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0302章 安插内线(第三更)
    “很简单,你先把这个东西吃了。”关横随手拿出一颗漆黑的圆球,五指一捏魔法师的下巴,强迫他直接咽了下去。

    “啊?!你给我吃的是什么东西?”那颗圆球骨碌碌直接滚进了自己的肚子,魔法师惊慌失措地发问,因为他感觉到刚刚吞下的此物,有一股异常酸臭的味道,实在是让人恶心之极。

    “你紧张个屁呀,那只是一粒慢性毒药而已。”好整以暇的关横,不慌不忙的冷笑道:“放心吧,这毒短时间之内是不会发作。”

    “什么?!你给我吃的毒药?”魔法师吓得冷汗直冒,险些骇晕过去。

    “没错,这可是个好东西。”关横接着说道:“我已经了解了,你们这些诛神之三叉戟麾下的佣兵杀手在四处集结,都打算前往三大强国今年马上要举办魔武大会的场所,我需要你暗中替我做一些事。”

    伸手用袖子抹了一把不住流淌的冷汗,魔法师有些紧张的问道:“你想让我做什么事情?”

    “这个到时候再说,我现在命令你潜伏在诛神三叉戟的内部,替我收集他们关于这次针对比武大会的阴谋。”关横瞥了一眼魔法师说道:“你应该晓得自己如果有什么轻举妄动,或者向别人透露今天我们的谈话,以后就别想再得到解药了。”

    魔法师满脸苦笑:“好吧,我会照你说的办,反正现在是肉在案板上,我根本没有拒绝的权利。”魔法师现在对关横,完全兴不起反抗的念头,他一向是极为怕死的,所以哪怕有一星半点能活命的机会,魔法师也不会轻易放过。

    在随后的交谈中,魔法师向关横报上了自己的姓名,他叫萨亚,属于一个诛神之三叉戟暗中招揽的佣兵集团。

    巨斧战士是这个佣兵团的团长,而萨亚是副团长,他们是在五、六年前被诛神之三叉戟的某个神秘外线招揽的,这些年都是从事一些和刺杀、贩卖奴隶有关的任务。

    “关于诛神之三叉戟这个组织的内部,你到底了解多少?”关横双眸中闪过一丝不被人察觉的寒芒,随即盯着萨亚问道。

    “这个组织的信息,我了解的事情也许还没有你多呢!”萨亚苦笑着说道:“自从五、六年前,我们佣兵团的团长巨斧带领着我们被诸神之三叉戟的人收买之后,大家一直在干着杀人越货、贩卖奴隶以及刺杀各国贵族的买卖。”

    “但是这些任务的发布,都是有一些神秘的人来亲自安排。我们通常只是接到任务单之后,然后像提线木偶一样,盲从对方的指挥去执行任务,说白了吧,我们根本就没有融入诛神之三叉戟的内部的核心,只是她们杀人的刀而已。”

    “一旦我们的刀锋钝了,他们就会毫不犹豫的把我们抛弃,甚至有可能杀人灭口。”说到这里,萨亚的脸上也带着几分黯然:“本来呢,执行完这次攻占领主府的任务之后,我也想洗手不干,回到自己的家乡过几天安稳日子,谁知道就遇上了你。”

    “杀手的买卖岂是长久之计,人人都是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关横冷笑道:“这回落在我手里,说不定还是你的运气呢,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你要老老实实的潜伏下来,随时为我所用,我会考虑饶你一命的。”

    “好吧,反正我也没有拒绝的余地了。”萨亚揉着自己骨折的腿说道:“那解药……你打算什么时候给我?”

    关横这时候又取出了一粒白丸,轻轻的掰开一半扔给萨亚:“吃下这半颗解药,你体内的慢性剧毒在三个月之内都不会发作,不过三个月之后,一定要吃下另外半颗,否则的话就会七窍流血而死。”

    哆嗦着双手,萨亚颤抖着捧起半粒白丸,心惊胆战的闭上双眼,将这东西放进嘴里吞咽了下去。

    取出一块通讯魔水晶,随手扔给了萨亚,关横说道:“我会用这个东西和你随时保持联络的,记住别千万别耍花样!”

    看了一眼垂头丧气的魔法师,关横对飞翼毒龙打了个响指:“走吧!”

    在空中骑着飞翼毒龙翱翔的关横笑道:“伙计,今天我们算是大获全胜了,相信你也是受益良多啊。”

    “嗷呜——”飞翼毒龙得意的低吼了一声,今天它感受到了外界冰元素汇聚的力量,已经有了不少的明悟。

    此时此刻,关横心中暗想道:“看来不久之后举行的三大强国魔武大赛,有机会和诛神之三叉戟那帮家伙恶斗一场,就算无法将它们连根拔起,我也要让诛神之三叉戟伤筋动骨,损兵折将!”

    至于喂给萨亚的那颗毒药,倒真是关横精心炮制的东西,他在稀释了六目魔蝎遗留下的复合剧毒之后,又添加了一些别的东西,才做出了这颗慢性毒药,当初只是一时好玩为之,没想到今天却派上了用场。

    ……

    片刻之后,关横已经回到了伽夏小镇,此刻时间已经过了午夜,公会分部的夏妮正在焦急等待他归来,一见关横进门,夏妮赶紧就走了过去:“哎呀,老大,你怎的去了这么长时间?害得我担心死了。”

    “哦,中途遇到了一些小变故。”关横微微一笑:“不过现在都已经解决了,海因茨老头呢?”

    “他……海因茨爷爷正在研究你那一副破损的化身面具。”夏妮接着说道:“据他自己声称,要修复这个东西,似乎有些棘手,因为这面具深埋土中,时间实在过得太久了,所以导致有不少出现龟裂的地方。”

    “说什么难办棘手,依我看呢,就是海因茨这死老头贪得无厌,他早就盘算好了,还想敲诈我一笔修理费用。”关横微微冷笑道:“这个见钱眼开的老家伙真是不懂得适可而止,他在哪里?我去跟他理论。”

    “海因茨爷爷此时就在他自己的房间里。”夏妮指了指楼上的方向:“不过我劝你最好还是不要去惊动他,因为爷爷在工作的时候,脾气都是很暴躁的,他最讨厌别人去扰乱自己工作。”

    ——【第三更,大家中午好,老沙继续拜求点推藏↖(^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