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0080章——第0085章
    手里拿着这张后面有好多个零的金卡,彼得装着抹眼泪说道:“呜,好感动!关横,你真是我亲生的挚友!”

    “我还特么是你亲爹呢!”关横佯装发怒吼道,一脚踹在他的屁股上,“滚!四十八小时内,别再让我再看见你,否则我把你做成冰雕摆在院子里!”

    “知道了!”彼得一边跑,一边喊道,“谢谢你的卡!”

    “哼!个个名花有主!”关横冲着彼得的背影很不屑的呸了一口,“臭小子重色轻友!看来我老关也要努力了!”

    想到这里,关横眼珠一转,转身进屋对刚收拾好餐具的琴说道:“我们干脆去海滨消夏吧,天气这么热,还是海边凉爽!你说呢?”

    “嗯,海滨吗?”琴微笑着考虑了一下,抬头道,“好吧,我也好久没去海边玩了!”

    “不过你可别动什么坏心思,我可是会心灵感应的!”琴不放心关横,特意嘱咐道。

    “我可是一片赤诚,单纯地邀请你去游玩而已!”关横叫道:“我可是正经的绅士!”

    “呸!”琴轻啐了一口,“你是绅士那一堆里挑出来的!油嘴滑舌的骗子!”

    她俏皮的样子格外迷人,看的关横都迷糊了,后者随即晃晃脑袋说道:“我的摩托都改装好了,顺便带你去兜风!”

    就这样,关横在车库里骑了摩托飞车,按照老规矩,顺便把承影剑插在了车把侧面,而琴.葛蕾坐在了车后座!

    “抓紧一点!这摩托速度很快的!”关横嘿嘿一笑,“离我越近越安全!”

    琴伸出玉臂轻轻搂住关横的腰间:“我准备好了!”

    “好!出发了!呦吼——”关横一声呼喝中突然启动飞车,摩托顿时急速而行,霎时间窜出去老远!“呀!”琴万万没料到,摩托飞车的速度会这么快,吓得不由自主搂紧了关横的腰,嘴里抱怨着:“坏蛋!你真可恶!”

    “对不起小姐!”关横一本正经地说道:“抱歉,现在驾驶中,请勿主动和司机交谈,以免造成翻车事故!”

    摩托飞车是何等神速,不消片刻,二人已驱车来到了位于曼哈顿以北,紧挨着海滨的耶尔小镇,关横不久在这了买了一套房产。

    这房子采用宏伟的都铎王室特色建筑风格,拥有五个卧室,五个完整的卫生间及两个洗手间。占地近一英亩,成熟的植物环绕着整栋建筑,横跨整个邻近小道的街区。

    客厅墙上挂着用金银各色丝线绣着狩猎图的帐幔,那绣工在当时可算得是最精致的了。床上铺着一块同样富丽的绸罩单,四围挂着紫色的短幔。椅子也都有彩色套子,其中一张特别高,前面放着一个镂花的象牙脚凳。至少有四盏银制的灯架,点着高大的蜡烛,把全屋子照得通明。

    琴走进自己的房间,只见这里都挂满了用金花点缀的深红色土耳其织锦。

    在房间的凹处,有一样长沙发模样的东西,上面放着几把装饰用的阿拉伯宝剑,剑鞘是镀金的,剑柄镶嵌着一颗颗晶莹夺目的宝石;从天花板垂下一盏威尼斯琉璃灯,外形和色彩都很迷人;脚下踩的是能陷至脚踝的土耳其地毯;数道门帘垂落在门前,另有一扇门通向第二个房间,里面似乎被照耀得富丽堂皇。

    “好漂亮啊!”琴赞叹道,可见关横之前有多用心布置,他心中暗笑:“不枉我向学院里那么多人打听琴喜好的房间摆设样式,心思没白花!”

    这时关横轻轻走到琴身边,笑嘻嘻递给她一串钥匙。

    “这是干什么?”琴轻笑着问道,“你想把这栋房子送给我不成?”

    “如果你真想要,区区一栋房子算什么?”关横说道,“我把自己送给你都行!”

    “贫嘴的家伙!”琴略带微嗔道,“再这么油嘴滑舌我就不理你了!”

    “女神吩咐!我一定改!”关横竖起三根手指发誓,心里说:“尽量吧!”

    “咱们要在这里休假两天一夜!”关横解释道,“你没有钥匙的话,进出多不方便!拿着吧!”

    “好好,算你说的有道理!”琴收起了钥匙。

    此时已接近傍晚黄昏,二人吃了一顿简单的晚餐,第二天一早,关横和琴开始海滨游玩之旅!

    他们早上先是去了圆屋海洋研究室和水族馆,中午观看了冲浪和沙滩排球比赛,面朝大海,在沙滩上赤足漫步,留下了两双长长的脚印,一边感叹曼哈顿海滩的码头和天空真是美不胜收!

    在海边尽情游玩之后,是午后休闲时间,于是二人来到位于街道外侧的酒吧。

    开朗健谈的琴很快在酒吧里认识了几个新朋友,当然都是姑娘,几个女孩说说聊聊的好不高兴!却把关横晾在了一边!“唉!女人最耗时间的几件事:聊天、购物、化妆和换衣服!”关横在吧台边上用手支着脸,手指无聊地敲着桌边,“这些都是被男人们恨得牙痒痒,却又不得不陪着媳妇做的事!”

