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0777章 出言戏耍(第十二更爆发)
    “嘭!”二者兵刃相拼,手持长剑的梁榷稍微吃亏,到底没胜过挥舞沉重铜杖的胡荻,登时被震退数步,背脊不由自主狠狠撞在了身后石壁上。

    “可恶!”梁榷低吼一声,正要扑过去拼命,头顶上倏忽有滴答声响起,一点温热的血迹突然掉在了梁榷额头上。

    “这是……”梁榷伸手一摸脸,掌心有红,他昂首观看,登时撕心裂肺的悲号一声:“兄弟,梁骠!!呃啊啊啊——”

    眼看着自己的兄弟梁骠被人用矛枪钉进山壁缝隙,鲜血几乎流尽,梁榷立刻气得目眦欲裂:“是谁,这是谁做的?!我要杀了他——”

    就在这个时候,那个莽夫模样的胡荻突然哈哈一笑:“梁榷,你兄弟素来出手狠毒,手底下杀戮人命无数,如今遭了这种下场,活该,呵呵呵——”

    “你这老狗竟然敢……呀啊啊!!”

    “唰唰唰唰!”被对方的话语彻底激怒,再加上兄弟惨死,梁榷骤忽间精神失常,昂首狂吼,他周身深红气息再次起了变化,竟然缓慢出现了一丝淡淡的漆黑。

    胡荻此时凛然暗惊:“糟糕,没想到他竟然趁此机会彻底迈进了半黑境界。”

    “不能让梁榷彻底进阶,要不然老子就有大苦头吃了!”胡荻人老不糊涂,顿时一声暴喝,豁尽全力暴现自己的深红气劲,霎时间挥舞铜杖直捣对方胸椎:“要你命——”

    “嘭!”铜杖打中对方的瞬间吐劲,只听梁榷身上骨骼被震得咯剌剌作响,霎时间断了五、六根,但是这梁榷却陡然狂笑道:“来了就别想跑!”

    “啪!”五指如钩似钳倏地紧扣对方铜杖,胡荻想要回夺根本力不从心,就在下一个瞬间,梁榷另一只手的长剑挟风递进,“噗嗤!”搠进对方肋下足有尺余。

    “伊呀呀呀——”剧痛袭身之下,胡荻顿时松开了铜杖,一双拳头雨点似的落在了对方头脸上:“砰砰砰砰!”

    一个浑身浴血,一个脸颊塌陷,堪称半斤八两,不相上下,可是迈进半黑境界的梁榷毕竟强悍几分,说时迟,那时快,这家伙骤然翻转手腕旋拧剑锋,硬生生撕裂了对方身躯,“嚓”的一声撤出了剑刃。

    “扑通——”原本仗着实力稍胜一筹,追击梁榷的胡荻终于倒在了对手面前,梁榷在下一个瞬间狂笑着在对方身上又斩又劈:“杀了你、杀了你!”

    此人在癫狂中情绪激动,这才碰巧进阶半黑境界,却已经丧失了心智,唯独还记得的事情,就是想替亲弟报仇,梁榷此时对着已经变成稀烂血肉的残躯狂笑:“桀桀桀——该死的,你敢杀我兄弟,我要……呃?!”

    “不对不对!”此时此刻,梁榷脑子又清醒了起来,他喃喃自语道:“胡荻这混账东西,一直追着老子跑,他、他是什么时候跑到这里杀老子的兄弟?难道这、这厮会飞不成?”

    就在此时此刻,上清峡谷口陡忽响起一阵长笑:“哈哈哈哈——你这白痴杀错人了,梁骠这杂碎是死在我手里,现在就让你知道知道仇人是谁!”

    “什么人?!”梁榷此时癫狂发作,他嘶声狂喊道:“害死我兄弟的是你吗?”

    “不错不错,先告诉你仇人的名字。”关横此时领着卓征出谷,他存心戏耍对方说道:“我姓亲,名爹,知道我叫什么了吗?别认错人!”

    “你、你是亲……亲爹?”梁榷此时疯疯癫癫叫道:“为什么?亲爹要杀我亲兄弟?”

    “那还用问么?你兄弟不听话,所以才被我给宰了。”关横此时扬声笑道:“我现在还要宰了你呢。”

    “关大哥,此人已经疯了,要不然,你就放过……”旁边的卓征还没把话说完,关横立刻摆手说道:“这家伙没疯之前就已经凶残之极,疯了以后只会变本加厉,放过他,就是间接伤害、连累别的无辜者。”

    关横的话并非毫无道理,卓征登时无言以对,此时此刻,那梁榷突然目迸凶光,他厉声吼道:“亲爹灭了我亲兄弟,你不是好亲爹,我要杀了你!”

    “逆子无礼,那老子可就不客气了。”关横陡忽把脸一沉:“吞鬼虎、象蛇鸟,你们先上去教训他!”

    “嗷呜——”

    “呱嘎嘎嘎——”巨虎和五彩妖禽霎时间疾扑上前,“砰砰砰!”一双凌厉虎爪左右开弓狂扇猛挠,登时迫得梁榷“哇呀呀”暴叫,慌忙格挡不住后退,倏地,象蛇鸟突然飞到梁榷左耳附近,对准耳孔就是一声嘶鸣:“象、象、象——象蛇!!”

    “嘭——噗呲!”梁榷的左耳瞬息爆碎成了血肉模糊,脑部冲击造成大片空白,震得这厮脑袋不断嗡嗡作响,但是好巧不巧,竟然让梁榷陡忽恢复了清醒状态,他目眦欲裂的伸手戮指关横:“臭小子,你……”

    “混账东西,不认识自己的的亲爹了?!”关横此时故意喝骂道:“给我继续教训他!”

    “嗷——”吞鬼虎在瞬间暴现浑身红气,气势汹汹的向前迫近,“唰唰唰——唰唰唰!”七鬼魂影瞬间浮现而出,俱都是红气缭绕,嘶声狂吼不断,梁榷要是疯疯癫癫不清醒,说不定会上前拼命,但是现在……却只剩下惊骇之心了!

    “梁骠是我杀的,那是因为他该死,下面就轮到你了。”耳边响起关横的话语,梁榷登时魂飞魄散,他现在哪里还顾得上为兄弟报仇,自己能逃命再说吧。

    说时迟,那时快,梁榷瞬间将掌中长剑抖手飞掷,倏地飙向关横面门:“去死吧——”

    “哼!”关横眼皮也没抬一下,对方剑刃就已经被大伥鬼砰然打飞,电光火石之间,梁榷“噌噌噌”倒掠而出,拔腿就向远处跑去,可是这厮脚下没有跑出去百十步,就已经被一只彪形巨虎拦住了去路。

    “呃,你——”“嘭!”对方嘴里刚吐出两个字,就已经被吞鬼虎撞中胸椎,梁榷登时“噗”的飙出一股红雾,身躯刹那间在空中划弧,扑通又栽到了关横的脚边。(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