗传病是无法彻底治愈的,平常并没有什么危险,可是却会在成年之后的某个时期,产生暴毙的危机。

    到了那个时候,玄股族人上半身的青癣会在昼夜之间突然皴裂、绽开无数恐怖的伤口,让体内血液流尽,这对一个成年的玄股族人来说,绝对是大难临头的时候。

    而青癣爆发的时期并不固定,所以玄股族内部的人都将其称之为“青毒时疫”!

    为了避免族人因为时疫消亡殆尽,玄股族先祖可谓是想尽了办法,他们做了各种尝试,终于找到了一个偏方,那就是在每年秋冬更替的时候,让每个族人用“童尿”这种东西混合山里的温泉沐浴,才能勉强压制青毒时疫的爆发,保住一条小命。

    但是,本族孩子的“那种东西”却不管用,那是因为彼此有血缘关系,他们身体里也潜伏着青毒时疫的根苗,所以只有普通人孩子的童尿才能使用。

    玄股族人一向都与外界少有联系,所以收集沐浴“材料”也是十分困难的。

    直到数十年前,当时的玄股族族长却认识了一个部落的长老,双方达成协议,以送出玄股岛上的特产作为条件,让对方提供玄股族每年所需的沐浴之物童尿。

    这个协议最初的时候,让双方都很满意,毕竟玄股岛上物产丰富,兽皮、药材应有尽有,这也是对方迫切需要的东西。

    可是,时过境迁之后,贪婪和索需无度,逐渐掩盖了过去的情谊……

    最近几年,和玄股族彼此换物的“瞢恒部落”越来越过分,不但每年都增加自己所需物品的种类和数量,甚至还提出更过分的要求。

    事情的起因就在半年前,一个在山林中打猎的玄股族人突然坠落进了岛上某个无人去过的峡谷,竟然大难不死的跑了回来,非但如此,此人还带来了重大的好消息:无人峡谷中,竟然有好几处丰富的铜矿!

    说起来,铜矿这东西可是好东西,器皿、兵刃都能够铸造,只要身边有好的工匠,就能把铜矿变为宝藏。

    玄股族人在那个时候真的认为自己要翻身了,族长秦陂也考虑不再只和瞢恒部落做“生意”。

    毕竟手里有了铜矿,最低的程度也可以铸造“铜货贝”,这种东西在三大古国之间都是通用的,想要换到任何东西、物资都可以,更何况只是童尿那种不起眼之物。

    就在秦陂族长向瞢恒部落前来催要物品的使者见面,表明要终止合作的意图之时,对方竟声称一定要让玄股族所有的人后悔,最后便怒气冲冲的拂袖而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