    眼看着时间一点一点过去,关横的耐心也磨没了,他想了想,灵光一闪计上心来!

    “嗨,甜心!”关横走过去说道,“琴,我真不忍心打断你和朋友的谈话,不过现在时间不早了,咱们是不是该去订好位子的餐馆吃晚餐了,去晚的话,提前订的桌位被取消的!”

    “嗯?!我们有订过餐厅吗?”琴心里有些纳闷,正要开口询问。

    “这位姑娘不替我介绍一下吗?”关横根本不给琴开口问话的机会,马上转移话题道,他是询问正在和琴聊天的棕发圆脸女孩。

    “啊,我来介绍一下!”琴赶忙说道,“这位是我新认识的朋友,珂赛特!他是……”

    “你好,柯赛特小姐!”关横再次突然截住了琴的话头,抢着和圆脸姑娘握手,并说道:“我是琴的男朋友,关横!很高兴认识你!”

    “我也很高兴认识您!”珂赛特笑着回答,随即悄悄对琴说道:“真是个英俊的小伙,好羡慕你!”

    “呃,是吗?”琴的脸色微红,关横突然袭击似的自认是她男朋友,搞得她有些羞怒,但是柯赛特的话,还有对方羡慕的眼神,又让琴.葛蕾有些得意,嘴里不由自主说道:“其实他也不是很好啦,马马虎虎的!”

    话音未落,轰!门外一声震天动地的巨响,哗啦啦啦!震得酒吧内的桌子杯盘甩了一地!

    ——【第0081章从此处开始阅读↖(^w^)↗↖(^w^)↗↖(^w^)↗】——

    “糟糕!”关横和琴是何等样人,马上意识到不对劲,同时说道:“出吅事吅了!”

    招呼着酒吧里所有的人赶紧找地方妥善躲藏,二人同时抢步出了大门!

    轰——咔嚓,嘭嘭嘭!一辆小卡车从天而降,倏忽砸在另一辆轿车上,立刻引起爆吅炸!漫天四散的汽车零件冒着烟砸向人群!

    “嘿!!”琴咬牙运用心灵控吅制,将所有即将要打中人的碎片定在半空,转移到空地再落下!

    人群没命的四散奔逃,街上眨眼就剩下这些暴吅行的始作俑者——浑身绿色的巨大怪物!

    这怪物全身绿色,外表都是爬行动物的鳞片,浑身都是虬结的肌肉,壮硕无比,全身上下更透着诡异的暴戾之气!

    “他是?!”关横眼睛一眯,他迅速接通手表通讯器:“立刻扫描前方不明生物,比对神盾局有犯罪前科超级罪犯资料!”

    嘀嘀嘀,通讯器全息影像立刻调出密密麻麻的资料,数秒后,关横看见了自己要找的东西!

    “是他,这家伙是憎恶!”关横沉声说道。

    “憎恶是谁?”琴望着前方怪兽,全神戒备地询问道。

    “他原名叫埃米尔.布朗斯基!”关横详细说明:“原北极熊国的特工,他和布鲁斯,也就是绿巨人一起遭到了伽马射线辐射,之后还窃取了超级士兵血清!所以他变成了一个巨大的绿皮肤怪物,他的力量与绿巨人的相当甚至大于他。不过他变身后能保持着清吅醒的头脑与思维,但是不像浩克那样,因为愤怒而暴吅涨实力!”

    变身以后的憎恶,拥有超人的力量,膂力和浩克不相伯仲,甚至更强!他两吅腿的爆发跳跃力最远可达两公里!皮肤可以承受小型火焰武吅器!

    布朗斯基变身憎恶后极度冷血,他的力量不能随着愤怒而增长,但很少变回人类,最奇特的是憎恶保留了布朗斯基的全部性格和智力,这等于是个增强版的绿巨人保持了冷静!

    “这家伙很棘手!”关横沉声道,“琴!立刻疏散小镇人群!让他们尽量远离!你去保护他们,我要单独对付这家伙,得找个宽阔的地方,这样才能放开手脚!”

    “你自己多加小心!”琴对关横的实力绝对有信心,转身安抚四散奔逃的人群,随即迅速保护大家向远处躲避!

    关横从酒吧外的飞车上取了承影剑负在背上,心中暗忖:“这回是真正的超级恶吅棍,必要时下死手,否则连我都要吃亏!!”

    小镇街道此时被憎恶搞得一团糟,最开始爆吅炸的车里甚至出现了被烧焦的尸体!

    “吼——”憎恶一声暴吅力的嗥叫,随手举起一辆汽车正要抛出去,身后突然响起一个声音。

    “喂,大块头!”关横叫道,“先聊两句吧,我知道你现在异常冷静,对吧,埃米尔.布朗斯基!”

    咣当!憎恶随手将汽车丢在一旁,扭身冷冷看向关横,两只硕吅大的邪眸迸射残吅忍冷血的寒光:“你是谁?居然认识我!”

    “前北极熊特工、绿巨人的死敌!”关横笑嘻嘻的说道:“我前一阵刚和你的老对手浩克打过一架,他告诉我,你跟他比就像是一个软蛋,哈哈!”

