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0748章 箭伤绿蛟(第十三更)
    阿狗用焰绝弓发出的这一箭,出乎意料使用了自己八成以上的霸者之气,他似乎是立下重大决心要把绿蛟当场轰杀。可就在下一个瞬间,那在水中急速飙行的绿蛟颅首意识到了死亡暗霾狂涌而来,登时卯足全力进行对抗。

    “轰!!”霎时间,绿蛟颅首突然冲出水面带起迅猛的水廊形成无数层屏壁,一层、两层、三层……

    但是阿狗的霸者之箭岂是这么容易被阻挡的,只见这支箭矢挟裹无俦威力,就像是撕扯轻纱幔帐一样,击穿层层阻碍一下子冲到了绿蛟面前数丈的距离。

    “嗷!”惊天动地的吼声中,绿蛟似乎也被激起狂猛凶心,它是瞬间在水中拧动身躯,呼的甩出自己那巨尾砰然拍在面前箭杆上,此兽竟然也是霸者黑气的级别。

    但是胜负就在刹那间分出,绿蛟巨尾只是稍微阻挡了劲矢的来势,“嘭!”在下一个瞬间就被狂猛震开。

    黑气箭矢挟裹劲风笔直疾飙,这绿蛟眼看着此物朝着眉心而来,只得厉吼一声,晃动额上独角狠狠撞了过去!

    “轰隆——”水面上狂澜激荡,溅起看不见顶端的滔天巨浪,但是那只绿蛟却在与霸者黑气之箭硬拼一击后不见了踪迹。

    此时此刻,那方圆十丈之内全都是染红河面的蛟血,关横也是隐隐约约才能看见,他不有自主嘀咕道:“这一箭惊天动地、威力十足,就是不知道绿蛟是否伤重而死……”

    “不,那只绿蛟……它、它是妖兽中少有的异类,许久前处于幼年期时,就已经迈进了黑气霸者的境界,绝不会这么轻易就死的……”

    阿狗说到这里的时候,额头上骤忽迸出无数青红血筋,霎时间,他感觉到自己的脑袋就想要涨爆了一样:“呃啊啊啊——好疼啊!!”

    “糟了,阿狗哥一定是过度使用霸者黑气,头疼症又发作了。”关横此时叫道:“若桃,赶紧去找舢板,咱们……”

    还没等他把话说完,若桃就愁眉苦脸的回答道:“公子,刚才那绿蛟经过岸边的时候,好像把咱们的舢板给、给撞碎了!”

    “可恶,先把玉液拿过来。”关横一把抢过若桃递来的玉液瓶子,将里面的全部都倒进了阿狗的嘴里,对方大口吞咽之后,捂着脑袋低吼道:“不行,单只是玉液的话,好像好像镇压不住这一次的头疼了。”

    正在关横和若桃焦急的时候,水面上陡然传来一阵呜唧唧的叫声。

    “快看,是小青猴!”若桃此时一指河面,刚才疾涌的狂澜猛然从绿蛟消失地方卷裹而来,竟将一块舢板碎片带向小岛岸边,上面正是惊慌乱叫的癞皮青猴。

    原来小青猴刚才趁着关横不注意跟随他们溜到了舢板上,但是这小家伙看到没人理会自己,迷迷糊糊就在上面睡着了。

    那只绿蛟经过岸边咆哮的时候,直接震晕了小猴,紧接着也把岸边停靠的舢板撞成了碎片,小猴凌空翻滚的时候被惊醒,惶急之下一抱身边的木片,噗通就落在了水里。

    要是就这么只抱着木片,迟早也是会被淹死的,万幸绿蛟消失的时候激起无数水浪,竟然好巧不巧把木片送回了岸边。

    “呜唧唧……”癞皮青猴此时扑通倒在浅水滩上,它本来就最害怕进水,此番在河浪上几经死里逃生才得以幸免,实在是又累又怕。

    “你这小家伙没事乱跑,现在好了吧?差点没命。”若桃此时有些心疼小猴,想要走过去伸手抱起它,谁知道,癞皮青猴此时却把小脑袋扎进了水里,大口喝了起来:“咕嘟、咕嘟、咕嘟……”

    这个时候,关横瞧得有些莫名奇妙:“小猴口渴了吗?”

    “不对,公子你快看水面。”若桃此时距离小猴比较近,她急忙喊道:“是、是蛟血!刚才绿蛟受伤流出来的血,都被水浪送到岸边来了,还有好多呢。”

    “呜唧唧——”就在这个时候,喝了几大口掺有蛟血的河水,癞皮青猴用两只前爪捧起一汪面前的水,低声叫着凑到了阿狗的嘴边。

    “对呀,我好像想起来了,蛟血是大补之物,壮人筋脉,治百病、疗沉疴……”阿狗此时低声嘀咕了一句,随即将小猴手上的蛟血全都吸进了嘴里,咕嘟咽到了腹中。

    “关横,这些蛟血……有大用处……赶紧全部取走,不然渗进沙滩的土壤里全部糟蹋了。”

    听了阿狗的话,关横立刻叫道:“若桃,快、快把身上所有能装水的器皿、瓶罐全拿出来,赶紧把剩下那些掺了蛟血的河水盛起来,能拿多少就拿多少。”

    关横的话音甫落,自己就和若桃忙活了起来,但是他俩搜遍了全身,也只找到七、八个小瓶子和铜罐,只好先把这些全部灌满了。

    此时此刻,水面上还飘浮着不少浓稠的蛟血没有散去,关横跺着脚直叫可惜,就在这个时候,闷声不响的婴白鬼小娃魂影突然飘到了关横身边。

    “吱吱吱……”婴白鬼似乎也对这些蛟血很感兴趣,因为蛟血散发着一些只有鬼物能嗅出来的奇异腥气,远比以前吸引白鬼的绿泽石蜗之血要浓郁的多。

    关横看到婴白鬼小娃指了指自己腰间的铜瓮,于是微微颌首:“好吧,既然你有兴趣,那我就装满铜瓮吧。”

    但是关横伏低身子用铜瓮灌取蛟血河水的时候,若桃却发出诧异之声:“咦?这是……”

    这个时候,关横招手示意婴白鬼返回铜瓮里,随即扭头问道:“怎么了,若桃?”

    若桃回答道:“公子,你刚才装蛟血的时候,那些河水溅到了两只小鼓上面,你看,它们好像、好像自己就把蛟血吸收了。”

    “有古怪!”关横一摸腰间的恶魈之鼓和魍皮玉石鼓,突然伸手把两只小鼓解了下来都泡进了水里。

    “咕嘟……咕嘟……唰唰唰唰——”就在转瞬之间,两只小鼓突然绽放光芒,尤其是魍皮玉石鼓,在水里不住地震颤,周围那些漂浮在水面上久久未散去的蛟血,陡忽全部涌向了两只小鼓这边。

    已经连喝了几口蛟血之后,头疼大大缓解的阿狗也瞪大了眼睛观看面前奇景:“这是怎么回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