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0667章 亲手报仇
    “放了这个家伙,再让他领着你们围攻我?”关横此时冷笑道:“你以为我是傻瓜呀?想要你们的族长安全也不难,先闪开一条路让我们过去。”

    “办不到!”那个高壮汉子和身后的蛮侗寨族民都是都是荒山野人,蛮横无知到了极点,他们只知道打打杀杀,脑子里都短一根弦,也没见过多少红气强者,只知道不管对方多厉害,自己这群人一拥而上笃定可以取胜。

    “你们听着!”高壮汉子还凶狠叫嚣道:“蛮侗寨的人从来不会给敌人让路,除非你把我们都杀光。”

    “要杀光你们真的很容易啊……”阿狗此时脸色一沉,真是恨不得过去大打出手,但是他又嘀咕了一句:“但是杀完之后,老子也会觉得手酸的。”

    “哈哈哈哈,蛮侗寨的人不会给敌人让路?”关横此时突然昂首大大笑道:“但是我却会给敌人削耳朵,若桃,动手!”

    “嚓!”关横的话音甫落,手里拎着被捆季淮山的若桃手腕急翻反撩,顿时吞雷刃划掉了对方的左耳。

    “啪嗒!”断耳坠地,季淮山只觉得侧脸都是不断涌出的温热血水,他顿时气急败坏的吼道:“混账东西,你们是不是想害死老子?!”

    “你这么说也不是不可能。”关横突然用手一指高壮汉子:“这个家伙说不定就是想明里暗里弄死你,然后自己当族长……”

    “你胡说!”高壮汉子是出了名的莽夫,听到关横的话正要上前,吞鬼虎倏地拦在了前面,紧接着就是一声咆哮:“嗷——”

    “腾腾腾——”山林里居住的人,对于猛兽的恐惧素来更甚人类强者,在场的蛮侗寨族民一看到凶相毕现的吞鬼虎,顿时齐刷刷疾退了好几步,当然也包括那个领头的高壮汉子。

    “赶紧让你的族人让开,今天爷爷不想多开杀戒,否则的话,就这几百个鸡零狗碎的东西,不用我出手,单单是它们——”

    关横一指耀武扬威的象蛇鸟、尖嘴山鼲和吞鬼虎,又说道:“就能让你的全族覆灭,还有,刚才只是削耳朵,要是还有人不肯放行,那就得让你的鼻子挪挪位置了。”

    “呃……混账东西,你们发什么愣?全都给老子闪开——”此时此刻,被痛苦和恐惧扭曲了整张脸的季淮山冲着自己族民大吼道:“滚,都给老子滚,滚得越远越好!”

    闻听此言,几百个吓得面如土色的蛮侗寨族民掉头便走,吞鬼虎那几只妖兽如此可怕,谁还会替季淮山卖命啊?真是笑话。

    ……

    少时片刻之后,距离蛮侗寨大约十里左右的荒郊旷野。

    “噗通!”若桃将季淮山扔在地上,随即问道:“公子,这个坏家伙怎么处理?”

    商恬琳说道:“现在后面都看不见一个蛮侗寨的人了,依我看,不如宰了算啦,免得留着他再去害别人。”

    “啊?!”闻听此言,季淮山登时开始在原地浑身打颤,他尖声叫道:“你们……你们不讲信用……不是说好只要下了山就不伤害我吗?”

    “老子只说在下山这段时间,‘暂时’不杀你而已。”关横此时抱着肩膀说道:“不过呢,你说的也对,我们不要你的狗命也就是了。”

    “真的?!多谢不杀之……”季淮山心里这叫一个美,他暗自咬牙:“等我逃脱了你们的魔掌,举全族之力也要把尔等追杀到底!”

    “我们是不杀你,因为没仇没恨嘛,不过旁边这个可是明明白白、清清楚楚的仇人。”关横这个时候轻笑道:“恬琳,你那柄短剑借给岑瑞兄弟使使,现在是他报仇的时候了。”

    “好嘞。”商恬琳立刻把短剑调转握柄递给岑瑞,此时此刻,这青年正带着满脸怒容狠狠瞪视着灭族仇人。

    “恶贼,你也有今天,为我父母、兄弟和全部族人偿命吧——”怒吼声中,岑瑞紧握着短剑疾扑了过去,紧接着,众人就听见季淮山的凄惨嚎叫不断,以及短剑反复搠进对方身躯的疾响。

    灭杀仇人的岑瑞没忘了是谁给了自己复仇的机会,他把短剑上的污脏血渍擦得一点不剩,随即面带感激和恭敬,双手递还给了商恬琳。

    “扑通!”岑瑞一下子扑跪倒关横面前,他流着泪说道:“恩人,我愿意为此生报仇无望,只能在昏暗的水牢里默默等死,是你的给了我重生和复仇的机会,我岑瑞无以为报,只有——”

    “啪!”刚说到这里,岑瑞陡然抓起地上一块石头高高举起,关横顿时吓了一跳:“做啥?你想拿石头打我吗?”

    “不不,恩人不要误会,我是要做这个!”

    “嘭!”说完这句话,在众目睽睽之下,岑瑞用这块石头狠命的打在了自己左脸颊上,一下似乎力道不够。紧接着又是第二下、第三下……

    关横此时满脸疑惑的对身边若桃说道:“用自残的方式报恩,我还是第一次遇到,这倒是很新颖啊。”

    “噗噜……”就在这时,岑瑞突然从嘴里吐出一样东西,落在了掌心中。

    “咦,这是个什么东西?”关横此时拢目光细瞧,发现岑瑞手里是一块五彩斑斓的东西,乍一看,像是一颗刚刚脱落的牙齿,又像是某种石头。

    “诸位恩人,这就是季淮山那个恶人千方百计想要得到的,关于我们林贡部落和遮天湖宝图的秘密。”

    岑瑞此时解释道:“几年前,蛮侗寨的恶人侵占了我的部族,想要夺去这个东西,我的父亲也就是族长,为了防止此物落入坏人之手,让我撬掉了自己一颗槽牙,将它塞进了我牙缝的缺口中。”

    “原来如此。”关横等人听到这里,都为对方的急中生智感到佩服,此时此刻,若桃好奇地问道:“请问,这个‘怪牙’到底是什么东西呀?”

    “那不是牙啦。”商恬琳此时捂嘴偷笑道:“笨蛋若桃,这明明是一颗小石头。”

    “其实二位姑娘都没说错。”岑瑞接着说道:“根据我们部族里古老相传的说法,此物是遮天湖中一种妖鱼的獠牙,经过埋藏在土中的百年岁月,石化成了这副模样,所以说,它既是牙齿,也是石头。”

    听到对方这么说,关横顿时来了几分兴趣:“呦呵,这倒是个很稀罕的物件啊。”

    ——【第二更,大家早上好,老沙继续求订阅、求月票o(n_n)o】——(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