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0482章 闯牢救人
    少时片刻之后,统领府里的人登时奔走尖叫:“不好啦,走水——走水呀——”

    众人面带焦急们纷纷寻找水源,用木桶、水瓢舀水扑火,就在这个时候,有人一拍某个提着水桶的家仆:“喂,往监牢救火的人都去哪里了?牢里里都快被烧成白地了!!”

    “不会吧?地底的牢房现在怎么会着火?再说统领大人他也在那里……”

    “嘭!”此人的话还没说完,早就被身后的关横薅住脖颈拽进了角落,关横此时森然问道:“地下牢房在哪里?说——”

    “唰!”若桃的兽骨奇刃也架在了此人脖颈上,这家伙妈呀一声低喊,险些没尿了裤子,他忙不迭说道:“大爷,别杀我、我说我说,我刚从地牢里送完酒菜出来,那地方前面不远往左一拐,还有两个土兵守在那里。”

    “你是说,栾柏那家伙也在地牢吗?”旁边的滕钰眼中闪烁着仇恨的光芒,她厉声低吼道:“他在那里做什么?”

    “这……最近新抓了一个山贼头子,叫滕什么的,统领大人好像特别恨他,每天都要折磨此人十遍八遍。”此人哆哆嗦嗦说道:“现在这个时候,统领正一边喝酒,一边让人鞭挞山贼头子取乐呢。”

    “岂有此理!!”“噗!”双眼冒火的滕钰此时用掌中古铜剑往前一递,登时要了对方的性命,关横此时说道:“咱们赶紧走吧,去晚一步,你兄弟只怕也有危险。”

    “走——”关横嘴里只吐出这个字,三个人就已经心急火燎的跑向地牢入口所在的位置,他们刚走近距离那里数十步的地方,顿时有两个土兵守卫断声喝道:“谁?不许再往前走了!”

    “呱——”半空中的象蛇鸟骤忽间疾掠而下,用尖喙啄瞎了其中一个守卫的眼球,另一个家伙满面惊骇愕然:“啊?!”

    说时迟,那时快,六道疾风鬼影瞬间落在此人周围,鬼爪疾伸硬扯,登时把此人扯成碎片!电光火石间,三个人齐刷刷出脚猛蹬,“嘭!”地牢之门瞬间爆碎成无数片,大家一鼓作气急冲了下去。

    “什么人?!”霎时间,十几个守卫从四面八方围拢上来,但是这些鸡零狗碎之徒根本拦不住关横等人的道路,只听“咔嚓、乒乓”一阵乱响,众守卫都被打翻在地。

    瞪着血红双眼的滕钰拽起一个喘气的守卫厉声吼道:“你给我说,关押滕锦的牢房在哪里?”

    “在……”那个守卫抬起手往左前方位置一指,随即两眼翻白彻底昏厥了过去,“噗通!”滕钰把此人扔落在地,她扭身就往对方所指的方向跑去。

    “吱呀——”就在这个时候,前方牢门被人推开,有个醉醺醺的声音喊叫道:“喂,到底什么事这么吵?赶紧来个狱卒,继续抽打这小子,还有,老子的酒没有……”

    说时迟,那时快,关横、若桃和滕钰三道身影全部停在了这间牢房门口,顿时惊得这个人一声惊叫:“你们是?”

    “去你的吧!”

    “嘭!”若桃第一个出脚正中对方小腹,此人也是达到暗青境界的强者,护体青气在受到攻击的一瞬间紧急防御,卸去了三成力量,可就算如此,若桃那副古尸之躯的蛮力也踢得对方呼的倒飞而去,砰然撞在了牢房墙壁上。

    “滕锦!!”此时此刻,抢步扑进牢房的滕钰,一眼就看到那个被锁链倒悬半空,脑袋浸在污脏臭水里的小伙子。此人一身壮硕肌肉此时已经遍体鳞伤,鞭伤、烙铁烫伤,新创旧创都能看见森然白骨。

    十指指甲已经被全部拔去,数不清的细小竹签都钉在掌心和脚心上,还在潺潺淌着黑血……

    “呜呜呜……兄弟呀……栾柏这个畜生竟然这么折磨你?!”看到对方这副惨状,滕钰眼前发黑,险些气昏过去,若桃此时急忙喊道:“快把他放下来治伤,迟了就来不及啦!”

    闻听此言,滕钰才勉强一咬舌尖,强打着精神扶住自己的兄弟,若桃掌中兽骨奇刃上下翻飞,只听“咔嚓、锵锵”几声,顿时间捆住对方的锁链彻底斩断。

    “这位滕锦兄弟伤得实在太重了,唉。”若桃先是摇了摇头,随即又取出装玉液的瓶子喂了对方几口。

    此刻若桃才说道:“能把人折磨成这样,哼,他就不怕有报应吗?”

    “报应马上就来了——”

    “噗!”关横的话音刚落,已经用青气掌刀狠厉削下栾柏的一只手掌,这个家伙酒醉七分,就算青气护体,也根本打不过关横,自己的手掌啪嗒落地红雾飙飞之时,栾柏登时嘶声惨号:“呃啊啊啊——”

    “啪!”关横随手一个耳光抽过去,顿时把栾柏打翻在地,这个时候,忍无可忍的滕钰挥剑就要钉入对方颈嗓:“畜生,害我兄弟,我杀了你!”

    见此情景,关横顿时伸手阻拦道:“等等,要杀人还不容易吗?只不过,轻易死,太便宜这家伙了!”

    关横说到这里,伸手从旁边放满刑具的桌子上抓起一把晶莹透亮的东西,而后对滕钰说道:“你看看,这东西是——盐!依我看,他就是先把你兄弟打倒遍体鳞伤,而后在它身上洒满盐。”

    闻听此言,若桃和滕钰异口同声怒骂道:“真是个丧心病狂的畜生!”

    “畜生想出来的损招,就得用来对付畜生!”

    “唰啦——”关横将手里的白盐全部撒在了脚下栾柏的断腕上,登时让这小子不住翻滚惨号:“呀呀呀!疼、疼死我啦!”

    “畜生是不需要喊疼的!”关横此时冷冷说着,而后对若桃说道:“挑了这小子的另一只手筋,把他拎出去,我还有用处。”

    说到这里,关横稍微顿了顿,又扭头问道:“怎么样?滕锦醒了没有?”

    “呃?!在听见这家伙惨叫的时候,我就醒了……”此时此刻,滕锦喘着气说道:“这位兄弟,详细的情境,我姐姐大致都告诉我了,救命厚恩,我滕锦死都不敢忘……”

    “哈哈哈,这些话还是等完全脱险再说吧,走——”关横说着一挥手,若桃拎着像条死狗似的栾柏,滕钰扶着自己受伤的兄弟,几个人就此走出了地牢。

    ——【第二更,大家早上好,老沙继续求订阅、求月票o(n_n)o】——(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