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0329章 翼望族恩怨
    阿狗和若桃点头应允,关横、商恬琳就此带着以罗森为首的几十个厌火族、鴅头族的青壮汉子直接赶往翼望族位于毒龙谷外围的聚居地。

    ……

    与此同时,翼望族村寨的族长房间,族长项林正和一个年过二十的年轻人发生激烈的争吵。

    “族叔,你为什么要率领族众去偷袭邽山族的人,他们对我们没有恶意啊。”年轻人义正言辞的说道:“你这么做,不是白白为翼望族引来敌人吗?邽山族的人……”

    “项珐,你给我住口!”

    还没等年轻人把话说完,项林就恶狠狠地打断对方的话头,随即低吼道:“我才是翼望族的族长,这里轮不到你说话,那些邽山族的人带着兵刃来到毒龙谷附近,分明是意图不轨,我收到毒龙谷部族童江海族长的命令,一定要对可疑的人赶尽杀绝,这些事是必须做的。”

    “童江海为人狠毒无情,翼望族要是跟着他再作恶,迟早难逃覆灭的下场,这是我最不愿意看到的事情。”

    年轻人项珐低声说道:“族叔,你还是听我一句劝,赶紧把邽山族的族长放了吧,否则的话,我只能够使用最后的手段,收回自己‘应得’的族长之位了。”

    “臭小子,你——”项林听到对方这么说,顿时勃然大怒,更被触及了心底最不愿意提起的**,原来翼望族上一代族长是项林的堂兄——项斐。

    此人处事公允,很得族人拥戴,然而在十年前,项斐却突然暴毙,族人们悲痛之余,就想拥立项斐的独子项珐继任族长之位,但是项珐年仅十岁不堪大任,于是族中长老和族众就让项斐唯一的堂弟项林暂代族长之位,等待项珐成年再还位给他。

    做一族之长,前呼后拥,颐指气使的滋味当然很爽,这十年间,项林也算是吃香的喝辣的,暗中在族里培植起自己的一股势力,而且还勾结了附近毒龙谷部族为自己撑腰,越来越肆无忌惮起来。

    到了这个时候,项林早就不把长老们和项珐这个正牌的族长继承人放在眼中了,甚至在暗中策划另外一些狠毒的诡计。

    此时此刻,项林听到对方要收回应得的族长之位,心中暴怒之下,立刻跨前一步,他嘴里低吼道:“你竟敢……”

    “我没什么不敢的,”就在这时候,项珐突然打断对方话头,并且微笑着说道:“说实话,族叔,我应该感谢你,就是因为有你这十年分担族长的责任,我才有机会不断的锻炼自身,还达到了这种程度。”

    这句话甫一出口,项珐陡忽展现自己体内的灵气,深红之色的灵息迅速扩散到了他的全身,项珐此刻好整以暇的说道:“族叔,你看我如今是不是已经达到深红强者境界了?听说您老人家也是红气强者,不过是……淡红境界,对吧?”

    项珐把“淡红”这两个字说的额外清楚,同时也是在提醒对方不要轻举妄动,那是因为二人虽然都在红气境界领域中,但是淡红与深红之间可是相差很远的,项林也不可能是项珐的对手。

    “这……呵呵呵,贤侄,咱们有话好说嘛。”看到自己如今已经不是项珐的对手,项林心中不住地在骂自己当年没有及时的斩草除根。

    但是项林向来狡猾,他脸上马上换上了一副皮笑肉不笑的表情,故作亲切的说道:“当初你父亲意外病故,我也对几个长老说过,族长之位不过是暂时代理,当你成年之后,立刻原位归还,如今贤侄你实力大进,我也是时候该隐退了。”

    说到这里,项林偷眼观察对方的表情,发现项珐的脸色已经和缓了下来,他赶紧继续言道:“我也觉得这些年毒龙谷部族的人做恶太多,是不应该再跟着他们为非作歹了,你不是说要放了邽山族的族人吗?走走,我现在就带你去见他们。”

    项林的一番花言巧语说完,立刻哄得项珐连连点头,此人虽然经过锻炼把实力飙升到深红境界,可是头脑还是一个涉世未几、不知人心险恶的年轻人,他已经完全相信了对方的鬼话。

    “族叔,你这么说就对了,其实你把族长之位让给我之后,完全可以继续担任长老的职务,颐养天年,大享清福。”

    项珐说这话的时候,已经随着项林从房间出来,二人一起走到出了村寨的后山,两旁道路怪石嶙峋,横生蒿草,而且是人迹罕至,项珐走到这里时有些奇怪地问道:“族叔,那些邽山族的人究竟关在哪里了?还没到地方吗?”

    “哈哈哈,快了,你……马上就要到地方了。”

    在前面带路的项林此时低声念叨着,当二人走到一处断崖旁边时,项林突然扭头对项珐诡异一笑,随即说道:“贤侄,你以前不是问过我吗?为什么你父亲项斐无辜暴毙之后,连尸首都没找到,其实是我说了谎,你爹的埋葬之地……就在这里!”

    “族叔,你说什么?!”关于自己父亲十年前神奇暴毙的事,长大之后的项珐一直有些疑惑不解,今天听到自己父亲被埋在这里,他顿时大吃一惊。

    “我可没骗你,你看,他的墓碑还在这里呢。”项林这个时候一边说着,一边用双手分开面前的蒿草丛:“喏,这不是吗?”

    心情激动的项珐,此时此刻早就忘了要去寻找邽山族人的事情,当他看见面前出现乱草丛生的土包,旁边立着刻有“项斐之墓”字迹的墓碑时,顿时一下扑了过去,双眼含泪大叫道:“爹,你怎么会在这里?”

    “唉,孩子,你爹的死事关族中机密,所谓家丑不可外扬,所以知道的人并不多……”

    项林此时低声说道:“十年前,你爹项斐有个兄弟,做了一点小错事,结果被项斐知道了,二人就相约在这断崖旁边说清楚这件事,那是个漆黑无月的晚上,你爹不住地痛骂那个人,还说等到第二天,要把此人做的丑事向全族人宣布,而后按族规处置。”

    “那,后来呢?”项珐听到这里的时候,完全沉浸在痛苦之中,完全没有注意到对方的动作举止。

    项林此刻装作不经意的向前跨了一步,随后说道:“那个人犯的错,只不过是对族中一个寡妇无礼,并且失手把她杀了,这本来没什么大不了的,但是传扬出去,也不是什么好听的事情。”

    ——【第四更,大家下午好,老沙继续求订阅、求月票┗|`o′|┛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