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0776章 王之怒火(第十一更)
    “嗷——”身躯数丈高的石鬼王倏然间狂吼出拳,以撕裂空气般的速度轰向关横,那挟裹深红气劲的重拳关横如何敢硬接,登时在瞬间挪移身形暴退数丈闪避。

    “轰——砰砰砰!”

    石鬼王重拳轰入地面使其倏然塌陷,登时打得十丈之内出现无数龟裂痕迹,关横脚下一个趔趄险些栽倒,可就在下一个瞬间,石鬼王竟然使出了与自己身形绝不相符的迅疾速度,噌的一声疾窜而出,双拳再度直捣猛袭。

    “呼——唰!”面对晴天霹雳似的一击,关横赫然拔身而起,纵跃丈余,竟在瞬间落在对方臂膀之上,“锵——”虹云剑倏忽出鞘,只见空中寒光迭现,“嚓”的一声轻响过后,石鬼王左手砰然坠落地面。

    “呃!!!”痛吼声霎时间响彻云霄,虽然石鬼王无血无肉,但是断肢之苦又岂能毫无反应,说时迟,那时快,这只已臻半黑境界的疯狂石鬼王就向着关横发动了铺天盖地的拳影疾攻。

    “砰砰砰、嘭嘭嘭、乒乒乓乓——”转瞬之间,地面上出现了无数重拳砸出的坑洞,一时间,沙石四迸、浮尘激荡,关横豁出命似的拼命躲闪过了所有攻击。

    “啪!”可就在下一个瞬间,石鬼王化拳为爪瞬间挟风扣向关横天灵额头,这一巴掌落下时好似遮云蔽月,关横的头上顿时漆黑一片。

    “轰隆——”石鬼王一掌轰击在地面上,竟好像在瞬间把关横整个人都打进了地里,当这家伙手掌迅速拿开之时,关横却在数尺外叫道:“喂,你在看什么呢?我要反击了——”

    “唰!嚓嚓嚓!”电光火石之间,关横的虹云剑倏地展开攻势,剑锋疾掠,点刺削砍,霎时间在石鬼王身上留下无数坑洞。

    “嗷嗷——”暴吼声中,极力格挡攻势的石鬼王不惧疼痛,但是依然感到虹云剑锋芒的威胁,因为就在刚才甫一接触的瞬间,这柄剑就削断了自己的手腕,仿佛石鬼王那骇人的超高防御力在虹云剑面前就是泥捏、草扎一样。

    “下一剑削掉你半个脑壳!”关横厉吼声响起的同时,剑锋果然点向石鬼王面门,这家伙为了防止要害受损,登时陡起双臂护住脑袋,可关横瞬间变招,顺势一剑狠狠劈向石鬼王的脚踝。

    “当!嚓嗤——”剑锋陡转半圈,倏然间旋下了对方腿部石片,只是可惜没能斩断其腿。

    “呜——呼噗!!”说时迟,那时快,腿伤受创的石鬼王毫不犹豫使出压箱底绝技,将一颗拳头大的石鬼之珠陡忽喷向关横。

    “砰!”关横一剑得手还没来得及高兴,登时被石鬼之珠打中小腹,疼得他顿时眼前发黑,“哇”的一口逆血疾喷而出。

    “呼!”趁着飞珠伤敌,关横身躯倒飞之际,石鬼王重拳再度袭来,势要将关横打得粉身碎骨,可就在下一个瞬间,关横陡忽喝道:“可算来了!”

    “呜呜呜——”数声凄厉鬼啸赫然响起,解决了其余石鬼小卒的六伥、婴白诸鬼迅速来援,霎时破空撞中石鬼王的拳头。

    就只听半空中“咯剌剌”暴响不断,石鬼王的臂膀忽地砰然震碎,转眼只剩下了光秃秃的半截残肢,这家伙就是再厉害,也难以抵挡七鬼联手一击,自然落个重伤收场。

    此时此刻,关横紧咬牙关将打中自己小腹的石王鬼珠揣了起来:“哼,吃你一招,换你的本命鬼珠,老子值了!”

    “作为回礼,尝尝这个吧!”“唰!”关横此时瞬间摘下似雪弓,“啪嗤嗤——嗖嗖嗖——”一口气连出六箭,登时向着不远处的石鬼王疾飙而去。

    劲矢摧枯拉朽,瞬间攻到石鬼王面门,这家伙此时双腕俱断,情急之下立刻挥舞残臂格挡,可就在下一个瞬间,七鬼再次挟风狂啸猛袭石鬼王双足,这家伙登时惨吼一声,双脚也随之“咔嚓”一声齐刷刷折断。

    “唰——啪、啪、啪、啪、啪、啪!”挟风劲矢毫无偏差的钉入石鬼王眉心、双眸、颈嗓、心坎等地方,每一支都力透其躯体,直没箭羽!

    “轰隆!咣当——”中间的同时,石鬼王身躯崩毁塌碎在原地,在那一瞬间仿佛地动山摇,紧接着,一道鬼王残魂霎时间飘出残骸,关横一挥手叫道:“七鬼,分了它!”

    “噌噌噌——”得到命令的七鬼瞬间疾掠而至,堪堪拦住想要逃窜的石鬼王魂,登时将对方扯成七片,囫囵吞噬殆尽。

    “这石鬼王残躯就是最好的古镜石,多多收集一些,然后就去找卓征。”关横想到这里,立刻将几大块石鬼王残躯包裹好,拎起来向着远方便走。

    ……

    此时此刻,上清峡附近的山道上,两条急速人影一前一后,互相追逐,其中一人吼道:“梁榷,你跑什么?老子今天非杀你了不可!”

    那跑在前面的梁榷个头不高,一身青衣,满脸雀斑丑陋之极,他一边疾掠一边喊道:“姓胡的,你别迫人太甚,老子是拿了你的报酬,答应炼制‘禽血丹’,可是材料不足,炼不成丹药,你不能只怪我一个人呀!”

    “少废话,拿了报酬不给丹药,我要你死——”

    “噌噌噌!”追逐梁榷的胡姓老者骤然间几个起落,竟然提速追到了对方近前,掌中五尺古铜杖呼的挟风打向梁榷腰肋。

    “你——”虽然认识这胡姓老者几十年,知道对方出了名蛮横不讲理,但是万没想到对方说杀就杀,梁榷仓惶间拼命躲闪,还是被挟裹深红气息的铜杖戳中身躯,疼得他“哎呀”一声,不由自主腾腾腾往斜刺里退出去七、八步。

    “可恶,胡荻你这老畜生,竟然敢出手伤我?!”梁榷中招既疼且怒的,登时抓出腰间长剑:“老子今天就和你拼了,看看谁先死!”

    “锵——当当当!嚓嚓嚓!砰砰砰——”两个人认识几十年的红气强者,竟然因为些许小事搏命恶战,说出去也会让人笑掉大牙,也全是因为他们素来自私为己,恶人只为利益关系互分好恶,这就是狗咬狗,一嘴毛。(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