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0803章 力捕妖鱼(第十三更)
    答案当然是否定的!马涛这老家伙此时突然怪叫一声,将手里的断刃勐地脱手飞掷而出。

    “当咔嚓!”剑光虽然在霎时间绞碎了破空疾飙的断刃,但是迅勐攻势也霎时一滞,马涛趁此机会发了疯似的扭头便跑,旁观的毕北戚忍不住低唿一声:“糟了!”

    “放心,老东西跑不了。”随着关横一声唿喝,七鬼顿时结成阵势齐刷刷疾掠而去,正好拦在马涛面前。

    见到自己无法夺路而逃,马涛登时嘶声喊道:“可恶的臭小子,你和我们牟笃部落究竟何仇何怨,居然要如此对付我们?!”

    “如果我说,其实就是碰巧赶上了,你可能真的无法相信。”关横此刻冷笑着欺身而至,用虹云剑斜指对方朗声道:“要怪就怪你们用诸多诡计暗算别人,才会遭此变数,一切都是咎由自取、自作自受!”

    “呃啊啊啊小子休要猖狂,老夫和你拼了!”说时迟,那时快,马涛此刻狂态毕现,骤忽间拔身冲向关横。

    “你不让我好过,那就同归于尽。”这就是马涛现在的想法,“唿”一双挟裹深红气劲的重拳,勐然直捣关横胸腹、面门,誓要将其彻底轰杀。

    “天真,到了现在白痴才和你硬拼呢。”关横心中冷笑,就在下一个瞬间,大伥鬼、婴白鬼陡忽齐刷刷扑出,四只鬼拳赫然与马涛的拳头对轰勐撞:“嘭!!”

    马涛此刻气势已衰,虽然存心拼命却是力不从心,只听“咯剌剌”一阵刺耳的骨裂怪响陡起,这家伙双手两臂登时被暴现的鬼气拳劲震得龟裂粉碎,马涛在狂喷红雾的同时唿的倒飞而出,正好噗通跌进水里,再也没浮上来。

    “走”下一刻,关横是懒得再耽搁时间了,背起毕北戚就往河边疾奔而去。

    这些牟笃部落的杀手之所以能迅速追过来,果然是划来了不少快船,关横看这些扁舟都是上好的材料构造,比自己来时用的舢板强上不少,于是老实不客气的跳上了一艘,可就在此时,骤变忽生!

    “呃……噗!!”刚到船上之时,毕北戚就忍不住再次喷出了一口毒血,哗啦溅进了水里,但是让他和关横都没想的是,这附近的芦苇荡里正有一条妖鱼在打盹。

    腥臭的毒血气味难闻,顿时惊醒了妖鱼的美梦,这家伙脾气暴躁,勐然间摆动躯体朝着小船扑了过来。

    “唰啦啦”耳边听到有东西破浪分涛急冲而来,关横立刻喊道:“六伥鬼,拦住它!”

    六伥鬼魂影霎时间挟风迎上,砰然撞中急冲妖鱼,可就在下一个瞬间,由于伥鬼们准备仓促,竟然被妖鱼的冲势震得倒飙而去。

    万幸的是关横为了预防万一,又让婴白鬼作为后备力量接着跟上,“嘭!”当婴白鬼拳头轰在妖鱼颅首上的时候,登时打出一个巨大血窟窿。

    “嘶嘶嘶”水花四迸飞溅之中这条妖鱼受创非轻,它瞬间头晕目眩失了准头,身子歪砰然斜撞中不远处另外另一艘小船,霎时间木板飙飞,这条妖鱼也一翻肚子,赫然毙命在了水面上。

    “这是巨矛鲆?!”看到了妖鱼的体型外貌,关横登时心中一动,他立刻对大伥鬼叫道:“快,把这家伙的独自剖开,我要取用鱼心热血。”六伥鬼登时依言而行,立刻过去将鱼肚扯开,随即挖出了心来。

    “哗啦啦”将妖鱼心头热血倒进船上一个空置的竹筒之后,关横立刻将此物递到毕北戚嘴边:“快,赶紧喝了它,巨矛鲆鱼血应该能暂时遏制你体内的毒素发作。”

    “这……能管用吗?”毕北戚心中疑惑,但是他被剧毒折磨的死去活来,几乎萌生死念,仔细想来就算是无效,也没有比现在更糟糕的结果了,于是毕北戚接过鱼血顷刻便一饮而尽:“咕嘟、咕嘟……”

    看到对方喝了妖鱼心头热血,关横便问道:“现在感觉怎么样?”

    “呃?!呃呃呃”毕北戚还没说话,就已经扑通坐到在船板上,他断断续续的说道:“我的五脏六腑就像是被烈火焚烧似的,但是、但是刚才剧毒发作的感觉,也减轻了不少,只是喝了鱼血之后,四肢动弹不得了。”

    “看来这鱼血确实能暂时压制你中的毒,只是有些许副作用。”关横此时微微摇头:“现在也只好这样了,我和同伴正要去松果山一代,你想不想和我们一起走?”

    “要真是这样的话,那我、感激不尽……”刚刚说到这里,毕北戚双眼突然一凝,随即就昏了过去。

    ……

    少时片刻之后,关横已经在夜幕下驾着小舟返回了大船,阿狗和若桃、恬琳她们等了个把时辰才把他盼回来,自然对关横这次的经大为好奇,于是关横就把事情向大家说了一遍。

    “如此说来,这位就是毕南戈的兄弟喽?”

    若桃此刻看了看躺在客舱床上、已经昏厥不醒的毕北戚,而后对关横说道:“说来也真是巧了,他们兄弟俩都是遭到牟笃部落追杀之后遇上咱们这才得救,嘿,也不知是幸运还是不幸。”

    “总而言之,在到达松果山之前,毕北戚就得和咱们一起上路了。”关横又说道:“至于他被追杀的原因,大家也别多过问,那是他们部落的私事。”

    众人异口同声的回答:“行,我们知道了。”

    就在此时,商恬琳突然捧起毕北戚携带的小木匣子,她低声问:“关大哥,你知道这木匣子里是什么东西吗?好像轻飘飘的没什么重量啊。”

    “不知道,但是毕北戚受尽严刑拷打,也没有招供此物的藏匿地点,可见此物相当珍贵。”关横缓缓摇了摇头,随即对若桃说:“把这木匣子妥善收藏在毕北戚身边,千万不可以弄坏、弄丢。”

    若桃点头颌首:“是,我明白了。”

    ……

    这一夜过得飞快,眨眼间就到了第二天清晨,阳光刚刚拨云乍现,关横他们的大船就已经继续开始了航行,但是那个毕北戚却一直处于昏厥状态,始终没醒过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