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0094章 生擒妖虫
    四个人刚刚踏出瀑布水帘的一瞬间,吞鬼虎噌的从斜刺里就窜了出来,顿时把梁继吓了一跳:“呃啊?!”“不要大惊小怪的,这是我的巨虎。”

    关横这时候先是说了梁继一句,吞鬼虎此刻凑了过来,它用前爪向前一指,关横立刻会意:“那边有动静。”

    下一刻,四人一虎“噌噌噌”几下都隐身在了附近齐人高的蒿草从中,紧接着就听见远处传来了嘈杂的脚步声,此外,还有人在高谈阔论。

    关横轻轻分开蒿草向前观望,发现正是一群十几个领胡族人扛着一只壮硕的白头妖猿、以及一个昏迷不醒的大汉正往瀑布这边走来。

    其中最前面的家伙还大笑道:“接连搜索了两天,总算是没有白费功夫,谁会想到,天禺族的族长和这只巨猿全都昏迷在悬崖下的树洞里了呢?”

    另外一个人也笑道:“说的是,咱们之前肯定是疏忽大意了,竟然没找到,这下好了,可以向族长他老人家邀功了。”

    “喂,瀑布后面那几个小子怎么也不出来迎接咱们?”此时此刻,有个领胡族人扬声说道:“难道他们又在里面偷懒不成?”

    “哼,别去理那些小子了。”又有一人说道:“咱们这回擒拿容征和妖猿的功劳,一点也不分给他们,大家说好不好?”

    这句话甫一出口,领胡族众人都是轰然大笑,可就在此时此刻,关横突然抿唇打了个唿哨,吞鬼虎倏地一下就扑了出去,顿时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兽吼:“嗷!!”

    “呃啊啊——”

    “扑通、扑通……”听到这蕴含破邪之力的吼声,有几个猝不及防的领胡族贼人顿时惨叫连连,肝胆俱裂栽倒而死,剩下的几个家伙也是惊得双手一松,把昏迷的容征和白头朱厌扔在了地上。

    “大家上!”“呼——”说时迟,那时快,关横和吞鬼虎、还有几个天禺族的汉子各拿兵刃扑上前去,寒光迭闪之间,将剩余的七、八个领胡族人全部劈翻在地。

    这一场厮杀只在刹那间完成,堪称快捷无伦,兔起鹘落,那些领胡族人都来不及反应过来,就已经被全灭了。

    这个时候,关横已经迈着大步走到了容征面前,正要仔细看看这位昏迷不醒的天禺族族长,可是容征身边那只妖猿“白头朱厌”却因为坠地时的剧烈动静,开始全身剧颤不住的哆嗦起来!

    “这妖猿是怎么回事?”

    关横双眉一蹙,顿时觉得其中有古怪,殊不知这白头朱厌的脑袋里有一只潜伏其中的上古妖虫,此虫在听见吞鬼虎那蕴含破邪之力的咆哮声之后,竟然承受不住压力,紧接着嗤的一声窜出了妖猿的鼻孔。

    “就是这个东西!!”关横此刻瞧得清楚,此物就是当天阿狗和四耳长右动手激战时,无意中窜进阿狗身体里的东西,关横此时心中大恨:“必须抓到这东西,它肯定与治好阿狗的怪病有密切联系。”

    想到这里,关横早就一箭步冲了过去,挥起手中的顒雕之爪想要按住那只速度奇快无比的妖虫,但是关横还是稍微慢了一步,也怪那虫子的速度实在是太过迅捷,关横竟然没用按住它,让妖虫哧溜一下窜进了草窠。

    “嗷!”说时迟,那时快,眼见妖虫逃窜的吞鬼虎暴吼一声扑了过去,“嗤啦!”如锹似铲的锋利虎爪瞬间掠过草窠,顿时掀起漫天的尘土,那只吱吱怪叫的上古妖虫也被撩飞到了半空。

    “做得好,吞鬼虎。”见此情景,关横大喜过望,他迅速摸索自己腰间找到一个饮水竹筒,让那妖虫就势落进了竹筒之中!

    “当——咔嚓!”关横赶紧用手中的塞子堵住竹筒的口,只听那只狭长诡异的妖虫在竹筒里拼命挣扎,还伴着吱吱怪叫,关横却发现妖虫力量有限,根本冲不破竹筒的束缚,他这才松了一口去:“总算是抓住了。”

    掂了掂竹筒,关横将它妥善的收进了怀里,随即暗忖:“我听那个年长的领胡族人交代,此虫叫什么‘蛫蛆’,习惯寄宿在人脑中,要是待的太久就会让人疯癫发狂,那么阿狗就危险了。”

    想到这里,关横的眉头紧蹙:“不行,必须要想办法解决掉阿狗脑中另一只蛫蛆,否则的话,阿狗的疯病十有八、九会复发的。”

    “关兄弟,我们的族长好像要醒了。”这个时候,王翔扬声叫道:“咱们是不是马上回皇猿岭,也好赶紧为族长疗伤啊。”

    “嗯,有道理。”关横稍一思索后,立刻说道:“吞鬼虎奔跑速度极快,这样吧,我骑上巨虎带着容征族长先回皇猿岭,你们扛着白头朱厌在后面跟随,这样如何?”

    天禺族众人异口同声说道:“好,就这么办。”

    得到众人首肯,就在下一刻,关横已经把水晶棺负在自己背上,自己骑上吞鬼虎,后面驮着容征,就此火速朝着皇猿岭的方向疾奔而去。

    ……时间眨眼就到了当天的下午,容征已经被关横带回皇猿岭天禺族部落一个多时辰了,擅长疗伤治病的长老一直在房间内急救容征和白头朱厌。

    倏地,房间的门被一下打开了,满脸疲惫之态的长老趔趄着走了出来,关横赶紧扶住他问道:“怎么样?容征族长没事吧?”

    “呵呵呵,天禺族的人都是皮糙肉厚,容征的伤势没什么打紧的。”长老这时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说道:“容征只不过在悬崖下昏迷了两天,没吃没喝再加上失血过多,现在抢救过来已经没事了,噢,他已经醒过来了……”

    长老说到这里稍微顿了顿,又接着言道:“族长刚才还问起是谁救的他,正想请你进屋去说话呢。”

    “那好,我就去和容征族长聊两句。”

    关横此刻微微一笑,随即迈步进了房间,容征在病榻上看见关横,立刻要挣扎着起身,嘴里还说道:“关兄弟,我刚刚得知是你救了我的性命,而且还帮本族找回了四耳长右,这份大恩,请受我一拜……”

    关横赶紧走过去制止他的下一部动作,并且说道:“族长不必多礼,你这伤势未愈,不要绽裂创口才好。”

    ——【第四更,大家下午好,老沙继续求订阅、求月票┗|`o′|┛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