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0457章 痛快一战
    “这里是踏雪族的领地吗?我也是刚刚知道。”阿狗此时面色平静,他扬声说道:“不瞒你们说,我和同伴此来九狼谷,是为了寻找传说中的宝弓——焰绝弓……”

    “可恶,又是来抢夺镇族之宝的家伙,我就知道你们不是好东西!”那个健壮汉子听见“焰绝弓”三个字,顿时火冒三丈,他目眦欲裂的吼道:“兄弟们,守卫家园的时候到了,快,把这几个人都杀光——”

    “杀呀!”七、八条健壮汉子一起爆发身上的强者青气,嚎叫着朝阿狗他们扑了上来。

    对方这种过激的表现,顿时让阿狗脸色一沉:“你们想找死吗?哼!”

    电光火石之间,阿狗身不动,手不抬,猛然间将周身能控制的深红气息爆发外现,那几个挺矛挥戈的健壮汉子只觉手中兵刃瞬间被大力拧动,“咯剌剌”全部在暴响声中扭曲变形。

    “咣当、哗啦!”断折的兵刃登时掉了一地,此情此景,立刻把那几个汉子吓得瞠目结舌,惊慌失措之间,他们扭身拔腿就跑:“哎呦妈呀,怪物来啦——”

    “喂,你先别走!”阿狗眼见面前的踏雪族人都要跑光了,立刻拔身似电向前一窜,伸手抓住一个人。

    阿狗用手搭住的,正是领头的健壮汉子,他说道:“别走别走,把话说清楚……”

    “呃呀,放开我!”那踏雪族汉子看到阿狗,立刻心一横,挥拳重重打在了他身上:“嘭!”

    “哎呦呦,疼!”猛然觉得自己的拳头像是砸在了石头上,那汉子疼得几乎飙泪,阿狗笑着说道:“好吧好吧,我弄坏了你的矛枪,让你打一拳出气也就是了。”

    “你?!”健壮汉子此时哭笑不得,正要继续挣扎的时候,不远处霎时间疾冲过来一朵白云,还伴着厉吼声响起:“你给我放开他!喝呀——”

    “呼呼呼——”说时迟,那时快,骤忽冲过来的白袍人瞬息间连出五拳,对准阿狗的面门、两肩、心窝、小腹同时攻到,速度简直一般无二,快捷无伦达到了匪夷所思之境!

    “好!”看到对方武技精湛,阿狗顿起争强之心,他也在瞬间连出五拳,只听空中“嘭嘭嘭嘭嘭”接连暴响五声,二人霎时间各退三步,竟然是平分秋色、不分伯仲的局面。

    “再来!”阿狗顿时战意高炽,只见他身形甫动间左拳已经挟风击出,这一招毫无花巧之感,是纯粹力量的爆发!

    “这家伙出手的方式真是豪横无比!”白袍人十几年间未逢敌手,遇到阿狗也是心中窃喜,于是瞬间出掌格挡拦截。

    就这样,他们越打越快,眨眼间就已经到了百余回合,只是这场架全无仇怨纠葛在其中,二者动手纯粹是强者之间的吸引,你来我往,打斗的酣畅淋漓。

    “哎呀,这白袍人能够和阿狗哥打个平手,真够厉害的,关大哥能不能打赢他。”

    商恬琳此时坐在花草丛中看得兴起,于是挥舞着拳头大声叫好:“哈哈哈,双方都加油呀,不过别出人命最好,喂,那位白袍大哥,打累了的话就说一声,我让阿狗哥让着你一点。”

    “呵呵呵,小妹妹倒是好心,不过呢,我家男人也很厉害,他是不用你那位阿狗哥相让的。”

    话音甫落,有个笑脸盈盈的白裙美妇从远处走来,她轻轻坐在商恬琳和秦杰的身边,就好像是突然而至的朋友般,毫无芥蒂警惕,她周身散发的柔和气质告诉其余二人,自己连一点恶意都没有。

    商恬琳这个时候笑着说道:“姐姐,那我问你,他们要打到什么时候才能停下呀?我们可是来办正经事的。”

    “这个嘛……男人总爱打打杀杀的,谁知道具体时间呀,啊,差点忘了自我介绍,我是踏雪族族长之女——雪芜儿。”白裙美妇雪芜儿笑问道:“妹妹怎么称呼?”

    商恬琳大大咧咧的说了姓名,又介绍了秦杰、尖嘴山鼲,她接着说道:“我家阿狗哥,其实是黑气霸者的境界,此时一直压制实力,万一他要是控制不住全面爆发黑气的话,头疼症状就会发作,姐姐,你得想个办法让他们停下来,不然的话……”

    “哦,原来是这样,那好吧,我想办法让他们住手。”雪芜儿此时笑嘻嘻的说道:“我家男人其实也是黑气霸者,同样也在压制实力,因为他不想把这峡谷内的奇花异草破坏殆尽,因为那可是我们成亲时亲手栽种的。”

    “呼——”说到这里,雪芜儿骤忽间吸了一口气,顿时扬声喊道:“鸿哥,孩子们又哭了,嚷着要你去讲故事呢!”

    “呃?!”正和阿狗打得激烈的白袍人闻听此言浑身一滞,随即“噌噌噌”退出七、八步,他笑着对阿狗说道:“且住、且住,我娘子叫我呢,咱们的比试较量下次再打过如何?”

    “哈哈哈,好吧,这一架我也算是打得尽兴了!”阿狗此时才发觉与对方也打了数百回合,彼此都感到即将压制的霸者黑气就要爆发而出,再不住手的话,这座峡谷可能都会遭到破坏,于是便都住手了。

    “唰!”白袍人解下腰间铜酒壶,咕嘟咕嘟灌了几大口,他看到阿狗盯着自己的酒,喉头不自觉地蠕动了两下,便笑着把酒壶抛给了对方:“尝尝踏雪族自酿的烈酒吧!”

    “那我就不客气了。”阿狗接过酒壶,顿时嘴对嘴、长流水,一口气把酒浆喝得点滴不剩。

    “喂喂,你怎么都喝了?”白袍人见状大惊失色的吼道:“我老婆一天只让我喝一壶酒,你都喝了,剩下的时间让我怎么熬呀?”

    ……

    既然有客人来到,御夫甚严的雪芜儿也不会只拿出一壶酒,此时此刻,她和自己的丈夫,也就是白袍人屈鸿,把阿狗、商恬琳、秦杰他们一起迎进了踏雪族居住的聚落。

    刚才入谷时只不过是一场误会,那个健壮汉子看到阿狗他们相当友善,也都和同伴们承认了自己的莽撞,看到双方此刻没什么隔阂了,阿狗这时旧话重提,说出了自己是来寻找焰绝弓的事情。

    ——【第二更,大家早上好,老沙继续求订阅、求月票o(n_n)o】——(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