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0118章 分手而去(第三更)
    “是容征!”关横听见这个声音之后,立刻扬声回答道:“我们在这里。”

    等到容征进屋之后,关横把经过简略一说,随即沉着脸问耿殊:“那个来这里和你见面的三大古国强者究竟是谁?”

    “我、我其实也不认识他……”

    耿殊这时候看到天禺族族长容征那副要吃了自己的模样,忙不迭的回答道:“就在前一阵,有个我认识的崇国边境部落的小族长带着那位‘大人’来找我,说是想要活捉两只最好的妖猿有大用处,他许下了丰厚的报酬,我、我一时贪心,就答应了。”

    “你这个混账东西!”“砰!”

    耿殊话音未落,容征已经一拳揍在了他的脸上,顿时打得耿殊脸颊碎裂牙口喷血,这小子捂着脸哀嚎一声就地翻滚,他还挣扎着讨饶道:“别、别杀我,我已经断了一只胳膊,两条腿都废了,求求二位饶我一条贱命吧。”

    “你给我再好好想想,那个来找你的家伙有什么特征?那个边境部落的小族长是谁?”关横此时薅住耿殊的衣领没好气地说道:“听着,任何有用的消息都可以,赶紧给我老实交代,快说呀!”

    关横的话语中透着无尽的威胁之意,此时此刻,为了活命的耿殊绞尽脑汁回忆起来,他支支吾吾的说道:“那个崇国边境小部落的小族长叫‘刘胜’,为了和邻近的部落打仗争夺地盘,刘胜经常到我这里来采购毒物和毒虫,这小子也不是个好东西……”

    关横此时呼喝道:“别废话,捡重点的事情说。”

    “是是是,我想起来了,刘胜领来的那个大人,是一位身穿黑衣、黑布蒙面的黑气霸者。”

    耿殊喘着气说道:“虽然他不肯在我面前透露真实名姓,但是有一次刘胜说漏了嘴,叫了他一声‘象大人’,我、我就只记得这么多了。”

    闻听此言,关横的眉头紧蹙,他想起在古战场遗迹遇到的那个黑影,和耿殊形容的非常接近,关横心中暗忖:“说不定真的是同一个人,哼,不过那家伙坠崖之后是生是死可就说不定了。”

    容征此时一指耿殊,随口说道:“关兄弟,你打算怎么处理这个小子?”

    “他?”关横此时微微一笑:“容兄,耿殊是你和长右、朱厌的仇人,我倒是和他没什么恩怨,这样吧,此人就由你来处理,我也要继续上路向北走了。”

    听了关横的话,容征顿时感到了几分诧异:“什么?这么快就要上路?”

    “是啊,一直向北旅行的话,肯定可以找到治愈我妹妹怪病的方法。”此时此刻,关横伸手背起了装着沉睡女孩的竹篓,随即扭头对容征说道:“容兄,今日一别,恐怕很难再见了,不过我很高兴,能认识你这个朋友,咱们就此别过吧。”

    容征知道关横去意已决,他微微颌首说道:“好,希望你能早一天治愈令妹的顽疾,保重了,关兄弟。”

    这个时候,关横对着容征一拱手,随即带着吞鬼虎和阿狗转身扬长而去。

    ……

    少时片刻之后,关横他们已经趁着缓缓从云层后透出的晨曦,来到了距离领胡族部落十几里外的一处山林中,由于所以刚经历了一场恶战,大家都需要稍微放松一下,所以走得很慢。

    就在这时,关横回头看了阿狗一眼,他随即说道:“奇怪,不知是不是我的错觉,在解决了你体内的上古妖虫蛫蛆之后,你的脸色似乎变了很多,难道说……还有遗患未除吗?”

    听了关横的话,垂首走在最后的阿狗突然驻足不前了,他缓缓抬头看着关横,突然做出了一件惊人的事。

    “我……没事……我很好……”听到了这个声音,关横吓得差点坐在地上,他伸手指着阿狗失声叫道:“你、你竟然说话了?!”

    此时此刻,满脸茫然的阿狗断断续续小声说道:“大、大家不是都会说话吗?为什么……我不可以说……”

    “不是、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闻听此言,关横先是拼命摇着头,然后他说道:“我是想说,既然你会说话,为什么以前我没见到过你开口呢?”

    “我、我也不知道。”

    说完这句话,阿狗突然找了一块路旁的大石坐下,而后看了关横一眼继续说道:“我以前……一个人想、想说话的时候,拼命张嘴,但是却发不出声音来,而且会头疼的很厉害,所以,我渐渐的就不会讲话了。”

    说到这里,阿狗稍微顿了顿,又继续言道:“就在刚才,你让竹筒里的东西钻进我的鼻孔,我就觉得脑袋里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打架,疼得厉害,还有,额头上那股黑血喷出来的以后……我就……变成现在能说话的样子了。”

    “呃?!”闻听此言,关横倏地倒吸了一口冷气:“有这么古怪的事?”

    “我想想……”

    关横这时候略一沉思,他又抬头说道:“我想,也许是你头颅内部有什么淤血之类的东西,阻滞了你开口说话,但是两只上古妖虫‘蛫蛆’在颅中互相厮杀的时候,把淤血冲散了,那些淤血就此借着额头上的伤口排出了体外,你又能说话了。”

    此时此刻,阿狗挠着头茫然说道:“你说的这些,我听不懂啊……”

    关横突然想到一件事,他赶紧问道:“对了,既然你已经恢复了说话的能力,那你还记不记得自己是谁?从哪里来的?”

    “呃……”阿狗听了关横的话,脸上突然又出现了痛苦之色,他抱着自己的脑袋嗫嚅道:“我、我不知道啊,以前的事情,还是什么也想不起来,我能记起的,只有最近这段时间和你在一起的事情,头……我的头好疼……”

    “够了,阿狗,别在回忆那些东西了!”关横在此时赶忙喊道:“听我说,先放松下来,冷静,不要再去想那些让你感到头疼的东西,那样对你完全没好处,听到了吗?”

    闻听此言,捂住脑袋的阿狗缓缓点头,直到过了半晌,他那种痛苦表情才缓解了下来。

    ——【第三更,大家中午好,老沙继续求订阅、求月票↖(^w^)↗】——(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