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0335章 最后疯狂(第五更爆发)
    说时迟,那时快,这老头嗷叫一声瞬间爆发周身淡红灵气,挥动掌中六尺铜矛呼的一下扑向项珐,还没等其他人动手,尖嘴山鼲倒是尖叫着合身扑上。

    “砰!”山鼲坚如金石的双爪悍然和老者铜矛硬拼在一起,那老者虎口发酸,铜矛顿时脱手而出,他心中暗叫不好:“糟了,遇上深红境界的妖兽了!”

    就在电光火石之间,关横、项珐已经双双扑上,“啪啪”两声擒住对方左右臂膀,随即将此人拎到了自己队伍前面。

    关横此时开口问道:“这老东西是谁?为什么要替项林说话?”

    旁边的任涛回答道:“他叫姜鑫,是前几年项林提拔到长老职位的人,好像以前还在毒龙谷部族待过,后来不知因为什么事,前来投奔了项林。”

    “哼,我看八成是毒龙谷派来监视项林的家伙,既然如此,这家伙不能留!”关横说完这句话,又对项珐言道:“兄弟,大哥我替你代劳了。”

    言还未尽,关横倏地一伸手卡住了姜鑫的脖颈:“老家伙,这就是替项林做狗的下场,嗨!!”

    只听“咔吧”一声脆响,姜鑫脖子一歪,顿时绝气身亡。

    “快看,姜长老被人杀了,这家伙真是胆大包天啊。”

    “杀得好,姓姜的平时仗着族长撑腰作威作福,死了没人心疼。”

    姜鑫一死,翼望族围观的人群中顿时响起议论纷纷的声音,又有一个长老出来戮指项珐说道:“你、你就算是少族长,是前任族长的继承人,可是纵容他人伤害本族的长老,这也是大罪,岂有此理。”

    “李长老,这么说,你是想跟着项林继续作恶,是吧?”

    此时此刻,项珐早就横下一条心,他见到有人反对自己向项林的走狗下手,顿时勃然大怒的说道:“姓李的,我父亲当年带你不薄,你竟敢忘恩负义帮助杀害他的人,你简直禽兽不如。”

    “我……”

    那个李长老和姜鑫一样,平时和族长项林一个鼻孔出气,但是他年轻的时候也颇受前任族长项斐的照顾,如今项珐已经挑明项林是自己的杀父仇人,李长老顿时有些慌了,他和外来的姜鑫不一样,自己在翼望族有家有业,要是落个骂名的话,子孙后代都会受牵连的。

    项珐此时冷哼一声说道:“我现在就是一句话,跟着项林作恶的,都是我的仇人,李长老,还有其他长老,你们自己看着办吧。”

    “少族长说得对。”这时候有一个白发苍苍的长老说道:“在场的年长族人们,有谁没受过前任族长项斐的恩惠?他那么好的一个人竟然被项林害死了,老子第一个不答应这种人当族长,兄弟们,跟着少族长找项林算账吧。”

    白发长老这句话说得铿锵有力,很得人心,顿时又有四个长老站出来叫道:“说得对,项林不是个好东西,我们不能看着这种败类毁了翼望族,走,大家都跟随少族长杀过去。”

    “你们这些人真是,唉……”李长老见此情景,知道这些人是要去找项林拼命,他自己顿时拉了败势,转身想悄悄退出去找项林报信,谁知道关横眼尖,他顿时戮指对方厉喝道:“别让那家伙跑了,快抓住他!”

    五位长老这时候都发现姓李的想跑,在盛怒之下顿时将李长老按倒在地,他们纷纷吼道:“看你往哪儿跑!”

    周围的翼望族人也被仗势欺人的李长老欺负苦了,大家看到恶人被制服,顿时围拢上去你一拳我一脚,打得李长老鬼哭狼嚎,不住“哎呦妈呀”的乱叫。

    这个时候,关横对身边的同伴扬声说道:“别让项林跑了,走,找他去!”

    得道多助,失道寡助,此时的翼望族村寨中,再也没有人敢替项林说一句话,可见这个家伙平时不得人心,众人唰啦啦躲闪开,主动分开一条路让项珐、关横他们通过。

    少时片刻之后,在五位长老的带领下,大家已经闯到了项林的族长房间门口,这个时候,项林刚刚得到消息,带着三、四个亲信从屋里跑了出来。

    “你?!你没死……”看到走在前面的项珐,项林顿时觉得眼前发黑,差点一屁股坐在地上,就在此刻,关横一挥手叫道:“把他那个猪狗不如的儿子押上来。”

    顿时有人推推搡搡、连打带骂把项洛踹到了前面,这小子现在是鼻青脸肿,没少吃苦头。

    项洛扑通一下跪在了自己老爹面前,他就像一条癞皮狗似的哀嚎道:“爹呀,你私下里对我说的那些秘密,什么‘十年前推项斐落下悬崖’‘勾结毒龙谷’之类的话,我都已经对他们招供了,他们打得我好狠呐,儿子实在是扛不住了。”

    “混账东西,你真是个废物。”听到儿子口无遮拦把自己的丑事说破,项林顿时气得目眦欲裂,他大吼道:“你还是我儿子吗?竟然出卖我?”

    此时此刻,项洛还狡辩说道:“这也怪不得我,是你天天教给我‘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这些话,我只是照着做而已。”

    “畜生,我杀了你,只当没生过你这个废物!”

    “嚓!”丧心病狂的项林此时拽出一柄古铜弯刃,不偏不倚蹭过自己亲儿子的脖颈,“噗——”红雾狂飙,项洛的脑袋啪嗒坠地,一直滚落到了犄角旮旯里。

    当着所有人的面宰掉亲儿子之后,项林顿时陷入疯狂之中,他扯着嗓子狂吼道:“不错,项斐推下悬崖的,这个家伙仗着自己是族长就欺负我,老子只不过杀了一个不肯和我相好的寡妇,项斐就要用族规压我,我可是他的兄弟呀!!既然项斐要我死,那我就先下手为强,哈哈哈,我还要杀光你们所有的人——”

    “畜生,我今天就要为父亲报仇!”项珐此时手舞古铜剑,眼中迸发复仇的怒火扑将上来:“项林,你去死吧!”

    “想杀我哪有那么容易?”项林此时狂态毕现,其实还保持着一分狠毒狡诈,他陡忽出掌将面前三个死忠手下推向迎面而来的项珐:“去你的吧。”

    “呃?!”项珐猝不及防之下,顿时被这几个人挡住了视线。

    ——【第五更,大家晚上好,老沙继续求订阅、求月票(⊙o⊙)】——(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