    “混账!我杀了你!”憎恶闻言,变得异常暴怒!他变身后不像浩克失去理智,但是也经不住关横讥讽,直冲着关横追去!

    关横拔腿就往镇外跑,身形好似离弦之箭,憎恶紧随其后,向前跃起一次就是老远距离,震得落脚点龟裂塌陷,尘土飞扬!

    二人一前一后,逐渐跑到小镇外数公里远的无人处!

    “好啦,就在这里开打的吧!”关横突然刹住脚,转身对憎恶笑道:“实话告诉你,我刚买的别墅在镇子里,要是被你糟蹋坏了,我女朋友该生气了!”

    “嗷——”憎恶怒吼声中,腿微弯蹬地,倏忽像炮弹似的撞了过来!

    关横闪电般侧身躲过,随手一挥,寒气陡然冻住刚才自己站立的地面,狂扑过来的憎恶一脚踏中,顿时收势不住,哧溜一下,身吅子飞扑出去撞中不远处大树!

    咔嚓!!树干登时折成两截!“呃……”憎恶被碰得晕头转向,晃着脑袋刚站起来,关横早已扑将过来。双手被无形拳劲混着寒气罩住!

    嘭嘭嘭!漫天碧蓝拳影像连珠炮一样轰击憎恶全身!

    咔咔咔!憎恶的绿鳞甲表面顿时布满一层寒冰!

    “吼,讨厌!!”憎恶一脚猛踏地面,,浑身暴发狂猛气势,硬生生震碎全身冰层,原地塌陷龟裂,迅速呈蛛网状扩散!

    “去死吧!”巨大拳头以无匹气势,挟裹劲风轰击关横胸口!

    “来得好!”关横冷哼一声,毫不畏惧挥拳相迎!!

    砰!关横被对方震得身躯一晃,憎恶整条手臂全部结冻,顿时扭转不灵!

    呼!关横趁隙发难,撕吅裂空气的一记重拳正中对手头部,憎恶头颅被猛力甩向一边,险些拗断脖颈关节!

    憎恶受此重创,轰然翻滚在地一下出去七八米,谁知他顺势抱住双膝,缩身一个前滚翻像保龄球一样急速撞向关横!

    “好猛烈的攻击方式!”关横暗赞一声,脚掌蹬地,砰!倏然纵跃到半空!

    吱嗤——憎恶原地猛转一圈,刹住去势!随手抱起一块巨大岩石,狂猛挥动砸向关横!

    “吼吼吼!”挥舞巨岩的憎恶势如疯虎,手臂长、岩石巨大,关横不甘吃亏,陡然暴喝一声!

    砰!砰砰!他双拳挟裹寒冰拳劲,狠吅命捶击地面,地表顿时暴起十几根粗吅大冰棱,如同荆棘般卡住憎恶的身吅体!

    为避免被限吅制行动!绿色怪物抱住岩石猛然蹦起,他强有力的双吅腿足足跃数十米高,身躯俯冲急速而落!

    轰隆!咔嚓!!砸落的极大岩石和冰荆棘激烈相撞,同时粉碎化为齑粉!

    嘭嘭嘭!砰砰砰!两个人眨眼间连续对碰十几拳,关横大叫:“痛快!好久没这么过瘾的狠斗过了!”

    憎恶越打越心惊,自己的双拳都要被打软吅了:“这家伙不愧是曾经打败过浩克的人,我不能再和他纠缠,要想办法脱身!”

    ——【第0082章从此处开始阅读↖(^w^)↗↖(^w^)↗↖(^w^)↗】——

    “寒气造型,巨冰双拳!轰!!”关横大喝一声,一对巨大冰拳正中憎恶胸口!

    “呃啊!”憎恶惨叫一声,身吅子倒跌出去十余米,巨大身躯、坚吅硬鳞甲顿时将地面滚出一溜凹凸不平的沟壑!

    “再来!”关横双拳一碰,发出沉闷声响,他气势威猛,口吻语调更是嚣张无比!

    “来个屁!”憎恶以手撑地,晃着脑袋,他不是绿巨人那个没脑子的莽汉,憎恶的智商和冷静可没因愤怒消失,他眼中怯意一闪,迅速起身,没有向关横还击,而是双吅腿陡然微弯蓄劲,地面顿时下陷决裂!

    砰!憎恶扭身跳向远方逃遁,凭他的弹跳力,一跃就是两公里,他自信在这么跳两三回,一定可以摆脱管横的追杀!

    嗡嗡嗡!

    刚刚落地,憎恶还没来得及再度起跳,突然听见头顶有巨大虫翅扇动声音!憎恶惊恐抬头,却见一只巨大蜻蜓就在头顶!

    噌!关横从天而降飘然落地,得意笑道:“看见了吧?有我家皇三泰在,你就是跑到天边,我也追的上!”

    话音未落,关横倏然扑上,双拳换成红色火拳劲,砰砰砰!

    “啊啊啊!”憎恶不停长声惨叫,身上再添十几处的火拳灼伤!

    憎恶此刻上天无路,入地无门!他只好咬牙和关横硬拼!

    “吼!”连吃三拳两脚,憎恶狂性大发,扑上来猛抱关横,后者脚掌蹬地,倏忽纵身跃起!

