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0793章 峡谷兽斗(第三更)
    “明白了!”冷澎此时不敢犹豫,再加上他逐渐对关横的实力有了信心,便拔身似电疾追而去,关横在他身后扬声喊道:“别忘了,稍微追赶一下做做样子就行,不然的话,这狡猾家伙是不会放心返回窝巢的。”

    隐隐约约听见了冷澎答应一声,关横此时扭脸看向几只妖狼,他脸上突然掠过一丝古怪笑意:“你们这些家伙运气真不错,竟然遇到我这么一个只有青气境界的对手,此外……”

    “唰唰唰”说时迟,那时快,关横身边骤忽冒出七道挟裹着凌厉狂风的魂影,他接着说道:“还有非常厉害的七个红气鬼物做对手。”

    霎时间,那几只荆背妖狼便觉得周围气氛不对,狼脸上不由自主出现了骇然之色。

    ……

    此时此刻,追踪妖猿的冷澎和象蛇鸟竟然也遇到了意外的情况。

    那只妖猿借着夜色昏暗又有茂密树冠作为掩护,“噌噌噌”几下疾纵便拉开了和后面追兵的距离,可就在这个时候,妖猿突然挥动长臂重重打在身边一棵巨树上,只见满树枝叶霎时间哗啦啦疾落而下。

    电光火石之间,十几只吱吱怪叫的红蝠突然出现了。

    “红血蝠?!”冷澎久居本地,当然知道这种在夜晚徘徊山林之间吸血妖兽的厉害,他禁不住放缓脚步把鱼叉横在身前严阵以待,说时迟,那时快,象蛇鸟倒是毫不客气的急冲了过去。

    “啪!”鸟爪、蝠爪瞬间碰击,那只红血蝠竟然扛不住五彩怪禽的勐力攻击,倒飞之时砰然撞在树上摔成了肉泥。

    “哌嘎噗!”刹那间,象蛇鸟突然喷出自己的妖珠,此物挟风疾飙先是撞在第一只妖蝠头上,紧接着又连续洞穿了三只妖蝠躯体,这才被五彩怪禽唿的一下吸了回去。

    见此情景,冷澎不由自主脱口赞道:“好厉害!”就在此时,他身背后传来一声喊:“小心前面。”

    倏然间,三只红血蝠迸发凶芒挟风冲向冷族长,对方也是在顷刻挥舞鱼骨短叉相迎:“滚!”

    “砰砰砰噗嗤嗤!”鱼叉威力无俦,霎时绞碎几只妖蝠躯体,漫天血肉、红雾迸飞,顿时吓得剩余的妖蝠啪嗒扇动翅膀逃遁而去。

    “哌嘎哌嘎!”象蛇鸟此时杀得兴起,正要追去,关横没好气的喊道:“笨鸟,你要是敢因为贪玩耽误正事,我就把你扔下不管了。”

    象蛇鸟听了这句话,身躯一滞差点没从半空栽下来,此时,冷澎扭头问道:“关兄弟,那几只妖狼都摆平了?”

    “嘿嘿,几只狼崽子不老实,结果被我收拾了一顿,就吓得夹着尾巴逃跑了。”关横低声问道:“怎么样?妖猿熘走了吧?”

    冷澎微微颌首道:“是啊,就这么被红血蝠的拦阻一耽搁,那只死猴子真的消失不见了。”

    “不用担心,我和大伥鬼之间有一种非常密切的联系,再说我身边的其余鬼物也能感觉到它的位置。”关横此时对冷澎一招手:“族长,你就和我一起走吧。”

    二人也不多话,在林中向前又疾行了一阵,终于来到了密林尽头的峡谷。

    “这里就是妖猿的窝巢吗?”听到关横的低声询问,冷澎缓缓摇头:“我也不太清楚,虽然久居本地,但是临涛水寨只在河边安家,对于山林里的妖兽栖息分布,我也只是一知半解。”

    冷澎的话音刚落,象蛇鸟在关横肩头倏忽有了异动,关横轻轻一弹它的脑门:“别再聒噪了,去,自己飞到树梢上躲起来。”

    闻听此言,象蛇鸟只好疾抖双翼飞上了附近一棵大树。

    此时此刻,关横和冷澎耳中骤然听到一阵让人毛骨悚然的声响:“嘶嘶嘶嘶嘶嘶”

    这一阵声音掠过耳边,关横双眸倏忽收缩,他心中暗道:“难怪象蛇鸟刚才险些失控,看这动静明明是有一群要妖蛇经过,象蛇鸟最爱吃的就是这些家伙。”

    冷澎此时看到自己藏身的岩石前方七、八丈之外,由远至近急速蠕动过来大量妖蛇、妖蜥,心中不禁又恶心又惊惧:“要是我只有一个人遇上这群妖蛇,怕是十死无生了。”

    就在此刻,关横却让周身的六伥鬼魂影缓缓浮现而出,尤其是巨蜂伥鬼,更是守在关横他们最近的位置,严阵以待。

    说时迟,那时快,就听见不远处峡谷中传来一阵阵“咕叽叽、咕叽叽”的猿吼声,看来像是一整群三趾马脸猿合作发出的声音。

    那群妖蛇的领头者,是一条浑身花斑鳞片的独瞳妖蟒,在听见猿吼声之后,这家伙登时勃然大怒,像是受到了什么不可忍受的挑衅,于是便对身后的族群大声嘶嘶怪叫,驱使着众蛇冲向峡谷那边。

    “关兄弟,它们这是……”听到冷澎如此询问,关横沉声说道:“不管怎么说,有猿声鸣叫的地方,总得过去看看,走吧。”

    关横的话不是没有道理,二人的目的本就是来寻找男孩冷锦,对方极有可能遭到妖猿掳劫,就算是要面对猿、蛇两方妖兽的威胁,他们也只能一探究竟了。

    少时片刻之后,关横他们悄无声息的摸到了峡谷附近,却勐然发现了令人惊骇的一幕!就见峡谷内中间位置,有一座天然形成的高耸石台,上面歪歪斜斜戳着一根木桩,上面被粗藤紧紧缠绕了无数圈,正是捆缚着一个孩子。

    “锦儿……呃?!”一时冲动之间,冷澎就想扑上去解救儿子,但是却被关横一把拉住胳膊,对方低声叫道:“别着急,你看看,那石台下面都是什么?太危险了!”

    关横说的话一点都不夸张,此时此刻,石台下面泾渭分明的分成了两股势力:一边是不断嘶吼嚎叫的、捶打胸膛挑衅对手的三趾马脸猿,一边是个个高昂颅首、嘶嘶吐信的妖蛇。这两群家伙此时已经开战了,却不是大群混斗,而是令人更惊奇的单打独斗!

    就见猿与蛇两群中间有方圆十丈左右的空地,一只额头上生着两撮白毛的壮硕妖猿正与自己的对手黄鳞怪蜥进行着殊死恶战。(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