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0336章 潜入豪宅
    皮蓬有钱,为人又招摇,所以才会在城中举办像豪赌大会这类盛事,也就是不惜邀请所有人陪他一起玩,可是,这些都不重要,关横今天晚上来的目的,就是要以葛瑞的身份赢走他们家的祖传纯金家徽。

    “此外,没想到这个雅克还挺会利用人的。”关横突然微微一笑:“他竟然委托我调查其他一些与皮蓬的事情。”

    喀乌鲁王国东郡的领土上,经常活跃着一股势力,这个组织以对外雇佣杀手、劫掠普通百姓而臭名昭著,人称“毒狼”。

    外界一直传闻,毒狼组织和某些东郡的本土贵族有勾结,因为得到了这些贵族通风报信和暗中庇护,所以喀乌鲁王国的军队才一直无法剿灭他们,但是,这些都只是谣言而已,官方一直没有任何证据。

    所以有人把调查“毒狼”内幕的任务,交付给了黑羽之鸦这个情报组织,而这次,黑羽之鸦调查的目标,已经隐隐指向了东郡某领主,也就是皮蓬公子的父亲。

    皮蓬到达狄贡城这几天,黑羽之鸦的人一直暗中监视他,不过这个小地方,没什么高手可以潜到皮蓬公子身边做一下深入调查。

    但是关横的出现,却给了黑羽之鸦据点负责人雅克一个契机,雅克请求关横在这场豪赌大会上,对皮蓬公子和他身边的人,做一下调查,反正是顺手为之,不需要冒太大危险,所以关横就很爽快的答应了。

    此时此刻,豪宅大门口已经站满了侍从,开始迎接来参加豪赌大会的宾客们,众人一个个满带兴奋之色,摩拳擦掌,准备在今晚大杀四方,痛痛快快的玩乐一番。

    陋巷中,关横转瞬间利用化身面具的附魔效果,变成了葛瑞的模样,就此大摇大摆手持邀请函,毫无悬念的混入了举办豪赌大会的的宅邸。

    进门之后,只见大厅内早已摆满了几十张桌子,令各种赌徒眼花缭乱的游戏,在此进行,无论是纸牌、骰子还是猜数的番摊,应有尽有,手端酒水和吃食的侍者,在人群中川流不息。

    赌徒们一个个好像战场上杀红了眼的兵卒,纷纷扑到自己喜欢的桌子前面,开始一掷千金豪赌起来。

    关横找了个没人的角落,先摘下化身面具揣进了怀里,因外这面具变装的时限,只有十五分钟而已,要在面对皮蓬公子的时候再使用,反正现在赌局大厅的场面混乱得很,也没人注意过关横的脸。

    在前台换了厚厚一摞筹码,在几张玩牌,掷骰子的桌子前面,关横随便压了两、三注,渐渐感到有些不耐烦,想到此行的目的,他顺手拉住了一个手端托盘的侍者。

    “喂,我问你。”关横故意装出豪横无比的样子对侍者说道:“我的好朋友——皮蓬公子在哪里?为什么现在还看不到这小子的身影,老子之所以今晚来这里,就是想和他好好赌一把。”

    “原来这位少爷是皮蓬公子的朋友。”看到关横气度不凡,表情更是十分傲慢,侍者立刻满脸堆笑地说道:“您刚来可能不知道,楼下招待的只是一般的赌客,皮蓬公子的贵宾都在二楼的十个独立包间中消遣。”

    “只要您上到二楼,立刻会有随从引领您到有空位的包间,此外,皮蓬公子在城里还有些俗务缠身。”侍者接着对关横说道:“所以他已经事先吩咐了我们,说是要到晚上九点之后,才会来到豪赌大会这里。”

    “原来如此,老子明白了。”关横大大咧咧的嚷了一句,随手拿起托盘中的一杯酒,一仰脖咕嘟咕嘟喝了下去,又甩给了侍者几个金币:“赏给你小子的,滚吧!”

    “是是是,多谢这位少爷。”侍者拿了金币嘴都乐歪了,他忙不迭的说道:“祝少爷您今晚赌运亨通,大杀四方,金山银山赢到手。”

    说完这侍者扭头就跑,生怕关横再把金币抢回去似的,关横不觉又气又笑:“真是见钱眼开,你小子倒是好打发。”

    看了看大厅墙上的挂钟,上面的时间,已经到了八点半,关横知道再过一会皮蓬公子就该到了,他眼珠一转,想起雅克对自己说的话,决定潜入这个赌徒公子的房间探查一番再说。

    这间豪宅,本来是属于狄贡城一个富商的居所,可是根据黑羽之鸦的情报,半个月前,富商突然无故失踪,皮蓬公子花了不高的代价,就从富商的遗孀手里买下了豪宅,从此,这里就成了他在狄贡城的住处。

    在来这里之前,关横看过雅克交给他的豪宅平面图,他知道是招待贵宾的独立包间,三楼是亲随和管家住的地方,而四楼就是皮蓬公子本人住的地方,那里有个极为宽阔的起居室。

    “嗯,看来从外墙翻上四楼的天台,应该是个理想的捷径,因为走楼梯的话,一定会惊动那些亲随和仆人。”关横此时站在花园的边缘,抬头看着四层高的外墙喃喃自语:“现在就开始往上爬吧……”

    “沙沙沙……”就在这时,关横突然听见了身后花园草丛中有悉悉索索之声响起,他微微皱眉,迅速闪身躲进了漆黑的角落,这个时候,草丛中的矮树后,响起了一个男人低声说话的声音。

    “你怎么现在才来?”那个男声带着几分嗔怪说道:“我足足等了你一个多小时。”

    “对不起,亲爱的。”一个年轻女子的声音附和着响起:“厨房现在实在是太忙了,所以到现在才能出来和你见面。”

    “算了,不怪你。”这个男人说话的声音转为柔和:“我也是费了老大的劲,才从宅邸后门装成搬运东西的杂役混进来的,就是为了和你见一面,最近咱们相聚的时间少了,我很想你。”

    “亲爱的,我也很想你。”这个年轻的厨娘突然带着哭腔,低声呜咽道:“你本来好好的在这府邸里当上了副总管,就是因为我一时多嘴说出你四处打听的事,他们才把你赶出去的。”

    ——【第二更,大家早上好,老沙继续拜求点推藏o(n_n)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