    想起憎恶刚才在小镇上肆虐施吅暴,让道路上的镇民车毁人亡,关横双瞳中杀气陡现!

    “留你不得!杀吅人偿命!”关横一声厉喝,头朝下而落!

    嘭!!双拳同时集中憎恶左右耳门!

    左拳火劲灌入憎恶耳朵,将其脑浆烧的一干二净,右拳冰劲随即冻住头颅,憎恶扑通跪地,狰狞的大脸面朝夕阳,毫无声息地就此毙命!

    关横打死憎恶之后,感到有什么不寻常的事要发生,双眼突然一眯!

    “呜呜——”一股浓吅黑雾体挟裹阴风,倏然钻出憎恶的脑袋!

    那团黑雾里若隐若现的,分明是憎恶那张丑陋的大脸,此时他已化作吅恶魂,凶戾更胜从前,恶魂满拟可以就此逃之夭夭,蛰伏待机后,继续祸吅害人间界!

    就在憎恶的恶魂窜上半空想要消失的时候,关横冷冷的声音却彻底粉碎了他的美梦!

    “哼,性命要留下,鬼魂……一样要留下!”

    关横冷哼一声,缓缓举起手,那指间的黑细锁链倏然动了起来:“我以死亡女神海拉人间代吅理之名,缚汝恶魂!”

    哗啦啦啦!细小链子自动笔直甩向半空!陡然变成十三吅条巨粗无比的锁链,刷刷刷缠住恶魂头部四肢,硬生生把他拽回了地面!

    恶魂被锁链捆了个结实,不停发出呜呜哀鸣!

    一摸被死亡女神改造过的尸魂袋,关横正要动手把魂收了,谁知肩头一阵晃动,刷!剑套内的承影剑一下自动窜了出来!

    “承影剑这是怎么了?”关横大吃一惊,心中百思不得其解!

    只见承影在空中盘桓,剑身裹吅住的石鞘突然巨震晃荡,随即产生强的吸力,呼呼将惨叫连天的恶魂吸吅入剑身!

    巨大锁链没了绑缚的恶魂,自动变成了小细链子缠回关横的手腕!承影剑在半空旋转落下,啪!扎在地上!关横只听见插在地上的承影剑突然剧颤,咔裂一声!那从来就没被吅关横打坏过的石鞘,突然出现十几公分长一道裂纹!

    “石鞘,就这么开裂了?!”关横真是迷糊了,他试过无数方法想要毁掉承影剑的石鞘,让其锋刃再现,可是无论用什么方法,用尽无形御气、火神之源、寒冰之气三合一输入承影剑身,或者用全身力气轰击,都只是掉下来一些石屑的渣子!

    可这承影剑却因为吸了一条超级恶魂,就让石鞘绽裂,这也太奇怪了,恶魂之力竟然比自己所有的力量还要管用?或者说,吸收灵魂体,比单纯将力量输入剑身,更让它舒服?

    关横搔着脑袋想道:“一直以来关横都以为承影是因为锋芒毕露,才会自动包裹石鞘,现在想想,承影说不定已有灵性,产生了像是剑魂之类的东西,但是剑魂因为某种原因异常虚弱,所以才包裹吅住了石鞘!吸收灵魂体,恐怕对壮吅大承影剑魂有极大帮助!”

    他口吅中呐呐道:“既然如此,以后就多找几条恶魂让你吸个饱,我倒要看看,你到底能变成什么样子!”

    听到关横此言,承影剑微微一颤,就连激动之意都表露了出来!

    嗡嗡嗡!此时皇三泰在空中正绕着憎恶的尸体盘桓打转!

    这大蜻蜓本来就是饭量极大的肉食动物,虽说变成半僵尸以后只需要注射一些血浆就可以维持生命,但是皇三泰始终没忘了肉的滋味,这个时候居然有了进食的欲吅望!

    关横看在眼里,微微一笑:“三泰,那你就尝尝这绿色大块头是什么味道吧!小心别把你的牙咯了!”他心说反正憎恶的尸体也没用,与其让科学家回收解剖,再泡到药水里做摆设,不如喂了皇三泰!

    皇蜻蜓得到了主人关横的首肯,欢欣雀跃!落下来飞扑在绿色怪物身上咬了一口!

    谁知一块肉被皇三泰三两下咀嚼下肚下肚,它突然痛苦地摇晃身吅子,噗通落在地上,虫腿和翅膀不断抽吅搐!

    “糟了!”关横大吃一惊跑过去查看:“这憎恶的尸体不会有毒吧?要是皇三泰有个好歹,那我以后怎么上天飞?”

    关横愁眉苦脸,顿时觉得自己刚才太大意,不该让皇三泰乱吃东西!

    “不对啊!”关横又一想,“皇三泰平日里注射的血浆,混有绿巨人的血液成分,虽然只是微量,也没看见它有什么不良反应!”

    没想到皇三泰这时停止抽吅搐,它的身上略微有些不同了,原来通体暗蓝色。现在又多长出一些绿色的鳞片!

    关横一看之下,顿时明白了一些,原来憎恶的肉让皇三泰稍微进化了,体表长出结实的鳞片,好像防御力更强了,关横用两三成劲,居然没有撼动皇三泰的身躯!

    “不错!”关横笑道,“看来这超级恶吅棍的肉吅身和鬼魂对我还都有些用处!”

