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0782章 恩人
    “砰!”没等关横动手,旁边的大胡子佣兵萨黑抡起一把椅子就砸在了对方脑袋上,萨黑吼道:“真是太巧了,老子我也看你们不顺眼,去死吧!”

    “老弟,我佩服你的豪气,索性把你解决这几个杂碎,再去找鲁塔。”萨黑扭头对着关横憨憨一笑:“动手吧。”

    “砰砰砰、啪啪啪!哗啦——”

    关横和萨黑一通拳打脚踢,揍得几个沙盗鼻青脸肿,可是关横薅住沙盗头领,抡起拳头揍他的时候,这个家伙却嘴硬道:“你们别得意,以为鲁塔真能逃得掉吗?我们的大统领早就领着上百人,把这镇子出口围住了,鲁塔那小子……就等着被剁成十八块吧。”

    “糟了,说不定鲁塔真的出事了,咱们赶紧去帮他吧。”关横挥拳把这个小头目揍得飞出窗户,随即带着萨黑冲出了酒馆的大门。

    与此同时,白河镇的出口附近,化装成丑女的鲁塔果然被沙盗大统领率人拦截住了,年轻的鲁塔虽然盗术高超,只可惜打架的本事不济,不出几分钟,就让众沙盗打掉手里的短刃,捆了个结结实实。

    “嗖——啪!”大统领的马鞭不偏不倚匝住了鲁塔的脖颈,这个家伙眼中闪烁着冷酷嗜血的寒光:“鲁塔,你真是好大胆,竟敢动我的黄金,今天我就给你点毕生难忘的教训,让这个镇子上的人看看,反抗我们沙盗团到底是什么下场!”

    “驾——”大统领双腿皮靴的钢刺连磕马腹,这匹坐骑立刻咴咴暴叫,只见它四蹄翻飞,向着镇子里狂奔起来。

    马匹在狂奔,笔直的长鞭拖着鲁塔贴地而行,只听嗤啦啦的刺耳声音络绎不绝,十六、七岁的鲁塔顿时被地面尖石沙砾摩擦得血肉模糊,疼得他大声惨叫,然而那些没人性的沙盗却看得津津有味,不时发出大笑。

    就在此时,关横和萨黑赶到,此时萨黑拽出靴子里的短刃,脱手飞掷而去,“呼!”这道寒光径直扑向骑马狂奔的大统领。

    “嗯?敢偷袭我?!”沙盗大统领有几分真本事,他手腕翻转抽出钢剑在手,啪的打落了短刃,但就在此刻,关横脚尖点地,噌的急窜出去,已经抓住了箍住鲁塔脖子的长鞭。

    “呃啊啊啊!”力贯双臂的关横陡忽一声大吼:“给我断!”

    “啪嗤!”长鞭应声断折,马上的大统领身形不稳,险些一个倒栽葱摔了下来。见到有人救了鲁塔,气急败坏的沙盗大统领吼道:“竟敢坏我的好事,来人,把他们全给我剁了!”

    上百沙盗在马上齐声吆喝,只听哒哒哒,踏踏踏的马蹄声络绎不绝,这些家伙把关横、萨黑和鲁塔三个人围在了圈子里,开始纵马绕圈,并不时发出嗷嗷嗷的吼叫,马刀钢剑高举过头,在骄阳烈日下寒光闪闪,着实要人胆寒,这就是沙盗在围攻敌人之时所惯使的伎俩。

    “鲁塔兄弟,小心点。”大胡子萨黑看到鲁塔受伤不轻,主动护在了他的前面。“二位大哥,我多谢你们的救命之恩。”

    此时此刻,鲁塔捂着伤口,喘息着说道:“但是这群沙盗都是杀人不眨眼的恶魔,你们别管我了,还是先逃吧。”

    “哈哈哈,鲁塔小兄弟,我听说你偷了沙盗的那些黄金,已经全部分给了镇里的穷苦百姓。”大胡子萨黑此时缓缓抽出腰间的三尺钢刃,他豪迈笑道:“就冲小兄弟你这份仁慈之心,我萨黑帮定你了。”

    “萨黑说得对,你小子如今的心地可是不错。”关横微微一笑:“再说,咱们可不能干站在这里等死。”

    话音未落,有两名纵马兜圈的凶恶沙盗已经按捺不住,一声呼喝,挥舞着弯刃就扑向圈中的三人。

    “唰!”刀锋狂猛劈向面门,关横倏地闪身躲过,伸手迅速叼住对方的腕子,一拧一拽,这沙盗顿时在惨嚎声中跌下马来,他的弯刃和马鞍旁边的硬弩匣子,也被关横在电光火石间抢夺到手。

    “鲁塔,拿去防身。”关横将硬弩匣子扔给少年,自己一伏身,噌噌几下掠到对方马腹周围,挥刀削砍马腿。

    “咴咴——唏呖呖——”坐骑断腿,霎时间惨叫着马失前蹄,沙盗们纷纷落马,跌得鼻青脸肿,又被关横趁隙抢得一把弯刃。

    下一刻,只见刀光霍霍,吼声迭起不断,关横、鲁塔和萨黑与那群纵马沙盗顿时杀了个难解难分。

    虽然三个人拼命抵抗着,但是上百沙盗,就站着不动让你砍,刀锋也会卷刃,更何况那些是凶恶的敌人,就这样,三人且战且退,渐渐地被堵在了一条没有出路的陋巷之中。

    “可恶,要在平日里,我宰了这上百沙盗就像碾死蚂蚁……”

    关横此时仗着格斗技巧娴熟,幸保不伤,可是萨黑和鲁塔身上挂彩见多,尤其是鲁塔原本就已经被奔马拖行身受重伤,此刻只是勉力支撑,几近油尽灯枯了。

    “唰!”寒光陡闪,弯刃劈面而来,鲁塔一闭双眼:“完了,看来今天我要死在白河镇啦……”

    “噗嗤——”对方利刃砍过,鲁塔却没有感到丝毫疼痛,只是有几点温热的水滴溅到了自己脸上,再睁开眼睛的时候,面前的一幕,让鲁塔终身都没有忘记。

    原来在千钧一发之际,萨黑毫不犹豫的伸出手臂挡住了砍向鲁塔的锋刃,他的胳膊应声而断,啪嗒坠落在地。

    好一条硬汉,虽说断臂之处血流如注,但是萨黑硬是吭都没吭一声,依旧只是对着鲁塔嘿嘿憨然一笑。

    关横这时抢步上前,飞起一脚踹在陋巷口的柴垛上,木柴哗啦啦四处乱滚,骑着马一时不能接近,趁此机会,关横顺手撕下鲁塔身上一条衣襟,帮助萨黑包扎伤口止住了流血,这时候他们已经退到了陋巷的尽头,前有追兵,后无退路。

    “啊啊啊——萨黑大哥,你为什么要这样?”此时此刻,鲁塔仰天大哭,泪水不断的流过脸庞:“我们只不过是今天刚认识而已,你怎么能替我这个陌生人用胳膊挡刀呢?这样做不值得。”

    ——【第二更,大家早上好,老沙继续求订阅、求月票o(n_n)o】——(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