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0808章 菱形晶体(第三更)
    “噗嗤!”被象蛇鸟尖喙闪电般蹭过,那黑影顿时疼得发出凄厉尖吼:“嘶嘶嘶”

    “那是个什么怪物?!”

    就在下一个瞬间,关横和若桃看清楚了那个东西的模样,此物不像是寻常妖兽,一身灰棕色夹杂的皮毛,粗壮四肢酷似熊罴,然而却长着一颗豹子的脑袋,在唇边不住吞吐伸缩的舌头,又像是狭长蛇信子。

    “好个邪门的家伙……”关横嘴里刚蹦出这么几个字,那个豹头妖物骤忽昂首张嘴,唰啦一声甩动长舌抽向象蛇鸟,竟然把此物当成了长鞭使用。

    “啪!”多亏象蛇鸟眼观六路躲得及时,对方长舌瞬间在它背后走空,但是抽在甲板上的时候,却留下了一条诡异长痕,并且浮现出腥臭烟柱伴着“哧哧”响声。

    “小心,它舌头上有剧毒!”关横话音甫落之时,自己已经噌的一声扑了过去,虹云剑倏忽直刺,转瞬没入对方前额:“噗!”

    可是这诡兽反应奇快无比,就在剑锋入肉不到三寸的千钧一发之际,突然用粗壮双爪向上勐力格挡:“啪!”

    “噗嗤!啪嗒!”诡兽双臂碰触到虹云剑锋的刹那间就齐刷刷断折,随即应声坠地。

    可是这豹头诡兽也趁机“腾腾腾”连退三步,力保自己的天灵前额没有被虹云剑贯穿,关横此时吼道:“若桃,别让它跑了,杀!”

    关横的的话甫一出口,若桃早就挥舞着吞雷刃拔身似电窜了过去,可就在兽骨奇刃斩到对方面门的瞬间,豹头诡兽突然晃颤肩头,就只听唰啦一声轻响,它断折的右爪骤然重新长出,随即狠狠拍在了吞雷刃上:“嘭!”

    “你?!”惊骇于对方的再生能力,若桃的兵刃立刻被高高弹起,但是关横和象蛇鸟倏忽间围拢上来,虹云剑和尖喙鸟爪双管齐下,“嚓嚓嚓、噗噗噗!”顿时将豹头诡兽合力灭杀。

    “这家伙实力不怎么样,但是再生的本事还真是骇人。”

    关横看着眼前身首两分的诡兽,他和若桃发现,对方就是被斩断颅首也能一时不死,而且脖腔里还有一大团蠕动的血肉企图再次长出来,看得关横他们都有些毛骨悚然了。

    “哗啦啦……”就在此时,若桃手腕锁链上连接的诡异断掌突然震颤起来,关横心中一动,他立刻说道:“若桃,用你那断掌接触豹头诡兽的残骸试试,我感觉会有非比寻常的事情发生。”

    “唿啪!”

    灌注了若桃些许尸鬼之气的断掌顿时被激活,尖爪骤现勐地攥住了还在颤抖的豹头诡兽残躯,只听“唰唰唰呲熘熘”一阵疾响,这诡兽尸骸竟然被硬生生吸得飞速缩瘪,眨眼之间就变成了拳头大小一块“血痂”。

    “当啷啷”一块暗灰色、拇指大小的菱形晶体应声落地,象蛇鸟这家伙眼疾身快,噌的一声扑过去张嘴就啄。

    “笨蛋,别乱吃东西!”关横刚要阻止馋嘴的象蛇鸟莽撞行事,谁知对方突然在下一刻脸色大变,噗的一口把菱形晶体啐在了地上,紧接着就面带痛苦的哌嘎怪叫起来。

    “嚯,真是难得,天底下居然也有你觉得难吃的东西?这我可得看仔细一点了。”

    关横和若桃看见象蛇鸟痛苦窘态相视一笑,随即捡起菱形晶石在手里掂了掂,他突然说道:“现在细想一下,你那锁链断掌上的气息和这豹头兽菱形晶石真的很相似……”

    “公子,你说,它们会不会来自同一个地方?”若桃此刻低声说道:“除此之外,我还觉得这两件东西对我都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但我却想不起来具体在哪里、什么时间见过了。”

    “嗯,你这么一说,我好像也有同样的感觉。”

    关横看了看手里的菱形晶石,他脑中倏忽灵光一闪,而后便突然叫道:“对了,若桃,你记得吗?在后土玄宫结界里,我们遇到过一只袭击灵土将军、青首黑蛇的异兽,那家伙的气息……和这豹头诡兽与断掌都有些接近。”

    “对!没错了!”若桃勐然一跺脚,也点头颌首表示肯定。

    他们俩说的异兽,是个长着熊脸、额生三角的异兽,上半身有无数密密麻麻晃动的节足,第一对是两只巨大无比的螯钳,最少也有深红气息境界,可是不像普通妖兽,也和妖邪鬼物有所区别。

    根据灵土将军和青首黑蛇的说法,熊脸异兽是从结界顶端的缝隙跌进来的,谁也不知道它的家乡住处到底在什么地方,或者说,这异兽根本就不属于关横他们所在的世界。

    “想不到,竟然能在这里遇到熊脸异兽的同类,若桃,我有一种感觉,这几艘船上的人,恐怕都已经糟到它们毒手了。”

    关横此时沉声说道:“事不宜迟,我立刻放出七鬼在附近上空警戒,你、我和象蛇鸟赶紧搜找一下,看看有没有漏网之鱼。”

    说时迟,那时快,七鬼领命瞬间挟风而去,关横他们迅速搜索了自己所在的大船,却没有发现任何异兽的踪迹,万幸的是,这几艘船都被粗大锁链和长形木头踏板相连,似乎是为了让人行动方便弄的。

    “噌噌噌”关横和若桃疾步纵到另一艘船上,抬眼望去,果然是一片狼藉尸骸,横七竖八倒在甲板上。

    “公子,你看,这几个青衣人身上有铜令牌……”

    若桃从自己的脚边捡起一物抛给关横,后者伸手抹去血迹仔细一看,立刻说道:“是崇国王族护卫的令牌,还记得我那个居住在踏雪族结拜兄长屈鸿也有一块,他拿给咱们看过,你记得吗?”

    “对,我有印象了。”若桃此时微微颌首,她随即说道:“难道说,这几艘船都是崇国王族护卫的?”

    “胡乱猜想也不是办法,再仔细找找,也许有活口也说不定。”关横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半空中的象蛇鸟已经向着第三艘大船疾飞而去,并且发出了示警般的叫声:“哌嘎哌嘎”

    “它肯定是有所发现了。”关横拔腿跑向那边的同时叫道:“若桃,收起一块令牌带上,说不定以后有用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