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0752章 诡异魂影(第二更)
    “奇怪,我好像从来没说过自己的名字,你也是一样,但是这如烈焰一般席卷过脑海的熟悉感,到底是什么?”

    关横的眼角陡忽滚落一滴泪水,看着模糊消失的赤发身影,他低声道:“为什么……叫我阿横……”

    “我真是个傻瓜!虽然声音、面孔都不一样,但是我竟然忘了和她在一起的感觉!!”关横身处于无名漩涡之中,心里不断的呐喊:“那赤发女孩明明就是、明明就是她呀!”

    ……

    不知过了多久,关横的耳边突然想起一个焦急的声音:“公子,你快醒醒——”

    “凰……”关横迷迷糊糊只觉得眼前有个女子在呼唤,但是定睛一看却是若桃,对方见到关横睁开双眼,立刻惊喜喊道:“太好了,你失去意识已经数息时间,我好担心。”

    “什么?!只有数息时间!”关横此时骤忽惊出一身冷汗,刚才发生的事让他的心怦然狂跳不止,但是此时,若桃却低喝道:“快看,六伥鬼正和那家伙恶斗呢!”

    若桃嘴里的“那个家伙”,就是刚才在水里被漆黑巨鱼喷涂空中,迅速打中关横额头之物,似乎是一道移动极快的魂影。

    而婴白鬼此时却老老实实守在若桃和关横身边,权做护卫,想到刚才在幻境中的情景,关横心里激荡不已,已经顾不得其他,抢先一步掀开若桃身边的竹篓。

    在关横看来,这竹篓里的小女孩依然睡得恬静安逸,但是眼角却留有一丝明显的泪痕!

    “卿凰!!”

    关横此时才意识到刚才那一幕恍如真实的环境里,正是和自己最爱之人的一次见面,登时深悔不已:“可恶,明明有无数思念的话语,在心中难以抑制,可我却没来得及告诉你、哪怕是多说一句话也好,为什么?为什么不能多给我们一点重聚的时间?可恶啊!”

    虽然关横和幻境中的赤发女孩、黑发女孩不知待了多长时间,但是若桃声称关横只是在数息间失去意识,这时间也实在太短了。

    “不对,刚才那一幕根本就不是幻觉,肯定是卿凰要传达给我的某种讯息。”

    关横脑中突然灵光一闪:“对了,刚才那巨大黑鱼吐出魂影袭击若桃,却打中了我的额头,这就说明我失去意识,必然和这诡异魂影有关系,要是能从这厮身上找到原因,我说不定、说不定还可以和卿凰说话。”

    说时迟,那时快,心中了然的关横立刻叫道:“婴白鬼,你也上,务必和六伥鬼一起生擒这魂影,吞鬼虎,过来!”

    “嗷呜——”

    吞鬼虎一声低吼从甲板角落跑了过来,与此同时,阿狗和商恬琳也听见了动静跑出船舱,关横此刻指着空中的那个诡异魂影叫道:“听着,伥鬼们和婴白鬼抓住那家伙的时候,立刻把它变成宿魂之石!”

    吞鬼虎自身除了破邪虎啸的能力之外,就是利用周身皮毛上酷似眼瞳的花纹睁开迸放光芒,把魂体禁锢为宿魂之石。

    在这旅途一路上获得的各种宿魂之石,关横都不留在身边,而是利用魂录册最后一页的传送图送回了山海街,那是给娲姐和胖子老板舒咚的报酬。

    此时此刻,六伥鬼已经把那个叽叽乱叫的诡异魂影迫得上天无路,魂影屡次向扑向水面逃遁,都被婴白鬼挥拳打了回去。

    倏然间,水浪翻滚哗啦啦作响,那巨大的漆黑怪鱼突然浮出水面,它似乎和那魂影是休戚与共的关系,想要迅速张嘴把魂影收进腹中。“休想得逞!!”

    关横此时迫切想得到那诡异魂影,“唰”的一声摘下似雪弓,照准水中巨鱼就是迅猛一箭:“啪嗤——嗖!”

    “呱嘎——”与那支劲矢同时疾飙而去的还有象蛇鸟,先是箭镞锋矢挟裹疾风蹭过巨鱼背脊,带起一溜血光,紧接着就是象蛇鸟的利爪落在了对方鱼唇上,嗤啦一爪留下数道血痕。

    “咕咕咕!”漆黑巨鱼剧痛袭身,登时吓得潜水逃遁,这家伙虽然体型庞大,但是动作好不滑溜,眨眼间就不见了踪迹。

    “呜呜呜——”诡异魂影看到试图接应自己的黑鱼逃走,登时吓得慌不择路,在空中四处乱窜。

    “啪!”婴白鬼小娃不失时机的一拳轰在魂影正面,登时打得对方暴退数丈之远,说时迟,那时快,前爪扒住船舷护栏的吞鬼虎突然在低吼声中抖动全身,那皮毛上的花纹顿时化为一双双厉芒暴现的瞳孔。

    “唰唰唰——呼呼!”数道破邪瞳力的光芒霎时间卷裹住了诡异魂影,硬生生将它变为了宿魂之石。

    “呜呜呜——”大伥鬼利爪疾伸,登时将魂石凌空抓住,随即抛给关横,此时此刻,阿狗问道:“又出了什么事?”

    “遭到了一条巨大怪鱼和奇异鬼物的联手偷袭,没什么危险了。”关横此时攥着魂石,心中难免忐忑不安,但还是昂首说道:“吞鬼虎,你带着婴白鬼、六伥鬼在甲板上警戒,我……我想回去休息一会。”

    众人看到关横面色铁青,伸手接过若桃递给自己的竹篓,随即头也不回的走向了自己的客舱,大家全都感到心情异常沉重,因为关横的情绪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失落过,已经严重影响到了他们。

    就连顽皮的尖嘴山鼲、象蛇鸟和小青猴也都忍不住向后退了几步,似乎,眼前这人已经不是他们熟悉的那个喜欢嘻嘻哈哈的关横,而是一个完全陌生的人了。

    “吱呀——”轻轻掩上房门,关横把小女孩卿凰抱了出来放在床榻上,看着对方依然在沉睡,可是却在梦中秀眉微蹙的脸庞,关横感到痛心极了,他恨不得狠狠抽自己两耳光。

    赤发女孩在一开始明明就给了自己无数的提示,但是关横却没有及时明悟,这让他后悔不已,但是卿凰的言语,还有那黑发女孩的话,也让关横陷入了沉思之中。

    “黑发女孩说,让我先搜集黑的,可卿凰却让我先搜集红的……难道说,她们的意思是?!”关横此时猛地一抬头看向沉睡的小女孩,他嘴里喃喃自语道:“难道是残魂的颜色不成?”

    这个疑问陡忽覆盖在了关横的的脑中,久久不能散去,他倏地一攥掌中的魂石,突然做出了决定。(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