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0666章 力战双獠(第一更)
    第一个同伴刚出头就遭到横死收场,其余四人原本想刹住脚步看看情况,可是陡忽迈前一步的阿狗却冷笑出拳:“砰、砰、砰!”第一拳直接撞碎瘦高汉子的脑壳,第二拳打得另一人胸椎尽碎,瞬间塌陷,第三拳,直捣一人小腹,竟然把这家伙半截身子直接轰断飞了出去!

    “呀呀呀——”就算是平素杀人不眨眼的红气强者,看到这番情景也是被骇得心胆俱碎,最后一个家伙刚要转身逃走,商恬琳却拧身扑了上去:“哪里跑?!”

    “岂有此理,一个淡青境界的小妞也敢为难我?”此人现在凶相毕现,顿时抽出精铜长剑,倏忽刺了过去:“唰!”

    “哼!别瞧不起人。”商恬琳手中的双短剑可是在绝龙峡山贼宝库得来的,锋锐程度仅次于虹云剑和兽骨奇刃,就只听“咔嚓、咔嚓”几声脆响,对方长剑断折成几截,还被疾掠而来的剑锋哧啦一下削断了左手大拇指。

    “呀啊!”

    “嘭!”对方剧痛之下突然咬着牙用肩头撞飞商恬琳身躯,自己大喊道:“季清,此事不能久留,跑……”

    “嗤——噗!”没等这家伙此话完全出口,早就被一支突如其来的冷箭掼进了颈嗓。

    “啪!”若桃此时抓住倒飞的商恬琳,随口问道:“没事吧?”

    商恬琳摇了摇头:“嘿嘿,是我自己躲得快向后跳纵,这家伙几乎没撞到我。”

    “不好了,有人闯进寨子来啦——”

    “快、快叫山下的人回寨救援!”

    “砰砰砰——嘭嘭嘭!”

    还没等四散奔逃的蛮侗寨族民跑出去报讯,早就被六道挟裹黑风的鬼影接二连三的撞飞了。

    “你叫季淮山是吧?嘿嘿,就因为惹到了我们,蛮侗寨今天注定遭此劫难,不知阁下后悔了没有?”

    关横此时冷冷的看着被青气掌刀打伤的季淮山:“现在,我们可要取走季清的性命,然后大摇大摆的离开了。”

    “兄长?!”季清此时看到五个同伴惨死,脸上霎时间笼罩上了一层死亡的暗霾,他嗫嚅着说道:“别、别让他们杀我……”

    “可恶,尔等侵门踏户的恶客伤我族人,竟然还要杀我兄弟,你们当我这蛮侗寨的上千族人是摆设不成?”季淮山此时咬牙切齿的吼道:“想要杀季清,先问问老子答不答应!”

    其实倒不是自私自利的季淮山念着兄弟情分,只是没了季清这搭桥引线之人,自己即将到手的五万枚金货贝和无数财货就要打水漂了。

    “现在玩儿兄弟情是不是晚了一点?”关横在冷笑中毫不客气的走向对方身后的季清,完全没把季淮山刚才放出的狠话放在心上。

    季淮山见此情景登时气得目眦欲裂:“你这个……”

    “挡我者死!”

    “锵——”说时迟,那时快,关横的虹云剑霎时出鞘,猛然挟风点向季淮山的颈嗓咽喉:“唰!”

    “呃?!”剑锋寒芒毕现,季淮山有些见识哪里还敢与其硬碰,顿时“腾、腾、腾”连退三步。

    电光火石之间,关横已经疾掠到了季清面前,那季清见状,脸上顿时显出一层愤怒的杀气:“岂有此理,老子和你拼了!”

    话音甫落之时,这家伙已经狂吼着汇聚了自己全身的力量,骤忽将双掌挟风猛推而出。

    “拼?你还不配。”关横此时森然说道:“在我面前,敢说出‘拼’字的最差也要是黑气霸者!”

    “唰唰唰!”

    面对红气双掌的疾攻,关横毫不退让,手里的虹云剑倏忽点搠十余次,全部落在对方手心手腕之上,只听“噗嗤嗤”疾响不断,季清突然发觉双掌被剑尖刺得稀烂,自己体内所有的红气瞬间狂泄而走,竟然被对面这人吸收殆尽。

    这一场奇袭,正是金光鬼首的功劳,它在瞬间就把对方身上八成红气抽拽而走,季清霎时吓得骇然大叫:“呃呀——”

    “二弟!”季淮山本想鼓足勇气前去救援,但是阿狗却冷冷的哼了一声,顿时让对方如堕万丈冰渊,即将迈出去的脚步登时缩了回去。

    “噗!”剑尖挟风没入季清的颈嗓,随即缓缓抽出,关横眼看着这家伙瞪着失神双眼扑通栽倒在地,而后扭身又对若桃说道:“来,把这个季大族长绑好,咱们去水牢吧。”

    “呃?!”季淮山万万没料到对方的目标还放在了水牢,他顿时嘶声吼道:“不!你们不能,那是……”

    “噌——”阿狗此时疾掠而来,照准季淮山的脸就是正反十几个耳光,打得季淮山晕头转向,随即“吐噜噜”喷出了满口带血断牙。

    “若桃、恬琳,绑了,他要是敢挣扎,先砍断一只手。”

    “好嘞!”听了阿狗的话,若桃和恬琳齐声答应着,顿时把这位大族长捆了个结结实实。

    “啪啪。”若桃甚至还用吞雷刃拍着对方脸颊说道:“真希望你赶紧挣扎反抗,因为我已经等不及想要砍尊驾的爪子了!”

    “老天爷,这到底是哪里冒出了的恶人?简直比我狠上十倍、不,最少一百倍!”此时此刻,季淮山满嘴苦涩,又气又怕之下,自己浑身已经栗抖如筛糠了。

    “喂,我把人救出来了。”大家闻言扭头,就看见关横关横扶着一个浑身是伤的青年人走出了水牢大门。

    那个虚弱的青年人看到季淮山的第一眼,就要挣扎着扑上去打对方:“季淮山,你这个畜生,还我族人的命来……咳咳咳……”

    可是刚要迈出去的脚步,突然变得趔趄发软,此人有多年累积的旧伤,已经连走路的力气都快没了。

    “若桃,拿出玉液来给这位岑瑞兄弟喝一口。”听了关横的话,若桃赶紧取出一小瓶玉液喂给岑瑞,对方喝下这等灵物,脸色顿时和缓了许多。

    “走吧,一切都等下了山以后再说。”关横骤忽打了一声唿哨,寨子外边的吞鬼虎、尖嘴山鼲和象蛇鸟登时奋力摧毁了一堵寨墙,轰隆声响中沙尘弥漫,众人大摇大摆鱼贯而出。

    他们刚走到半山腰,就看见闻讯赶回的数百名蛮侗寨族民气势汹汹的围拢了过来,为首的一个高壮汉子还大声吼道:“站住!快把我们族长放了。”

    ——【第一更,大家早上好,老沙继续求订阅、求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