    他又问皇三泰:“你还吃吗?”

    仅仅是憎恶身吅体的一块肉,就差得让皇三泰消化不良了,它哪还敢再吃,蜻蜓微微摇了摇头!

    ——【第0083章从此处开始阅读↖(^w^)↗↖(^w^)↗↖(^w^)↗】——

    将皇三泰收回,看了一眼地上憎恶的尸体,关横微叹一声:“罢了,就把你火化吧!省得别人再用小刀切割你!”

    信手一挥,一股烈焰罩住尸身,极速焚烧起来,火神之源何等炽烈,眨眼间就把尸体烧得一干二净,就在此时,在原地出现一点奇怪的光晕,关横眯眼一看,觉得奇怪,赶紧熄火!

    原来憎恶的残尸被焚烧殆尽后,地上出现了一块指甲大小的碎片,关横本以为是碎骨头,一想不对,全都烧干净了,哪里来的骨头?捡起来一看,这碎片居然散发着一股奇异的能量波动!

    “真是奇怪!”关横莫名其妙,“烧了尸体却出现这么一个小玩意,不过此物绝不简单!因为它竟能抵吅抗火神之源的燃吅烧!可见不是一般的坚固,再加上这上面的能量波动,很像憎恶爆发变身力量似的气息,说明这碎片大有来历,我认识不少有学问的人,甚至还有神明,到时候拿去问问他们!”

    “琴一定等得很着急了,赶紧回去吧!”想到这里,关横将碎片妥善收好,拔腿就往小镇方向跑去!

    小镇出口,琴.葛蕾正在焦急等待着消息,看见远处跑来的关横,急忙挥手招呼!

    “琴!”关横一口气冲到她身边,“等急了吧?”

    “关横,你没事吧?”琴问道,看到他满不在乎的摇头,琴松了一口气,又问道:“那个憎恶呢?”

    “让我吅干掉了!”关横揉了揉额头,说道:“这等超级恶吅棍留着只会祸吅害普通人,而且交手之下没轻重,所以我把他杀了!”

    “杀了就杀了吧!”琴说道,“这回那坏蛋在镇上大闹,害得五六个人横死,其中就有珂赛特的舅舅,我还跟她说,你会替她报仇呢!”

    琴又说道:“以杀止杀虽然不是良策,但是也不能任由恶吅棍横行!你做得对!更何况当时情况危急!”

    关横点了点头,又带着歉意说道:“对不起,琴……好好的假期就这么搅黄了!”

    “哪里用得着你道歉?”琴摇了摇头,“始作俑者都已死谢罪了,我又怎么会放在心上呢?”

    沉默了几秒钟,琴悠悠地说道:“现在,我还是返回学院了,那边很忙,教授也需要我的协助!”

    琴突然想起什么,她脸色微红地说道:“对了,我还没有骂你呢!为什么和珂赛特说你是我男朋友?”

    关横听到这句质问,突然凝视着琴,认真地说道:“我只是把心里想说的话,照实说出来而已!”

    “因为我……不想就这么沉默下去了!”关横说道,“要是故作姿态,有话放在心里不说,你想必也瞧不起那样的男人,所以我宁可被你拒绝,也好过闷声不响稀里糊涂下去!”

    关横的语气渐渐咄咄逼人:“你呢?是否也想逃避?难道要正视自己的感情,对你来说很困难吗?”

    “我才没有逃避呢!”琴扬起俏吅脸,“那个……既然你都当着我的朋友自认男友了,我也不能戳吅穿你,毕竟你是学院的大恩吅人,我要替大家念着你的好处……”说到这里,她的声音变得比蚊音还小了。

    “这是我听过最最蹩脚的借口!”关横面无表情地想到。

    琴突然笑了,像一只狡猾的小狐狸!

    她背着手歪着头,绕着关横转了两圈,笑得很暧昧!

    突然停住脚步,琴像是自言自语道:“哎呀,既然你自己愿意往火坑里跳,那我就不阻拦你了!”

    随即她扭脸对关横笑道:“做我的男朋友可是要受很多罪的!我爱使小性发脾气,经常无吅理吅取吅闹,更不会替男孩子收拾房间、洗衣服,也不会下厨做饭!生气了我会骂你、甚至打你,我现在问你,你受得了我吗?”

    关横一本正经地答道:“我现在受不了!”

    眼看着面前的姑娘要跺脚发吅怒,关横不慌不忙地又说道:“有鉴于此,我需要用一生一世来习惯!希望你给我这个期限!”

    “直到海枯石烂,我也把你的一颦一笑,一嗔一怒都刻在心里!给我个机会吧,琴.葛蕾,我要证明给你看!”

    说到动吅情处,关横轻轻吅握住琴的双手,对方稍一挣扎,却没有就此放开!

    琴红着脸,支支吾吾说道:“那……好吧!先说好,你只是非正式的男朋友,我随时都可以开除你!”

    “放心!我就不会给你这个机会的!”关横微笑着说,“这双手,既然握住了,我永远都不会松开!”

