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0837章 虫王进食(第二更)
    按理说尚秉这么一个深红境界强者不应该畏惧闯入蛛鬼窝巢才对,但是这老头心中却有些难言之隐,你让他对付个人族强者、普通妖兽什么的还不成问题,唯独是碰上妖虫之类的东西,会让尚秉产生一种莫名其妙的不适感觉。

    不是恐惧,而是极度的恶心!就是因为有这种感觉,尚秉才找借口,在每次盗虫卵的时候,都留在虫窟外面放哨巡风。

    可是这一次,曹弁铁了心要让自己跟随进去,虽说闻到那些蛛鬼留在附近的气味都忍不住反胃,但为了再利用对方一次把虫卵抢出来,尚秉也只好点头应允道:“好吧,老夫就、就陪你走一趟,不过我不熟悉路径,需要你在前面引路。”

    听到对方答应同行,曹弁立刻把胸脯拍得山响:“没问题,这个好说。”

    二人刚刚商议好对策,就在这个时候,只听虫窟入口那里发出“唰唰唰嗖嗖嗖”的声音,他们分开面前的蒿草偷着向前观望,原来是一只用八条腿快速疾行的蛛鬼正从树林彼端窜了出来,这家伙嘴里还叼着一个血淋淋、晃悠悠的东西,原来是被咬断脑壳的红毛妖羯。

    “啪嗒!”这蛛鬼将死透的猎物往虫窟入口一扔,也不进去,就此趴伏在了原处,曹弁、尚秉二人从来没见过这种情景,于是大气也不敢出一下,就躲在旁边草窠里观察。

    “吱吱吱……”

    说时迟,那时快,随着尖锐声音此起彼伏响起,又有十几只急速飙行的蛛鬼之影从四面八方聚拢而来,“啪嗒、咣当、哗啦!”蛛鬼们全都和同伴一样,纷纷将嘴里叼着的猎物丢在了虫窟入口。

    “这是怎么回事……”躲藏在草窠里的曹弁刚说出几个字,立刻被尚秉用手捂住了嘴,对方厉声低唿道:“笨蛋,别说话,有个厉害家伙出来了!”

    他的话音未落,就听见虫窟里面传出一阵沉闷的低吼:“嗷嗷嗷叽叽叽”

    “嗤嗤嗤唰唰唰”快步疾行的声音霎时间响起,紧接着一只拖着硕大肚皮、浑身都是狰狞夺目花纹的蛛鬼就冲了出来。

    “是蛛鬼之王?!”

    尚秉虽然没见过这妖虫首领,可是看到对方周身蔓延着半黑妖气,心中登时一沉,他兀自暗暗叫苦:“该死的,原本想进去想进入虫窟捞点便宜,借此发一笔横财,没想到却碰上这个煞星。”

    尚秉就算对妖虫之王有所畏惧,也只是藏在心里,可是曹弁那小子看到蛛鬼王出来时散发的那种气势,差点没有当场尿了裤子。

    蛛鬼这种妖虫相当奇怪,一般成年的妖虫出生之时就有青气顶峰的实力,可是要想突破到红气,却是十分艰难,所以出现蛛鬼王这种半黑境界的强者就更罕见了。

    曹弁这小子顶多和几只成年蛛鬼打个平手,此时见到比自己强上数倍不止的蛛鬼王焉能不害怕?

    听见了对方吓得牙齿得得打战,尚秉心说:“这小子真没出息,难道就不知道忍耐一下吗?蠢货!”

    可就在此时,那个爬出虫窟的蛛鬼王却赫然趴在了堆积如山的猎物上面,张开大嘴“吭哧、吭哧”大快朵颐起来,那个模样,好像是饿了很久。

    突然间,尚秉心中一动,看着不停贪食、身躯笨重的蛛鬼王,他好像有所察觉什么,于是反手一拽身边直发抖的曹弁,毫不犹豫的带着他向远处倒掠而去。

    “叽叽?!”二人离去时风声陡起,顿时引得蛛鬼王抬头四顾,可是对方早就消失无踪了,蛛鬼王只是稍微迟愣了一下,又开始毫不顾忌大吃起来。

    曹弁莫名其妙的被对方拽出去老远,他和尚秉一口气就跑出去将近二里地,此时曹弁把手一甩:“尚老,你究竟是什么意思?”

    “嘿嘿嘿,曹兄弟,你有没有注意到一件事情?”看到曹弁茫然晃了晃脑袋,尚秉便低声冷笑道:“你呀,真是头脑简单,仔细想想,咱们这两个月一直往返虫窟盗卵,为什么就没看见过蛛鬼王的踪影?”

    “对呀,我说怎么也觉得不对劲呢。”曹弁此刻挠着头说道:“要真是知道这岩窟里有如此厉害的妖虫之王,打死我也不敢潜进去。”

    “根据我的推测,这蛛鬼王之所以没有出现,是因为它的肚子已经大了,所以另找了隐秘地方静养的缘故……”

    刚听尚秉说到这里,曹弁登时失声低唿道:“你是说,蛛鬼王肚子里有虫卵?!”

    “没错,这可是极为罕见的蛛鬼王之卵,并非那些普通青气蛛鬼卵能够相提并论的好东西。”

    尚秉此时目光闪烁,掠过一丝贪婪的冷芒,他随即说道:“曹兄弟,怎么样?要不要和我赌一次,咱们不如再玩大一些,去把蛛鬼王的卵也全部盗出来,有了这样的东西,必然可以多得不少好处。”

    “这……”曹弁眼中也出现了贪婪之色,但是随即就被恐惧所掩盖,他连连摆手说道:“不不不,我害怕,那只蛛鬼王是半黑境界的怪物,我可不敢去招惹它。”

    “蠢货,你可真是烂泥煳不上墙的废物!”

    “啪!”尚秉此时凶相毕现陡忽一把扣住曹弁的颈嗓咽喉,他森然冷厉开言道:“不管怎么说,老子决定了的事情,由不得你拒绝,如果你敢不答应,我现在就宰了你,这两个月盗出的虫卵也就都归我了!”

    脖子发紧、翻着白眼几乎喘不过来气的曹弁闻听此言,登时满嘴发苦,他知道对方可是出了名的翻脸无情,自己要是说出半个“不”字,顷刻间就得脑壳搬家。

    “别、尚老,有话好说,我答应、答应还不行吗?”听到对方服软,尚秉这才松开了手,曹弁此时大口喘着粗气,揉着喉部艰难说道:“您……有什么吩咐只管说,只要不伤害我就行了。”

    “嘿嘿嘿,咱们一起合作多年,不到万不得已的话,我也不忍心伤了和气是吧?”

    尚秉一边言不由衷地说着,一边拍了拍对方的肩头:“曹兄弟,别在意,老夫也是心急了一些,忍不住失手,哈哈,失手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