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0751章 再伤别离(第一更)
    “哗啦啦——”才刚走出几步的关横突然听到一阵锁链撞击的响动,他觅着这声音向前走去,拐弯之后陡忽看见青石板路的尽头竟有一个巨大无比的铁笼子,不但如此,还有个瑟瑟发抖的瘦小身影抱膝坐在笼子角落里。

    此时此刻,压住心中的好奇,关横跑到笼子前面问道:“喂,你是谁?”

    “我……”那个瘦小身影突然抬起头,关横看到那是个蓬头垢面的小女孩,正是之前说要和自己玩捉迷藏的那个孩子,但是此刻女孩衣衫褴褛,手脚腰间都被巨大锁链匝住,寸步难行,显得极为可怜。

    “你怎么会被关在这里?”关横见到这女孩如此可怜,他登时双手攥住铁笼栅栏,勃然大怒的吼道:“是谁?是谁在折磨这么一个小孩子!可恶呀——”

    “我已经被关在这里几千几万年了……”那个蓬头垢面的小女孩嗫嚅着说道:“你、你是好人吗?”

    “你说的这是什么话?哥哥我当然是好人了。”关横此时用力摇晃着栅栏说道:“我是个大大的好人,你等着,我马上就救你出来!”

    话音甫落之时,关横探臂膀就想拽出背上的虹云剑削断铁笼的栅栏,谁知道竟然一把抓空了。

    “奇怪,虹云剑、似雪弓……还有我身上所有的东西都不见了。”到了此时,关横才发现自己身上除了一身衣服和鞋子,什么东西都没剩下,简直是不翼而飞了。

    “可恶!”关横这个时候只求能赶紧救出笼子里的女孩,哪里还顾得了其他事情,说时迟,那时快,关横竟然捡起身边一块石头,狠狠地砸向铁笼的大锁。

    “砰砰砰——哗啦!”三、五下敲击,大锁“啪嗒”落地,关横扑进铁笼里就把蓬头垢面的小女孩抱了起来,谁知道猛然一拽他才想起来,对方还被粗大的锁链固定着呢。

    “嘭嘭嘭、啪!”手里的石块因为敲击锁链霎时间迸碎弹飞,不但划破了关横的脸颊,他因为用力过猛,连自己十指的指甲都已经因为血肉模糊脱落了下来。

    “呃啊啊啊——为什么弄不断?为什么?”

    就在这一刻,关横突然感到了心头泛起挫败和无力感,但他还是咬紧牙关拼命拉拽锁链,此时,他怀中的小女孩也哭了起来:“大好人,我知道你是大好人了,可是……你这么做是没用的,因为这几千几万年,我就是被始终锁在这里出不去的!”

    “傻丫头,你是不是被关傻了?”还以为对方因为遭到囚禁变得不正常,关横甚至伸手去摸女孩的额头:“不烫,没发烧啊。”

    “大好人,够了,你放我下来吧。”闻听此言,关横把怀抱的小女孩放在平地上,女孩此时捧着关横脱落指甲的双手,她突然哽咽落泪,嗫嚅着说道:“你是傻瓜吗?为什么、为什么第一次看见我就可以这么拼命相救?”

    “我只是第一眼见到你的时候,就认为你不该受苦!”关横斩钉截铁的说完这句话,又接着说道:“再说了,咱们也不是第一次见面啊,不是刚才还在山坡上玩耍……等等,你不是她……”

    关横这时才发现面前这个女孩,和山坡上遇到那个有些不同,这女孩蓬头垢面、衣衫褴褛不假,却与山坡上女孩的外貌一般无二,但是二女之间有个最明显的区别,山坡上的女孩明眸赤发,但是关横眼前这个头发……却是乌发如墨。

    “大好人……”黑发女孩看到关横眼中的疑虑,顿时有些慌张,她急忙说道:“你看到的不过是些许偏差而已,记住呀,真心要想救我的话,就先去搜集黑的……”

    “住口!!”就在这黑发女孩想要继续说下去的时候,青石板路尽头突然出现了另外一人的身影,那个正是关横在山坡上遇到的那个,梳麻花辫的赤发女孩,她此时叫道:“不可以听他的,不可以……”

    “岂有此理,你还想压迫我多久啊?”

    “哗啦——”铁笼中的黑发女孩此时一抖全身,那些粗重锁链登时消失不见,就在关横的惊愕表情注视下,黑发女孩呼的呼的冲了出去,直扑赤发女孩。

    “啪!”一记耳光打在了赤发女孩脸上,但是她却咬着牙说道:“这一巴掌,是我欠你的,但接下来我可就要还手了!”

    “你我的恩怨,岂是一巴掌就能揭过的?!”黑发女孩气势汹汹,不依不饶的还要动手,但是赤发女孩似有难言之隐,不断步步后退。

    “你们都住手——”关横这时候噌的一下纵落到二女中间,将她俩隔开之后说道:“有话好好说呀。”

    “没什么好说的,大好人,你要是真的可怜我,就先搜集‘黑色’的……”

    黑发女孩此言还没完全出口,赤发女孩终于忍不住爆发了,她扬声大叫道:“不对,别听她的,先搜集‘红的’。”

    “你们两个到底在说些什么?为何我会听不懂?”此时此刻,关横心中疑窦丛生,他越来越觉得二女嘴里所说的事情与自己有重大关联,但情急之下,却来不及仔细思索。

    可就在这个时候,关横的脚下却出现了不住旋转的巨大涡流,“嗤”的一声轻响,他半截身子就已经陷了下去。

    “喂,我还没问清楚,先别让我离开!”霎时间,关横预感到自己要是此时消失,短期内就别想在与这二女见面了,可是涡流吞噬的实在太快,关横的耳边几乎听不到对方喊话的声音。

    说时迟,那时快,那赤发女孩疯了一般扑向关横所在的涡流,她两眼含泪呜咽着嚎哭道:“我好后悔,为什么不和你多说几句话?别离开我呀……阿横!!!!”

    就在这一瞬间,和赤发女孩见面的情境走马灯似的,掠过他的眼前……

    “那你呢?你要是不怕生的话,就陪我玩吧。”

    “哈哈哈,你、你这个样子哪里像小兔啊?!分明就是一只小狗。”

    “哎呀,猜拳好像没什么意思了,不如这样,咱们来玩捉迷藏吧,捉到我的话,名字自然会告诉你,我先藏喽——”

    双方话语不多,就好像不必多说什么,就能猜出彼此心中的言语,这是多么顺畅玄妙的感觉,简直无法用语言来表达!(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