    就这样,两个人手挽着手,看着远处山巅处逐渐落下的夕阳,微风吹过,却是别有一番平淡情调。

    与此同时,小镇外,刚才憎恶和关横战斗过的场景,几个黑衣人正在寻找现场痕迹!“奇怪,憎恶那家伙体吅内的跟吅踪器就在这里断了信号,为何没有尸体?”黑衣人头吅目有些摸不着头脑,他的目光不断扫视四周!

    “组长你看!”有个手下叫道:“这里有一片焦土,会不会是……”

    “多猜无益!”黑衣人头吅目摇了摇头:“跟吅踪器是和憎恶心脏连接的,他肯定是死在了这里!既然找不到尸体,恐怕与他交手的人有关!”

    接着他拿出通讯器:“这里是c组,回收工作失败,尸体下落不明!是、是!我明白了!”

    “所有人注意!”黑衣人头吅目吩咐道,“毁掉一切痕迹后,立刻撤离现场,现在动手吧!”

    众人取出了各种仪器和工具,迅速收拾废墟,眨眼间,这里已经看不出打斗痕迹了,随后黑衣人登上一架直升机迅速撤离了现场!

    第二天,纽市,关横的家门外,琴带着李千欢正要离开,那丫头有些舍不得纽市生活和哥吅哥,正在撒娇!

    “就多呆一天,要不,半天也行!”李千欢抱住门框不想撒手,“老哥,你替我说说呗!”

    “好了妹妹!”关横说道,“别闹了,我不是三天两头就去学院看你吗?你就消停一下,乖乖回去!哥下回多带唐吅人街的点心给你!”最后,李千欢在关横的劝说下,终于和琴.葛蕾上路了,临走时,琴和关横眨了眨眼,捏了捏手,就此告别!

    ——【第0084章从此处开始阅读↖(^w^)↗↖(^w^)↗↖(^w^)↗】——

    一个月前,某天午后的纽市,骄阳似火,格外炎热!地表蒸腾,似乎都要把柏油马路烤化了!

    高层大厦的玻璃外墙处,临时的外吅挂电梯上,有个干活的电工正在满嘴抱怨!

    “该死,老吅子为什么要在这里顶着大太阳修电缆呢?”麦克斯满头大汗,“这个时候我应该坐在吹着空调的酒吧里,喝着冰镇啤酒,怀里再搂着个小妞才对!那才是美好人生!”

    “自从奥斯本企业变了老板,我那点贪吅污公吅款的臭底都被抖搂出来了!”麦克斯暗中咒骂,“老吅子连工程师都当不上了,只能做电工!”

    头顶上倏然传来了工长的喝骂声:“麦克斯.韦狄龙你这个偷懒的痞子,再不好好接电缆,别想拿加班费!你这懒鬼,干这么点活都得让我三令五申催促!呸,废物!”

    “真是扶不上墙的烂泥!你要是在天黑前完不成工作,我就把你扔在这里一整夜加班!”矮胖的工长一边骂着,自己跑到阴凉地方喝啤酒去了!

    “玛德!死肥猪!”麦克斯呸了一口,“工长了不起?我总有一天用钱砸死你!”

    随手把电缆的断头放在身边扶手架上,麦克斯到处翻找东西:“奇怪,我的改锥呢?”

    他却没留意,此时大片乌云悄悄遮盖了烈日!

    轰隆!!一道闪电劈中电缆的断头,还有麦克斯!

    “啊啊啊——”浑身电流游走的麦克斯,口鼻中都有电蛇流窜,霎时间扑倒在地,顿时人事不省……

    “混账东西!你搞砸了工作,还想在公吅司混?你被炒鱿鱼了!”

    “该死的欠租客,滚出我的公寓!”扑通,破旧的行李包被扔出了大门!

    “砰砰砰!小子你好大的胆!”几个小混混对着地上抱头的人又踢又打,“欠钱不还,还敢在这里赌?再到这里来,活活打死你!”

    过了良久,满身是伤的麦克斯扶着墙站起来,想起自己受的侮辱,麦克斯几乎要发狂了!他觉得所有的事都对自己不公平,这样本来就心胸狭窄、思想偏激的麦克斯充满了愤怒!

    他恨不得毁灭一切!更恨所有歧吅视自己的人!

    “岂有此理!嘭!”他一拳打在身边的电表箱上,谁知一股急速电流顺着手臂被吸吅入体吅内,电流在麦克斯体吅内仿佛如鱼得水,来回游走!

    “嗞嗞嗞……力量,这是力量!”麦克斯仰天长笑,“哈哈哈,我要钱!我要去提款!从今天起,老吅子叫电光人,所有瞧不起我的家伙,我要把你们变成焦炭!”

    “轰隆!!轰隆!!”纽市最热闹的街道,汽车正在一辆接一辆被电流摧毁,发生了接连的大爆吅炸!

    “哈哈哈!过瘾!”电光人在街道上疾奔,吓得路人惊叫躲避,他自己得意的狂吅妄大笑!

    街上的人眨眼就跑了了个精光!电光人吅大模大样十字路口的提款机前面!

    “嘻嘻嘻!”电光人搓掌阴笑,“我来了,亲爱的美刀,我的小宝贝!我马上就……”

    他的话还没说完,突然听见头顶有个声音笑道:“嚯,蓝脸的!你竟然对一台取款机有了冲动,是想和他生猴子吗?”

    “咚!”蜘蛛侠落在附近一辆车顶上,对着电光人揶揄道:“难道你就不怕它和你是同一性别吗?”

