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0749章 分水螭貅(第十四更)
    瞬息间,在大家众目睽睽之下,方圆数丈之内河水里剩余的蛟血全部涌进了两只小鼓里面,点滴不存,此时的河水表面就像从没有沾染过血迹那么清澈,毫无痕迹。

    “这两只小鼓会吸血……真是有些让人瘆得慌。”关横此时抓起小鼓翻来覆去的看了看,他随即抬头对阿狗和若桃说道:“一点痕迹也没有,真是古怪之极。”

    “嗨,你这两只鼓也算是神奇之物,大概是觉得蛟血对自己有些好处,所以就通灵显神自己吸摄了去,没什么奇怪的。”

    阿狗刚说到这里,不远处水面上突然响起“哗啦啦”的急促水声。

    紧接着,大家就听见了商恬琳的呼喊:“喂,你们不要紧吧?刚才水浪大涨狂涌,可把我和黑皮怪蟾吓坏了,我连催带骂,这厮才肯把船拉过来。”

    “没事、没事,来,我们扶阿狗哥上船。”

    关横说着话的时候,已经和若桃一左一右,搀扶阿狗的肩膀把他送上了甲板,找个地方坐稳之后,关横这才把刚才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和恬琳说了,直把对方惊得瞠目结舌。

    阿狗此时脸色有些苍白,他随口补充道:“我刚才对着绿蛟放出了一箭,大耗体力和黑气,可能要虚弱一阵子了。”

    “为什么?”商恬琳此时有些奇怪地问道:“关大哥不是说,你喝了那个什么绿蛟之血以后,头疼症状已经消失了吗?”

    “蛟血其实已经对我帮助很大了。”阿狗解释道:“但是我刚才一时冲动释放了太多的霸者黑气,那些黑气原本是我体内积沉之物,现在被放空了大半,我自然有些不太适应,虚弱也是理所当然的,只是暂时不能使用霸者黑气对敌而已,过一阵子自然会好……”

    阿狗刚说到这里,准备驱使黑皮怪蟾拉着大船离开岸边的若桃突然叫道:“咦,是刚才那只分水螭貅,它这是怎么了?”

    众人此刻顺着若桃所指的方向望去,看到刚才被二人揍昏的分水螭貅在岸边反复来回疾奔,眼神惶恐,满脸痛苦,不断发出“嗷嗷”的惨叫声。

    “嘁,这家伙助恶为虐,刚才拖走阿狗哥,现在是自作自受!”若桃没好气的说道:“不理它了,咱们出发吧。”

    “呜唧唧……”癞皮青猴此时揪了揪关横的衣襟,似乎是想让关横去救那只分水螭貅,关横扭头看了看阿狗,他突然坏笑道:“看那家伙的样子,好像是中毒了,要不然就帮它解脱吧。”

    “那可不行!”恬琳此时气呼呼的说道:“这家伙是阿狗哥的仇人,关大哥,我不许你救它。”

    “那种小事,我不会在乎的。”阿狗此时说道:“恬琳,先听听关横怎么说。”

    “总而言之,可以利用的东西绝对不要浪费。”关横说完这句话之后,从甲板噌的一下跳到岸边,他扬声道:“我先去看看这家伙到底出了什么毛病。”

    “噌噌噌——”“啪!”疾奔过去的关横突然陡出一拳,砰然正中那分水螭貅的面门,这家伙本来又累又伤,惊疲过度,挨了关横的拳头之后登时扑通瘫倒在地。

    “我来看看。”关横低头稍一检查,就看出了端倪:“嘴里泛出的都是发黑涎水,目光呆滞,气息偏弱……”

    少时片刻之后,关横就把这只膘肥体壮的螭貅扔到了甲板上,他随即说道:“这分水螭貅中了一种时常发作的毒物,估计就是那个独眼老头为了控制它才用的,怎么样?现在问问你们的意见要不要救它。”

    “唔……”商恬琳看着奄奄一息的螭貅,想要说些“把这家伙踹进水里”之类的狠话,又有些不忍心,所以便轻声说道:“我是没啥意见了,你问问阿狗哥和若桃吧。”

    “我们都没意见……”阿狗瞥了若桃一眼,随即问道:“不过你救它上来想要做什么呀?”

    “呵呵呵,只是替黑皮怪蟾分担一点辛苦而已。”关横此时笑道:“要解毒的话,咱们身上应该有不少灵药,用什么好呢?”

    “给它喝一口蛟血就行了。”阿狗摸着下巴说道:“绿蛟是水中霸主,它的蛟血净化对于激发水栖妖兽的潜力都有奇效,喝了蛟血之后,螭貅自然可以凭着自身之力化解余毒。”

    “明白了。”关横随手取出一小瓶蛟血,刚递到那分水螭貅面前,这家伙闻到蛟血香气登时把脑袋凑过来低鸣:“呜……”

    “哎,这可不是白白给你喝的。”

    关横突然将手里的小瓶高高举起,他说道:“看见那只黑皮怪蟾的工作了吗?就是替我们拉船,管吃管住,还能在沿途受到保护,如果你肯和它一样为我们拉船,蛟血就让你喝一小口,自己决定吧。”

    分水螭貅微微晃动脑袋,稍微一琢磨就下了决心,如果能靠拉船就换来一口救命的蛟血,那不是天大的便宜吗?

    于是这螭貅忙不迭点头答应,在喝了蛟血之后,登时被若桃、恬琳套上了拉船的绳索。

    说时迟,那时快,二女同时出脚踹在了螭貅的后腚上:“下去吧你——”

    “噗通!”落水的螭貅立刻按照身边黑皮怪蟾的动作有样学样,卖力的拉起船来,那怪蟾见到有个后辈替自己分担辛苦,心中登时乐不可支,甚至开始耍滑犯懒了。

    “啪!”关横此时脱手将一颗小石头打在黑皮怪蟾头上,他扬声说道:“懒东西,快出力,否则今天不给你饭吃。”

    “呱?!呱呱呱——”一听说要饿肚子,黑皮怪蟾哪敢怠慢,在敞亮的叫声中也开始卯足劲划动了起来。

    “恬琳,扶着阿狗哥去客舱休息吧。”关横此时摆手说道:“要让他复原没什么特殊的方法,与其浪费灵药,不如猛吃猛喝加上睡大觉就行了。”

    “哈哈哈,臭小子,还是你了解我。”闻听此言,阿狗笑骂了一声,随即又说:“那我先去睡会,记住啊,吃饭的时候先叫我。”

    关横和恬琳、若桃同时言道:“我们晓得啦!”

    阿狗去休息之后,恬琳也回去了自己的房间,关横此刻看着前方水路嘴里嘀咕道:“估计现在的时间都已经是正午了,这河面上的浓雾竟然还没有散去,真是奇怪,普通的雾怎么可能持续这么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