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0589章 找虐的来了
    大部分谣言,都是白薄找人散布的,说是丁霸监守自盗,无情宰杀同伴,而后杀象取牙就此逃之夭夭,三人成虎,众口铄金,一个尽忠职守和妖象拼杀战死的英雄,就这麽被污蔑成了一个卑鄙小人。

    “真是太过分了。”关横此时突然想起了一件事,他急忙对若桃说道:“还记得我找回来那一对巨象之牙吗?一直装在吞鬼虎背上的行囊里,快,赶紧抱出来。”

    若桃此时也明白了,她立刻说道:“对对,这就是证明丁霸清白的东西,咱们可以拿给昂山部落的长老们看,让他们澄清事实。”

    听到二人说的话,丁夫人真是又惊又喜,关横和若桃二话不说,就走到了门外。

    可就在这个时候,丁家门外突然来了一伙人,为首的正是气势汹汹、手里拎着古铜剑的小胖子白奇,他看到门口的关横、若桃和吞鬼虎,顿时对身边五、六个人叫道:“就、就是他们这些家伙,刚才好凶,中间那个小子还打了我一耳光,族叔,你得替我报仇,把他们都、都杀光!”

    “白奇,稍安勿躁,让我问问这小子的来头再做处置。”说话的是个头顶一根头发都没有的壮年汉子,长相颇凶,说话间,他已经大模大样的走了过来。

    “嗯?!淡红境界的妖虎?淡红境界的怪禽?”这秃头汉子打量着关横身边的吞鬼虎和象蛇鸟,眼中难掩贪婪之色,因为成年的妖兽到了红气级别,极难驯服,相当罕见。

    秃头汉子本身就是个赤红境界的强者,身后几个人也都是差不多的实力,要从表面上来说,稳压这两只妖兽妖禽一筹,至于青气顶峰的关横和淡红境界的若桃,对方根本没放在眼里。

    “嘿嘿嘿,小子,你这两只妖禽、妖兽不错。”

    秃头汉子大模大样的说道:“我看你也是来参加兽武大会的吧?打了我们家的白奇可不能就这么算了,这样吧,把这巨虎和妖禽统统赔偿给我们,然后你自断一臂,我就放你活着离开,要不然……哼哼……”

    秃头汉子一声冷笑,身边五条大汉倏忽暴现周身红芒,各拉兵刃出鞘,原来真是凑巧,昂山白氏一族的年轻一辈赤红境界强者都在这里了。

    此时此刻,秃头汉子嚣张跋扈的说道:“怎么样?是你自己动手卸了膀子,还是让我帮你?!”

    “啊?!”这个时候,正巧丁夫人领着丁威走到门口,看到这番情景,顿时吓得花容失色。

    “呃,这么多红气强者,我可不是对手?!”关横此时哭丧着脸说道:“哎呀,原来我得罪的是白家的小少爷,真实有罪啊有罪!不过嘛……”

    瞥了一眼身边暗自偷笑的若桃,关横突然一本正经的说道:“这位老兄,我想既然是这么大的罪过,自断一臂……啧啧,恐怕不够啊。”

    闻听此言,秃头汉子顿时有些发傻,他下意识脱口问道:“嗯?!那你是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就是……最少也得要你一双手!!”关横眼中的寒芒一闪而逝,立刻扬声喊道:“动手——”

    说时迟,那时快,象蛇鸟骤忽向前振翅疾掠,瞬间用一双鸟爪挠向左边两个赤红境界强者,那两个小子刚要攥住剑柄出手,吞鬼虎突然一声厉吼咆哮出口,震得白家几个人耳膜嗡嗡作响,顿时飙出两道红线,他们瞬间就聋了。

    “噗噗!”象蛇鸟的尖爪摧枯拉朽,直接撕开面前二人颈嗓,他俩喉咙中发出“嗬嗬”怪响,登时栽倒毙命。

    “二弟?三弟?”秃头汉子看到己方伤亡,顷刻魂飞魄散,但是关横、若桃扑过来的时候,这小子可还没反应过来,自己身边的同伴除了胖小子白奇已经无一幸免!

    只因为关横他们出手的时候,六伥鬼早就悄无声息的挪移到了对方身后,这几个小子耳膜迸碎,就算是红气强者也察觉不到半点动静,伥鬼们鬼爪犀利瞬间擒住对方四肢,任由关横他们宰割,白家几个青壮年强者就这样全部呜呼哀哉了。

    “呃啊啊啊——几位族叔?!”小胖子白奇就是个狗仗人势的恶少,何曾见过这么血腥的场面,一泡热尿顿时哗啦啦从裆里溜到脚底,腥臊恶臭霎时间就蔓延开了。

    “扑通、扑通!”关横、若桃同时出脚踹得秃头汉子和白奇扑跪在地,关横此时说道:“现在说说吧,你们是怎么陷害丁霸的?”

    “你、你怎么知道丁霸的事情?”秃头汉子刚下意识的脱口而出,立刻就把自己的嘴捂上了。

    可是小胖子白奇不管那一套,这家伙此时吓得魂不附体,嘴里没遮没拦、哆嗦着说道:“白东叔,我害怕呀,咱们赶紧说了吧,上回,你和我爹喝酒的时候,不是说过吗?丁霸那死鬼就是你们弄死的,他带领族人押解妖象离开的时候,不是、不是你亲手在食物和水里放了隔几天才发作的剧毒吗?”

    闻听此言,秃头汉子白东顿时气得尖叫道:“小祖宗你疯了?这种话别乱说……”

    “畜生!”

    “砰!”关横这个时候飞起一脚蹬在了白东心坎上,他只用了半分力气,也踹得这小子嘴里飙出红雾:“噗——”

    “你这凶手!!”此时此刻,丁夫人颤抖着手,戮指白东骂道:“我丈夫和你有何仇何怨,你这个禽兽不如的东西竟然要暗害他?!”

    “丁家寡妇,你可别乱说,老子没做过!”就算满口喷血,疼得死去活来,秃头汉子白东也不敢承认犯下的罪行,他知道说出来谁都饶不了自己,于是紧咬牙关竟然抵死不认。

    “你不承认?!也好,那我就陪你玩玩。”

    关横此时摸了摸背后一双剑柄,那是一同收在兽皮剑套内的句芒剑和虹云剑,关横锵然抽出虹云剑,他森然冷笑着说道:“丁家这里地处偏僻,恐怕惨叫声传出老远也不容易有人听见,这倒是省了不少麻烦,若桃,还记得我刚才说过什么话吗?”

    “哦,我想想……”若桃此时摇头晃脑,随即坏笑道:“公子刚才说,自断一臂嘛,啧啧,是不够的,最少也要他一双手才行!对不对呀?”

    ——【第四更,大家下午好,老沙继续求订阅、求月票┗|`o′|┛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