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0796章 又出意外(第六更)
    听到关横这句话,巨猿首领便是一愣,关横又接着说道:“今天我是没时间和你计较,否则的话,杀尽你们这些妖猿,对我来说也不过是易如反掌的事情,哼,七鬼在这里盯着,我离开的时候,这群猴子要是有什么异动,你们立刻把手边擒住的妖猿全宰了!”

    说罢,关横撤剑还鞘,扭身便走,他此时有些担心象蛇鸟和冷澎父子的安危,故此没有对这群妖猿斩尽杀绝。

    ……

    与此同时,在树林的另一边,象蛇鸟和冷澎果然遭遇到了强敌拦阻。

    那群家伙就是刚才和三趾马脸猿恶战的妖蛇,此时在巨大妖蛇的指挥下,将象蛇鸟团团围住。

    原来妖蛇们不是想为难冷澎,而是那条领头的妖蛇在象蛇鸟路过此地时,感到了它身上那股对蛇类的“天敌气息”。

    象蛇鸟以捕食妖蛇为嗜好,身上早就沾染了无数妖蛇惨死的味道,领头妖蛇见到了它顿时气得怒不可遏,立刻让整群同族将冷家父子和五彩怪禽全部拦截了下来。

    但只见此时的密林中,方圆数十丈的草窠里、树梢上,乱石堆缝隙里全是嘶嘶吐信的妖蛇,冷澎见状顿时吓得魂飞魄散:“不好!”

    但是象蛇鸟见到蛇群之后却显得异常亢奋,正要飞过去和对方恶斗,却突然想起了关横的话,只好缩回到冷澎身边,一心保护这对父子的安全。

    就在此时,一阵冷风刮过,冷澎背上的小孩锦儿突然晃了晃脑袋,悠悠醒转了过来,他看到冷澎之后,立刻开心的叫道:“爹爹,你来救我了吗?我好害怕呀……”

    “锦儿乖,别着急,爹爹马上就带你回家。”冷澎生怕此时儿子看见满地的妖蛇再吓出毛病来,于是赶忙说道:“你先闭上眼睡一会,记住,千万别睁眼。”

    “嘶嘶嘶”说时迟,那时快,冷澎话音甫落,一条粗长妖蛇已经按捺不住从斜刺里的树梢上扑了下来。

    象蛇鸟哌叫一声闪电般疾掠而至,登时用双爪在对方前额上一扯一撕,这只青气顶峰的妖蛇立刻破颅而亡,随即浮出的妖魂就被象蛇鸟吸收殆尽了。

    周围的大小妖蛇眼见象蛇鸟如此凶残,非但毫无惧意,反而像是同仇敌忾似的不约而同发出嘶嘶怒吼,紧接着,又有数条强壮妖蛇扭动身躯从四面八方冲了过来,电光火石间就把象蛇鸟的退路彻底封死。

    “嗖嗤噗!”一支劲矢骤然挟风疾飙,正好掼进扑向冷澎的一条妖蛇,远处疾奔而来的关横叫道:“我来也巨蜂伥鬼,你去赶散蛇群!”

    “嗡嗡嗡”

    霎时间,巨蜂挟裹黑风鬼影倏地飞向蛇群上方,下一刻,它魂影急颤散发出了无数殷红之雾,这些雾气来的诡异迅速,关横也扬声喊道:“冷族长,你们赶紧往前跑吧,这雾气中有非常厉害的蛇毒,不要吸进去。”

    冷澎闻听此言,立刻答应了一声带着孩子疾窜而行,象蛇鸟在前方疾飞开路,利爪尖喙灭杀了几条拦路的妖蛇,登时遇冷澎杀出了蛇群重围。

    就在这个时候,大部分的低阶妖蛇都被巨蜂散发的气息吓得魂飞魄散,因为巨蜂曾经在毒龙谷杀败拥有毒龙王血脉的妖蛇,吞噬对方血肉和妖魂之后,它的魂影里就有了一丝毒龙王的威压,由此变成了天下妖蛇的克星。

    “嘶嘶嘶”“嘭嘭嘭!”有些妖蛇实力稍差,在被巨蜂伥鬼的气势碾压席卷过后,竟然不由自主爆体而亡,剩余的那些家伙也到扑通栽倒在地,一条条嘴边泛着“咕嘟、咕嘟”的黑液昏厥了过去。

    “嘶嘶嘶吼!!”头领妖蛇的咆哮霎时间响彻山林四野,但是它也扛不住这种毒龙王血脉的气势,若非自己的实力稍微胜过巨蜂伥鬼,只怕败亡也在顷刻间了。

    说时迟,那时快,关横毫不犹豫的前窜出手,虹云剑倏忽疾刺蛇身,只听“噗哧”一声轻响,登时在妖蛇之腹侧面留下一道狭长血痕。

    剧痛袭身之下,狂怒的妖蛇正想反击,却没留神挟风疾掠的七鬼此刻也围拢了上来,关横叫道:“杀!别和它客气,咱们赶路要紧,速战速决!”

    “吱吱”嘶吼声中,婴白鬼在瞬间用拳头轰中妖蛇下颌,那上面登时出现一个绽裂血洞,六伥鬼尖啸着围拢上前,你一抓,我一把,在嗤啦暴响中登时将那血洞伤口扩大无数倍。

    巨大妖蛇此时疼得不断咆哮嘶吼,但是挣扎之间却不知如何对付这些无形鬼物,只能落尽下风。

    “嗡嗡嗡”

    电光火石之间,巨蜂伥鬼突然挟风疾掠而来,照准妖蛇的心窝就是就是勐力冲撞,噗嗤声响中,妖蛇身躯赫然出现一个巨大血窟窿,巨蜂伥鬼趁机在里面用双颚“咔嚓”一钳,竟然硬生生拽出一颗硕大的妖珠。

    就在下一刻,妖蛇的尸骸扑通栽倒,巨蜂随即把妖珠抛给了关横,后者哈哈一笑:“做得好,我们走!”

    ……

    不一会的工夫,关横就已经追上了象蛇鸟和冷澎父子,打过招唿之后,关横突然想起一件事,他说道:“快看看这孩子身上是不是受伤了,我这里带着灵药,可以帮他敷一下。”

    冷澎心中凛然一惊,也想起了其中的变故,于是解下背上负的锦儿,关横随即检查了一番,突然注意到锦儿脖子上和左臂都有伤痕,只不过其中手臂上伤得比较轻。

    关横立刻问道:“锦儿,这两处伤口疼不疼?”

    “关大哥,我觉得自己的胳膊好疼,都已经抬不起来了。”锦儿说到这里的时候,关横却微微颌首点头:“嗯,能感觉到疼痛的话,那就问题不大。”

    “可是……”锦儿突然伸出手想去抓脖子上的伤口:“这里好像很痒,我、我恨不得抓烂皮肉来解痒。”

    “千万别抓。”

    “啪!”说时迟,那时快,意识到不对劲的关横立刻攥住了锦儿小手,他立刻对冷澎说道:“快,把他领子上的衣襟扯开,让我再仔细看看那里的伤口。”(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