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0205章 巧言惑敌(第五更爆发)
    那正是化作一团破空疾影的——巨蜂伥鬼!!

    这巨蜂的尾蛰针固然是犀利无比,但是最近却很少有让它出手的时候,因为六伥鬼之中,除了大伥鬼进阶到了暗青鬼气的程度,狌狌伥鬼和巨蜂都还处于橙色境界。

    在对付青气以上的强敌之时,四只狌狌伥鬼的合围攻势还能起到一定牵制所用,但是孤零零的巨蜂就显得力不从心,落入了末流,但是,巨蜂伥鬼依然是趁隙偷袭敌人的杀器,这一点毋庸置疑!

    只听“噗哧”一声轻响,巨蜂伥鬼的尾蛰针借助破空急速而来,不偏不倚搠入了邝丰锁骨与脖颈之间的位置。

    “呃啊啊啊——”剧痛袭身之中,邝丰险些握不住六棱铜棒,另一只手紧捂伤口差点趔趄摔倒。

    “杀!”关横这时候终于瞧准了最佳时机,一声低吼将全身奔涌疾动的暗青灵气全部汇聚于句芒剑鞘,霎时间剑芒暴涨尺余长,被关横豁尽全力狠命的劈了下去……

    片刻之后,若桃正在为靠在岩石旁边的关横裹伤,她有些埋怨的说道:“公子你也太不小心了,那家伙濒死一击险些用铜棍敲碎你的肩胛,这有多危险啊!”

    “嘶……”关横此时疼得呲牙咧嘴倒吸冷气,他苦笑着说道:“我也没想到那家伙最后一击竟然这么厉害,要不是你在旁边一脚把我踹飞,恐怕半边身子的骨头都要被一棒打碎了,看来我还是小觑红气强者了。”

    “公子,你看,吞鬼虎把那家伙的六棱铜棒叼过来了。”若桃此时拎过铜棒掂了掂,她说道:“我拿着好像很顺手,不如就给我吧。”

    “你打算以后用六棱铜棒做兵器?真是越来越暴力了……”关横的嘴里嘀咕了一句,此时此刻,他看着手里的魂石有些发愣:“原来在这个上古世界,人类强者最少要到红气境界,死后才能凝聚精魂,难怪以前遇到那么多逝者,却一个精魂都没看见。”

    按照往常的惯例,关横会扯下一点精魂碎片存入魂录册,当他把邝丰的精魂碎片夹进书册里之后,得到了关于邝丰的性命、生平来历等等信息,但让关横最感兴趣的,却是关于邝丰对控气之术的理解、钻研,以及邝丰的武技。

    单以武技而论,邝丰配合红气施展的六棱铜棒技法实在没什么出奇的地方,关横盘算了一下,打算以后抽时间把棒法教给若桃,毕竟铜棒此时在她手里。

    但是,邝丰有一种辅助武技叫做“穿山飙行步”,是持续使用本身灵气灌注于双腿,为自己不断加速疾行的一种辅助技巧,关横对此产生了兴趣。

    不过这穿山飙行步只能到了红气境界才可以使用,因为灌注在双腿的灵力不到红气境界,一定会涨破肌肉血脉,看到这里,关横叹了一口气:“刚才吸收了不少这个强者的红气,暂时压制了伤势,咱们还得抓紧时间解决另一个家伙呢。”

    “公子说的是,那就赶紧去吧。”若桃这个时候已经把树上的竹篓摘下,继而负在自己背上,关横此时说道:“这回对付挖金岩窟里那个家伙,咱们需要换个计策,要是能够兵不血刃的话,那是最好不过了。”

    闻听此言,若桃吃吃笑问道:“公子,你又想到什么损招了?”

    “那个不叫损招……是谋略、谋略你懂吗?”关横说到这里也是稍微有些脸红,他知道自己有时候想的办法不是那么光明正大,但是只要能有效的杀灭坏人,关横是不在乎用些小手段的。

    ……

    少时片刻之后,历石山山巅的挖金岩窟外面,若桃气势汹汹的拎着一个血淋淋的包袱迈步走了过来。

    “喂,岩窟里的家伙,送给你一样东西!”若桃的话音甫落,随手就将包袱掷进洞中,此物挟裹劲风呼的一声疾飞而去,被闻声赶来的李泉伸手接个正着。

    “唰!”恰在此时,包住里面东西的破衣服飘然落地,一颗血淋淋的六阳魁首正捧在李泉的双手上。

    “啊啊啊!邝丰?!”见到刚才跑出去的老朋友只剩下一个圆睁二目的脑袋,李泉顿时气得目眦欲裂哇哇暴叫:“是谁?是谁杀了我兄弟?!老子让你偿命!”

    话音未落,李泉放下人头,抄起自己的一柄车轮斧呼的冲出了洞口,他看到若桃之后,声嘶力竭的吼道:“贱人,就是你杀了我兄弟么?我杀了……”

    可就在转瞬间,李泉骤忽感到周围气氛有些不对,因为此时此刻,关横已经带着吞鬼虎噌的从斜刺里纵了出来,堪堪堵住了挖金岩窟的入口。

    “你们是?!”

    李泉看到关横杀气腾腾的往自己面前一站,虽然只是他只是青气境界,但是那股狂傲之意全都挂在脸上,没等李泉反应过来,关横就已经大吼道:“李泉,你和邝丰镇守历石山金矿期间,私藏私拿矿石的事已经败露了,奉族长之名,老子要将你捉回毒龙谷受罚!”

    “你说什么?我没有……”听了关横的话,李泉顿时吓得一哆嗦,他和邝丰在这几个月确实拿了不少历石山的金矿石私藏,但是这件事做的极为机密,只有两个当事人知道,李泉万万没想到已经败露了。

    其实,关横只是用诈语吓唬一下李泉,至于至于他和邝丰私藏矿石的事情,关横是从邝丰碎魂记录在魂录册之中的信息里得知的,虽然只有只言片语,关横已经把二人在此中饱私囊的事情推测出来了。

    但是李泉不知道内情,在此刻已经是吓得有些发愣了,关横又趁机说道:“李泉,你知道我们为什么单独把邝丰引出去宰了吗?那是因为这邝丰是你的‘替罪羊’!”

    “什么替罪羊?!”李泉握着斧柄的手微微一垂,顿时觉得有些莫名其妙。

    “笨蛋,你是族长的表弟,这没错吧?族长知道这回私藏金矿的事情,你和邝丰都有参与,可是族长念及表兄弟之情,为了免除你的死罪,就嘱咐我们先宰了邝丰。”

    关横此时嘿嘿冷笑着说道:“这样的话,死者嘴里无对证,一切的事情都可以推到邝丰身上去,你算是胁从或是受了蒙蔽,罪责就可以减轻了。”

    ——【第五更,大家晚上好,老沙继续求订阅、求月票(⊙o⊙)】——(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