    “小虫子?!你敢多管闲事?!”电光人眼中迸射狂吅妄杀气,“我电死你!”说罢,他狞笑着扑向蜘蛛侠!

    “噼里啪啦!呼——”一道极速电光像狂舞的鞭吅子抽向蜘蛛侠!

    “哎呀!好险!”蜘蛛侠一个凌空后跃,险险躲过电流,随即迅速纵跃上墙:“喂!难道你吅妈妈没教过你要爱护小动物吗?”

    “哼!我叫你爬墙!”电光人狂叫道,“小虫子!你给我下来!”

    说罢,他双掌猛力拍在墙上,“嗞嗞嗞!”大片电流倏然铺满了墙壁!

    蜘蛛侠赖以爬墙的四肢长满了倒钩小刺,突然被电流划过的墙壁他竟然再也爬不上了!

    “哧溜溜!啪!”彼得直接滑落在地,摔了个七昏八素!

    “你给我去死!”电光人飞起一脚踹中蜘蛛侠腹部,后者身躯翻滚,电光人乘胜追击,双掌聚起噼里啪啦的电流陡然向蜘蛛侠拍去!

    危急关头,蜘蛛侠喷丝黏住高处,倏忽滑翔出去!“轰隆!”电掌猛力轰在一辆轿车门上,咔嚓,砰!顿时将车子打塌半边!

    “溜得到挺快!”电光人哼了一声,对着蹲在路灯顶上的蜘蛛侠叫道:“你小子给我下来!”

    “不下来,你能怎么着?”蜘蛛侠和他起腻,企图拖延时间!

    呜呜呜——一辆摩托飞车急速飙至!关横跳下车嘴里说道:“喂喂,还没摆平?你耽误晚餐时间了!”

    “说得轻巧!”蜘蛛侠看见关横,索性撂挑子不管:“还是你来吧!这家伙好像天生克我,我根本近不了他的身!”彼得说完,噌噌噌几个起落跑到远处,嘴里还喊着:“我精神上支持你!”

    “你就是驱魔者?!”电光人打得蜘蛛侠毫无还手之力,现在嚣张的不得了,“这幅装扮不怎么样,有种过来让我电两下!”

    “白吅痴!”关横轻蔑地扫了他一眼,身形倏忽消失在原地!

    “砰!”电光人后背陡然中拳,“呃啊!”扑通!哧溜,脸贴着地皮滑吅出十几米!

    “混账!我要杀了你!”电光人被吅关横踹飞去后,晃着头翻身从地上爬起来,双眼迸射怒火看向关横,紧接着右手一招,劈啦啪啦的电光闪烁四周,显得摄人心魄!

    “呀!!”电光人低喝一声,嗞嗞嗞!周围的电光呈半圆形纷纷涌吅向关横!

    “哼!扇面电流攻击?!”关横身影晃动,原地立时只剩下淡淡残影!

    “他在哪?”电光人眼前一花,骤然惊慌失措,甚至来不及聚吅集电流防御,死亡的阴影霎时笼罩电光人全身!

    此时的关横迅捷无伦地掠过电光人身侧,“寒气造型,冰手刀!”嚓——锋利的冰刀一划而过,一条臂膀应声飞向半空!

    “啊啊啊——我的手!”电光人长声惨叫,断手之痛让他险些昏吅厥过去!

    ——【第0085章从此处开始阅读↖(^w^)↗↖(^w^)↗↖(^w^)↗】——

    “啪嗒!”断臂从半空坠落在地!鲜血从创口喷溅出来!

    “吼!!”再也压抑不住自己的电光人仰天吅怒吼,猛然用另一手攥吅住伤口,用电流烧焦了那里止住血涌!

    怒火!燃吅烧着电光人的大脑,剧痛让他失去了理智,他脑海里只剩下毁灭面前这个仇敌的念头!

    电光人迸射怒火的瞳孔紧盯着关横,“呀!!”他身吅体吅内涌吅出无数电流,嗞嗞嗞!方圆十几米的范围到处都是跳动的电蛇,劈啪作响!

    “不好!这家伙要豁尽体吅内所有的存货,释放最强电流了!”关横叫道,“躲远一点,蜘蛛侠!快快!你受不了他的能力,会被彻底电焦的!”

    蜘蛛侠连忙吐丝远遁:“你自己小心点!”话音未落,已经蹿出去老远!

    关横四下寻找:“这个时候,什么东西能阻止他?有了!那里!”

    他看到附近有个汽车修理店,门口堆放着一堆轮胎,关横忽地瞬移过去,随手抓抛!

    呼呼呼!轮胎从天而降,不偏不倚全部套在正在蓄能的电光人身上!

    “啊!这是?!”电光人正想放电,却发现自己的身吅体已被橡胶轮胎困住!

    关横脚掌蹬地,倏忽跳起:“尽情燃吅烧吧,火神之源!!”

    “呼!”一个巨大火球陡然被吅关横举过头顶,随即狠狠抛向身下轮胎堆中的电光人!

    “轰!!”烈焰融化骤然融化橡胶轮胎,黏糊糊的液吅体全部粘在了电光人身上!不停燃吅烧的火焰眨眼吞噬了电光人的身躯!

