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0759章 黄雀在后(第九更)
    青年渔夫问道:“虫谷山坳那里到处都是毒虫猛兽,诺大年纪前往实在是太危险了,不如我去……”

    “不行,想要彻底根除毒瘴,必须前往虫谷山坳收集配制解药材料。”于伯此时解释道:“除了我,你们没有一个人可以辨识那些灵草的模样和效用,必须得是我亲自前往。”

    闻听此言,关横突然说道:“我看这样吧,去捕捉淡金鮻的事情可以让阿狗哥单独去,我和若桃、象蛇鸟陪着村长去虫谷山坳。”

    于伯微微颌首:“好吧,人多的话总是好办事,我刚才听汤枕说过,小兄弟你有一种可以抵挡毒雾的面罩,有没有多余的也给老夫准备一个,有了那东西,在虫谷里也会多几分安全。”

    “有有,这是赤鱬鱼鳔面罩,您拿去用吧。”关横刚把东西递给于伯,这时候突然发现有个小家伙在拽自己的衣角。

    “咦?小猴?你怎么又偷偷从船上跟过来了?”

    若桃此时也看到了那顽皮的小东西,随即用手拎了起来,关横此时瞥了小猴一眼,却发现对方好像有些不一样的地方了,因为自从喝了几口绿蛟之血以后,这癞皮青猴身上起了不少显著的变化。

    原本小猴浑身都是旧伤疤、血痂和脓疱,但是现在好像换了洁净皮毛似的,整身青毛锃光瓦亮,闪耀着奇异光泽,而且那些血痂和脓疱已经逐渐脱落、消失了。

    “呜唧唧——”小猴此时低叫着挣开若桃的掌握,噌噌两下跳到了关横衣襟上,死死抓住不肯放开,若桃笑道:“公子,它大概是想要和你一起行动吧。”

    “唉,我是无所谓了。”关横此时说道:“现在救人是最重要的,咱们应该赶紧出发。”

    “这位阿狗大哥,我认识去石鹰涡的路,就在村外不远的水域。”一个青年渔夫说道:“你要捉捕淡金鮻的话,我驾船送你过去。”

    “行,那就有劳这位兄弟了。”阿狗说完这句话,又扭头对关横言道:“你和若桃去虫谷也要多加小心,我先走一步。”

    把事情都交代完,阿狗就和青年渔夫急匆匆的离开了村长家前往石鹰涡了。

    此时此刻,村长于伯到屋里取了药篓和药锄,他说道:“关横小兄弟,咱们出发吧,唉,但愿今天能够少遇到一些毒虫。”

    闻听此言,若桃呵呵笑道:“村长,其实和我们同行的话,你最不用担心的就是毒虫袭扰。”

    “对呀,因为我们身边有它。”

    关横说到这里一招手,象蛇鸟顿时落在他臂膀上,呱叫低鸣了一声,关横随即言道:“我们这只象蛇鸟是妖蛇妖虫的天敌,只要遇到对方那是非得吞噬不可,蛇虫豸蠹之属但凡遇到了它,稍微跑得慢点就会没命的,更不要说是凑过来送死了。”

    “是吗?那我可就全靠二位和这个……叫象蛇鸟对吧,靠你们保护喽。”于伯此时背负药篓拄着木拐,引领关横他们出了红坡村,径直奔向数里外的虫谷山坳。

    就在这个时候,一艘从远处驶来的快船突然出现在河面上,没过多长时间就悄悄停靠在了距离红坡村不远的地方。

    “刘大人,我们已经靠着‘嗅香虫’找到了那‘贡品’的踪迹。”一个黑衣人在刘康面前低声说道:“好像就在前方不远的小渔村附近,咱们要不要下船去……”

    “哼,不用你说,我也决定这么做了。”刘康此时冷冷道:“让咱们身边剩下的弟兄抽调出二十人,这回我要亲自去找那该死的小东西,一定要把它夺回来!”

    刘康这话甫一出口,抓住船舷的双掌便一攥,登时将那粗木护栏弄得粉碎四迸。

    那个黑衣人看到刘康出手如此凌厉,心中凛然暗惊:“自从郑茷那家伙失踪之后,刘大人的脾气愈发暴躁无常,我还是避之则吉,免得收到连累,那可就有苦头吃了。”

    想到这里,此人不敢再啰嗦半个字,立刻躬身离去集合人手,随着老大准备下船行事。

    此时此刻,刘康心里其实比谁都焦躁,他心中暗骂:“那个该死的小畜生一逃走,害得老子损失大批手下,还要受牵连,要是见到它,我真恨不得立刻抓过来就摔死,可恶!”

    又复一想,刘康也是暗自咬牙:“但是这贡品关系重大,真要是在我手里遗失或殒命,我刘氏一族必然会受株连,再者,其余两大古国的人只怕是也收到风声了,对方真要派出黑气霸者拦截,我照样无法抵挡啊。”

    刚刚思忖到这里,刘康耳边突然响起了敲门声:“咚咚咚……”

    “进来!”

    “大人,之前派出去的人已经带回了共主大人的命令。”

    进门的手下人此时递给刘康一样东西,刘康接过来细看,脸色顿时大变,他心中暗叫不好:“共主大人派了本国霸者来接应我,可是现在贡品已经丢失,我要如何应付过去呢?”

    刘康想到这其中的利害关系,顿时急得想要抓狂,可是又不能在手下面前失态,于是急忙一挥手:“滚出去——”“是是是。”此人看到刘康额头上青筋直迸,立刻战战兢兢退出了舱门。

    “呃……棘手了。”嘴里刚刚嘀咕出了一句,刘康骤忽听到了舱门附近的甲板上响起了细不可闻的脚步声,这足音如此轻盈,却让他泛起了一种熟悉的感觉。

    “吱呀——唰!”说时迟,那时快,已经推门而入,刘康此刻就是惊弓之鸟,突然见到一个蒙面的灰衣人出现在门口,登时低呼道:“什、什么人?”

    “哼,是我!”话不多,仅仅三个字,却让刘康全身如堕万丈冰渊,霎时间从头顶凉到脚心,冷汗已然布满了背脊。

    “刘显……啊不,堂兄……你、你怎么还活着?”

    听到刘康听声音就念出自己的名字,那个灰衣人登时轻笑一声,挥舞袍袖撞在了舱门上,那道木门瞬息闭阖,此人这才说道:“康弟,真想不到,多年未见之后,你还能听出我的声音,不枉我当年照顾你一场,嘿嘿嘿。”

    刘康此时乍见熟人,却没有半点惊喜的意思,只因为他知道面前这个人可不是什么寻常亲戚,而是一个亡命天涯的杀星!(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