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0827章 无故暴走(第七更)
    “叽叽叽”随着一声嘶叫,按捺不住馋意的尖嘴山陡忽扑到近前,伸出爪子嗤啦扯下一片鱼肉囫囵塞进嘴里大嚼起来。

    “哌嘎?!哌哌哌”就是这样一个在平常毫不起眼、经常会出现的抢食举动,惹得象蛇鸟突然瞪着赤红双眼昂首尖啸。

    霎时间,五彩怪禽的利爪勐然挠向山的面门,这完全不是平常那种互相打闹嬉戏的模样,挟裹无匹红气的鸟爪,竟是直接想抠破山的眼珠子。

    “象蛇鸟不对劲!”关横和若桃最了解五彩怪禽和山这一对损友的关系,要不是在外物影响失控情况下,不可能会有眼前的情景发生。

    说时迟,那时快,关横闪电般疾伸双手,“啪”的一声抱住了象蛇鸟身躯,滚向甲板一端,险而又险的让尖嘴山躲过了瞎眼的危机。

    可就在下一刻,尖嘴山突然唳叫一声,也变得癫狂了起来,“嘭!”刚跑过来的若桃正想查看情况,登时就被山暴起身形奋力撞中,她哎呦一声“腾腾腾”连退了七、八步,险些跌坐在甲板上,这也是若桃的尸鬼之躯够结实,要不然换了旁人非受重伤不可。

    “岂有此理,尖嘴山你竟然敢撞我?皮痒了是不是?”若桃此时勃然大怒,一挽袖子正要去教训山,关横赫然喊道:“不对劲,它们似乎是犯了同样的毛病。”

    关横的话音未落,他手里的象蛇鸟浑身微颤登时哀叫一声,紧接着自己的鸟喙里就淌出一股幽蓝色的腥臭黏液。

    与此同时,尖嘴山也晃着脑袋在原地转了两圈,勐然一头撞向面前的桅杆,“砰砰砰”作响。

    关横见状立刻叫道:“先制服它再说,这家伙皮糙肉厚,我倒不怕它自残,就怕大船的桅杆受不了,到时候再折了……”

    若桃闻听此言哭笑不得,只好扑上去挥拳打中山的后脑海,这家伙登时身子一歪瘫倒在了原地。

    “喂,甲板上怎么如此热闹?出了什么事?”恬琳和阿狗此刻也走出了船舱询问,关横立刻说道:“这两个倒霉蛋又中毒了,唉,胡乱吃东西的臭毛病真是屡教不改,咦?!小青猴,你在做什么?赶紧吐出来”

    原来就在关横和大家说话的时候,小青猴偷摸着爬向那条象蛇鸟吃剩的大鱼,伸出爪子抓过去就啃,关横见状顿时气急败坏的跑过去夺下鱼肉:“你眼睛瞎了?没看见象蛇鸟和山那两个笨蛋的下场吗?”

    “呜唧唧唧”被关横勒疼了脖颈,小青猴登时尖叫着挣脱开了他的掌心,随即翻身落地,可是这个时候,它却没有像山和象蛇鸟那样暴躁冲动,而是歪着头站在原地,显得有些不知所措的样子。

    “咦?你怎么没事?”关横见状也有些莫名其妙,阿狗此时走过来拎起五彩怪禽和山看了看,而后不确定的说道:“看起来真像是中毒了,可是咱们都看见小青猴也吃了几口鱼肉,为什么它一点问题也没有?”

    商恬琳突然说了一句:“该不会是鱼肉没问题吧?”

    “喂喂,我的解药都快配制完成了,你们都出来做什么?”白胡子老头彭进祜此时有些不高兴的走了出来:“只要把材料放置一夜,明天……”

    “彭老爷子,你来的正好,我家象蛇鸟、尖嘴山胡乱吃东西又中毒了,你快看看,就是都吃了这条鱼造成的。”

    关横说着把手里一条残鱼递了过去,白胡子老头凑过来看了两眼,随即笑道:“呦,好肥的鲆河青鱼,用来清蒸最好吃,待会咱们晚餐吃最合适,要是能再小酌几杯的话,嘿嘿嘿,那可就再好不过了。”

    闻听此言,关横陡忽把脸一沉:“老头,你别开玩笑了,这条鱼有毒,难道说你是顾嘴不顾命?”

    “有个屁毒!”

    彭进祜此时把脑袋摇得像拨浪鼓,他满脸笃定地说道:“不要说老夫是识毒辨毒的大行家,光是凭我吃遍这鲆河里所有鱼类的阅,也可以肯定的说一句,这条鱼,新鲜!无毒!只要现在下锅,我当场就敢吃给你看。”

    白胡子老头的话说得铿锵有力,关横他们几个人却是面面相觑,若桃此时嘀咕道:“如此倒是可以解释小青猴吃了鱼肉为什么没事,原来根本就不是这条鱼的问题。”

    “都躲开,让老夫看看这两个小家伙到底出了什么毛病。”彭进祜大模大样走到了关横面前,一把夺过昏昏沉沉的象蛇鸟,他翻开对方的眼睑仔细看了看,便立刻叫道:“快,把那只大老鼠也揪过来。”

    众人见到白胡子老头一扫刚才轻松模样,换上了一副凝重之色,便立刻把尖嘴山抱到了他的跟前。

    “唉……果然不出我所料,这可不是什么普通的毒,很棘手啊。”

    彭进祜此时说道:“现在大家先不要做别的事情,赶紧让你们的巨虎、小青猴,都离这两个中毒的家伙远一些,我怕这毒素会在妖兽之间互相传播。”

    白胡子老头的话声音不大,在关横他们耳边却像是响起一个炸雷,若桃结结巴巴说道:“什、什么?!会传染……”

    “若桃,别发愣了。”恬琳此时火急火燎的拽了拽对方的袖子:“走,带着小猴和吞鬼虎先避一避吧。”

    少时片刻之后,大家把莫名其妙的小猴、巨虎赶进了一间空置的底舱,而后把门锁了起来。

    回到甲板上以后,彭进祜才捻着白须嘀咕道:“几十年没有遇见过这种奇毒了,真没想到,竟然在垂暮之年再次目睹,嘿嘿……”

    “彭老爷子,你也别光顾自己念叨啊,说给我们听听。”

    关横此时用两手拎起耷拉着脑袋的山和象蛇鸟,他苦笑道:“你不如就先告诉我这俩货到底还有没有救吧,万一要是救不活,我就把它们直接扔到河里去。”

    闻听此言,恬琳和若桃齐声叫道:“公子(关大哥)你太过分了!”

    “喂喂,你们要骂,也应该骂那个白胡子老头吧?”关横没好气的说道:“可是他说的山和笨鸟身上的毒会传染,我可是为了大家的安全着想……”

    彭进祜听了关横的揶揄之言,登时吹胡子叫道:“够了,是我说的此毒会传播不假,可是,我又没说‘人’会中毒!”(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