    “啊啊啊!”火堆中的电光人长声惨叫,不到片刻声息皆无!

    滚滚黄烟,弥漫天际,良久,烟尘缓缓散去后,原本的地面上焦土狼藉,冒着缕缕黑烟,留下的只有一个几米宽的废墟深坑!

    “死了?!”关横的心情并没有因此而放松,反而盯着焦土正中吅央的位置,目不转睛地看着那里!

    “呲呲呲——”原地深坑倏然窜出一道金色恶魂,在半空中噼里啪啦作响:“哈哈哈,想不到没了身吅体以后,我居然可以彻底化作电流!”

    电光恶魂癫狂大笑:“从此纽市所有的电缆任我畅通无阻;谢谢你了,驱魔者!我要去大闹一番了!”“糟了!”关横万没想到电光人死了以后化作吅恶魂,居然还能以变为电流的方式作吅恶!

    “趁没人知道我的存在!跑!”电光恶魂打着如意算盘,陡然一窜直奔附近的电线,只要他钻进去,就可以逃遁无踪!

    “休想逃跑!”关横怒吼一声,“缚魂锁链出来!”

    黑色小链子灵动如蛇,陡然飞上半空,“哗啦啦啦——铮!”变为十三根粗铁链,互相交错,竟然变成了一张疏而不漏的黑色巨网!

    “嘭!”巨网骤然扣住只差一步就要逃跑的电光恶魂!

    “我以死神人间界代吅理之名,收汝恶魂,电光,你受死吧!”关横沉着脸说道。

    “不不不!为什么?”被收紧的巨网死死捆住,电光恶魂不甘心地大叫:“为什么?我明明已经化身为电流,这破网为什么能抓吅住我?可恶啊!”

    毫不理会电光的惨叫,关横冷哼一声扑将过来:“你没机会知道答吅案了!”

    “锵!”他反手抽吅出承影剑刺入那团恶魂当中!嗤嗤嗤溜——强大的吸力将金色电光恶魂扯进了剑身!

    “咔裂!”承影剑的石鞘,出现第二道裂痕!

    “果然没错,超级恶魂就是承影剑魂的大补之物!”关横心中暗忖,“也许是剑中之魂太过虚弱,才需要吸补恶魂温养!”

    “你放心吧!”看着承影剑,关横呵呵笑道:“一定会让你吃个饱的,因为这世界上作吅恶该死的超级坏蛋太多了!”

    “又是一枚碎片?!”关横在电光人身吅体烧尽的地方,又发现了碎片,同样是有他生前能量的波动,不同的是颜色接近金黄!

    “喂!驱魔者!”蜘蛛侠倏忽从高处跳下,不偏不倚落在他身边:“电光人呢?”

    “他?”关横想了想说道:“电光人的电量不是无限使用,刚才他吸电补充过量,超负荷了,没等我我放大招,这小子就自爆了!”

    “哈哈哈!”蜘蛛侠笑的眼泪出都出来了,“这小子也算是倒霉透顶了!”

    “那我们也赶紧走吧!”彼得说道!

    “好!”关横跨上摩托飞车,“收工回家啦!”

    两天后的中午,关横正在客厅沙发上坐着,用通讯器和琴对话。

    “嘿,那个电光人相当嚣张,照样被我狠狠修理了,打得满头包!”

    “哈哈哈!”琴被逗得咯咯直笑,接着她止住笑声,“这次很危险,要不是你机智,想到用轮胎橡胶隔绝了他的电流,一定会有很多人受伤的!你以后要多加小心!”

    “知道了,过两天去学院看你们,想要什么礼物?”关横歪着头想了想说道:“要不然我把自己装箱,打好十字红色丝绸带,当礼物送到你面前?”

    “哼,要是那样,我都不会拆开,直接把箱子用锁链绑上扔进湖里!”琴笑着说。

    “喂喂,你这可是谋杀亲夫啊!”关横抚吅摸吅着胸口说道,“吓死我了!”

    “不说笑了!”关横说道,“我在珠宝街看中一对古董戒指,造型很别致,到时会买回来咱们俩一人一个!”

    “是吗?”琴眨眨眼睛,“那我到时候要仔细看看是何等别致的样式!”接着她侧耳听了听,“不和你闲聊了,我听见教授在叫我,先挂了!”说着,她就把通用讯器关了!

    半小时后,珠宝街,汤森古董商店。

    “对不起,关先生,您说的那对戒指已经被人买走了!”店主脸上带着歉意说道。

    “什么?!”关横脸色一沉,不觉带了三分怒气,“搞什么老板,明明说好给我留下的!”

    “是这样,因为那位塞纳德先生是本店的股东之一!”店主解释道,“我真的不能拒绝他的请求!”

    “唉!”关横皱起眉头,那对戒指的确很漂亮,一枚是飞龙盘绕的造型,一枚是凤凰飞舞的造型,对于关横和琴来说意义非常,所以他一见就想买下来,谁知只不过半天时间,竟然与那对戒指失之交臂!

    “算了,我也不为难你!”关横对店主说道:“把塞纳德的地址告诉我,我自己找他商量转让的事!”

    ——【老沙有一个和读者大大、写手兄弟姐妹互动的小群,欢迎大家多来提宝贵意见:【四七零八四二二四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