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0319章 怪梦再现(第五更爆发)
    说完这句话,叙伦乜斜了关横一眼,其中的意思不言而喻,关横的脸一下子就沉了下来:“该死的石像,你不会是想让我下去冒险吧?有没有搞错啊?你就这么盼着我在池子里淹死吗?”

    “哼,反正是你把这一池黑水传送回小岛的,说要研究研究的,也是你关横啊。”叙伦无所谓的摊了摊手,他满脸戏谑的说道:“再说我们几个石像都是旱鸭子,下水的话百分之百定一沉到底,上都上不来。”

    “况且,这池水现在的腐蚀性和毒性太高了,你忘了我刚才说的吗?”叙伦慢吞吞的说道:“文森和佐里只是稍微碰到了一点,就被烫得死去活来,你作为我们的老板,是不是该体谅体谅下属呢?”

    “什么狗屁老板,说得好听。”关横翻了翻白眼反驳道:“在小岛的核心枢纽装置搞到手之前,我才不想管你们几个饶舌石像的死活哩。”

    “不过怎么说,我是不能下这个池子的。”叙伦说着,索性坐在了原地,开始优哉游哉的晒太阳:“啧啧,今天的阳光好舒服……”

    “哼,你这个死石像!”关横心中再次把叙伦狠狠地鄙视了一番:“等着瞧吧,不就是潜进黑水池底吗?这点小事算个屁,本少爷亲自来就行!”

    “呦吼——这不是关横吗?”远处突然传来一声呼喊,跑过来几个吵吵嚷嚷的石像:漆黑雕像文森、洁白雕像赛格、绿色雕像佐里和青灰色雕像海曼。

    这几个家伙跑过来异口同声的叫道:“你不是说出远门回来,要给我们带礼物吗?东西呢,快拿出来吧!”

    “礼物啊……有有有。”关横满脸戏谑地说道:“你们不是早就看见了吗?小白狮子和拳豪狒狒就是最好的礼物。”

    “扑通、扑通、扑通、扑通!”四个雕像哀嚎着栽倒在地,文森率先惨叫道:“我、我诅咒你吃饭噎死,喝水呛死……呜呜呜……你从哪里找的瘟神,而且一次就送过来两个,可害死我们了!”

    赛格、佐里和海曼也都是在原地捶胸顿足:“关横,你真是害死石像不偿命啊!”

    “好啦,你们这四个混球安静一点。”实在受不了他们的噪音喊叫,关横捂着双耳吼道:“如果谁还在我面前吵吵嚷嚷,我现在就去石塔把狒狒和定春放出来!”

    “呃?!”四个雕像闻听此言,立刻吓得呆若木鸡,紧接着赶紧闭严了嘴,他们生怕关横说到做到,真要把猴子和狮子放出来,这几个家伙哭都没地方哭,只能搬家了!

    “叙伦,我赶了大半天的路,累了。”关横扭头对兽人雕像说道:“现在先回城堡二楼光明神的房间睡会,至于要不要潜入黑水池底,我还得考虑考虑,此外准备工作也得做足了,你也看看有没有什么能帮到我的道具或者办法,我走了。”

    说完,关横再也不理会丑态百出的五个雕像,径直朝着城堡方向而去。

    几分钟后,城堡二楼,光明神的房间。

    “老蝎,自己找地方睡觉去。”关横吩咐了六目魔蝎一声,自己扑通一下仰面倒在了那张大床上:“啊哈,还是这张床舒服,不愧是主神的家具,唔唔……”

    “呼噜……呼呼……”进入梦乡的关横,像上次似的,好像又来到了一个不一样的地方,不过关横倒是不像上次那么吃惊了:“呵呵,肯定又是梦境,没什么了不起的,顺其自然吧。”

    就在这时,一个高大魁梧的黑影,迈着大刀阔斧的步伐从回廊尽头走来,他身边还跟着两名侍从打扮的人。

    “我越想越觉得不对劲……”突然,魁梧黑影驻足不前,他随口问道:“黑暗女神陛下的病好奇怪,怎么接连三、四个月都不见好?而且,达拉肯德那家伙的态度也很诡异,为什么自己妹妹久病不愈,他好像一点也不担心似的。”

    “兽神陛下,您不用太多心了。”旁边有一个侍从低声说道:“达拉薇儿陛下可能只不过是一些小病缠身,她之所以不愿意见您,也是不想让兽神陛下担心而已。”

    “是吗?”兽神——哥彼努斯面带疑惑,他喃喃自语道:“我和薇儿虽然都不太认同定下婚约的事情,但是她一向拿我当做自己的哥哥,从来都是无话不谈,只是最近的态度变得有些奇怪,啧,为什么我心中有一丝隐隐的不安呢。”

    “唰啦!”兽神抖了抖身上的披风,晃着头说道:“算了,这些杂七杂八的事情,我根本没兴趣细想,干脆去找巫神黑拉格,和他喝上几杯,最好再打一架,解解心中的闷气……”

    兽神低声嘀咕了几句,随即带着两个属下随从,顺着走廊远去,渐渐消逝的无影无踪了。

    “呵呵,又是一段众神之间的趣闻。”抱着肩膀倚在墙角的关横,轻轻一笑:“但是故事似乎有些不连贯,莫非是让我自行脑补不成?”

    “哒哒哒……”这时候远处又传来了清晰的脚步声,还夹杂着年轻女孩的呼喊:“陛下……啊不,薇儿小姐,您就不能走慢点等等我吗?”

    “哼,桃蒂丝,是你自己走的太慢了!”另一个清脆女声说道:“不走快一点,会被我哥哥抓个现行的,我们今天可是要去人间游历,鲁塔说有个城镇的集市非常好玩,如果去晚了,集市就会收摊的,那样就买不到漂亮首饰和新奇的小玩意儿了。”

    “呼呼呼……累死我啦。”侍女桃蒂丝捻着裙裾向前跑,一边紧紧跟着自己的小姐,一边不住埋怨着:“真是的,要不是被那个盗神蛊惑,小姐您才不会三天两头装病偷跑出去玩呢。”

    这两个女孩一边交谈着,一边像阵风似的从关横面前跑过,不过她们谁都看不见关横,因为这里是梦境。

    “咦,刚才过去那个姑娘好眼熟啊?”关横歪着脑袋想了想,他嘴里嘀咕着:“在城堡二楼,属于黑暗女神的的金属门上,我好像看过她在婆娑树下弹奏竖琴的浮雕,难道她是……”

    ——【第五更,大家晚上好,老沙继续拜求点推藏(⊙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