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0360章 离奇殉情(一)第五更爆发
    “马维特在本市的名气也算是响当当了,他是个口才了得的律师!”哈维这时候告诉关横:“这家伙接guān司的宗旨一切向钱看,是高谭市内少数愿意为了巨额律..师..费帮助坏人打guān司的家伙!”

    “他最出名的格言就是只要有钱,一切都不是问题!”戈登ju吅长微微摇头道:“这个人不但擅长歪吅曲事实帮人拖zui,而且经常使下作手段bi害控方证人不敢出..庭..作..证,从而让不少è吅gun都逍吅遥吅fǎ吅外了!”

    “像这种人间氵查滓,恐怕你们拿他也没办fǎ吧?”关横微微一笑:“这就是执吅fǎ者的无奈,一切都要讲证据!”

    “这句说的真是对极了!”哈维.布洛克冷笑着瞟了一眼si者照片,而后说道:“不过马维特最近可是倒足大霉了,这说不定也是è吅人的报应来了!”

    “事情是这样……”戈登ju吅长看到关横有些疑惑的样子,于是解释道:“先是前天马维特儿子莫名其妙被人发现和一个寡妇在陋巷中殉情自尽,现在又轮到他si了,嘿,细想起来真有些古怪……”

    “喂,哈维!马维特到底是什么si因?”戈登ju吅长随口问道:“该不会也是……”

    “呵呵,您猜得可真准!”哈维jing探满脸苦笑说道:“毫无疑点、百分之百的饮弹自尽,他用自卫的左轮小炮bào了自己的太阳xué!”

    “这对父子难道是受了什么自吅shā的诅咒了吗?”戈登ju吅长半开玩笑地摇了摇头,随即说道:“既然已经下了自吅shā的定论,那就没什么疑点了,哈维,一会写上一份报告放在我办公桌上就行了!”

    “戈登ju吅长,我对这位马维特律师儿子和寡妇殉情的事有些好奇!”关横突然开口说道:“此事能让我了解一下吗?”

    “唉,好吧,事情是这样的……”戈登ju吅长见到这个案子没什么疑点,索性打开了话匣子,谈起了律师儿子的殉情案。

    马维特擅长打无赖guān司捞吅钱,而他的独子却也是个彻头彻尾的无赖,这小子吃喝玩乐不务正业,让马维特很是头疼,按理说这么个只顾着自己享乐的无赖子弟,不可能突然发huāchi和漂亮寡妇殉情,可事情就这么奇哉怪也的发生了!

    就在前天,马维特的无赖儿子和一个女子被人发现躺在陋巷之中,当时早就咽气多时了!

    妙龄妇吅人是太阳xué受到磕碰撞击而si,而马维特之吅子是被匕吅首刺穿心脏而绝气,从现场分析,是他自己双手握住扎进身吅体里去的!

    现场有一封遗书,从语气分析是无赖之吅子写的,上面讲述了这位无赖子弟是如何chi恋这位名叫“蒂娜.冯”的寡妇,马维特之吅子屡次对其纠缠无果,终于一时失手将蒂娜.冯推吅倒,妇吅人太阳xué不慎受创就这么si了!

    马维特之吅子既害怕担上shā吅人zui责,又见到心爱之人si了,所以万念俱灰之下,心路越走越窄,于是他就用随身匕吅首自尽殉情,与这位妙龄寡妇同时陈shi于陋巷之中了!

    “这么说马维特的儿子还真是个万中无一的情种喽?’关横听的哭笑不得:”可是像这种无赖真能做出殉情的事来吗?”

    “就是说啊!”带着满脸难以置信的神sè,哈维.布洛克撇着嘴说道:“反正我是不信,马维特的儿子好sè如命,对不少吅女子始乱终弃,这些是早就街知巷闻了,他能为一个女人自行了断?!反正我是不信!”

    “不过殉情案吅件的疑点我们现在也查不出什么来!”戈登ju吅长微微摇头说道:“线索都指向是普通的殉情案,而且女方夫家的人差不多都在外地经营生意,也没有什么qin戚追究这件事!”

    “那,这个寡妇蒂娜.冯的酿家还有什么人吗?”关横突然问道:“难道她自己的qin人都不在意这件事吗?”

    “蒂娜.冯有个qin吅哥吅哥,他叫泰勒.冯!”戈登ju吅长说道:“此人在高谭市也算是个不大不小的名人,他经营一个弹糕甜品店,已经在高谭市传了几代,是非常有名的自家手艺!”

    “喔,他人品、性格怎么样?”关横突然对泰勒这个人有了兴趣,于是接着问道:“譬如说和自己qin妹妹的关系如何?”

    “泰勒这个人嘛,据左右街坊、常去弹糕店的熟客说,很古板严肃!属于那种方方正正、不苟言笑的人!”哈维.布洛克jing探笑着说道:“嘿嘿,因为我也常去他那里mǎi弹糕,所以比较清楚!”

    “这两兄妹的qin疏关系,我们也派人稍微了解了一下!”戈登ju吅长开口补充道:“怎么讲呢,应该说既不好也不坏,只能说是趋于平淡!”

    “原因是蒂娜父母早王,是她兄长将其一手抚养长大,长兄如父,再加上泰勒古板严厉,在蒂娜出嫁以后,他们的来往就不多了!”

    哈维.布洛克说道:“不过自从一年吅前蒂娜的丈夫因病王故,他们兄妹俩的走动才稍微勤了一些,邻居们还以为他们关系和缓起来,但是到了蒂娜si后,泰勒只是匆匆来过一趟jing吅ju辨认si者遗容,当时我在场,却发现这家伙的态度异常冷淡,他一滴眼泪也没掉!”

    “就连妹妹的si因也不问就走了?!”听着哈维.布洛克说到这里,关横不由自主眉头一皱:“奇怪,这两兄妹的关系到底是好还是坏?简直称得上扑朔迷离!”

    “是啊,在场的人都有这种感觉!”戈登ju吅长揉了揉发涩的额头,叹了一口气说道:“但是我们也不能因此产生诸多揣测,毕竟jing方查案是要讲证据的!”

    “嗯,ju吅长,你要是信得过我,我qin自想调吅查一下此事!”关横想了想,接着对戈登说道:“不知您意下如何?”

    “这个嘛……”戈登ju吅长苦笑着沉思了片刻,又看了一眼哈维.布洛克,后者耸耸肩膀,表示不置可否,于是戈登ju吅长点头应允,他说道:“那这件事就拜托你查一下吧,也许你可以搞清所谓的真吅相!”

    “泰勒.冯是个顶级的糕点师傅,他经营一家祖传店铺!”关横走在大街上,心中暗自思索着:“听哈维说,名字好像叫‘紫玫瑰糕点屋’,这家经营超过百年的老店以祖传的蜂蜜弹糕和特制混合调配的鲜榨果汁闻名高谭市,极受老饕们的推崇!”

    ——【11.12第五更重发版,旧章节因故被锁定,谢谢点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