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小说 > 穿越小说 > 独断大明 >第1234章 谁是下棋人
    陕西的各级官员是各有招数,都在尽可能的想办法躲避,想要跳开这个漩涡。

    谁都知道这件事关乎未来前程,关乎身家性命,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

    一时间陕西是沸沸扬扬,各路神仙神通漫天。

    温体仁这道自白书以八百里加急的最快赶往京城,直奔内阁大殿,但并没有入通政使司,而是直奔三楼,到司礼监,刘时敏的桌上。

    站在刘时敏面前的一个内监看着刘时敏,压低着声音,满含担忧道:“公公,这温体仁要干什么,他这一认罪,岂不是将毕阁老架在火上烤,逼着毕阁老尽快致仕吗?”

    温体仁很得毕自严看重,培养,满朝皆知,因此温体仁算是毕自严的人,现在温体仁认罪,等同于毕自严在陕西的政务上‘不干净’。

    刘时敏仔细的揣摩着温体仁的奏本,神情渐渐凝重。

    温体仁承认违反法度强行收地,非法的‘赎买’士绅富豪的田亩,挪用赈灾钱粮,排斥异己,任用私人等等,这些罪名,足以抄家灭族!

    “温体仁这是要干什么?”刘时敏低语。

    温体仁不但将他自己置于死地,还拖着毕自严一起下水,这里面到底有什么阴谋?

    是温体仁投靠了别人,要拉毕自严下马?这成本也太大了。

    刘时敏抬头看了眼送信的内监,漠然道:“只有小人一人。”

    刘时敏拿起奏本站起来,目光冷峻的盯着他,道“闭上你的嘴。”

    这内监心神一凛,立即道:“小人明白。”

    刘时敏转身出了班房,越过中线,瞥了眼朱栩的半关的门,迈入曹化淳的班房。

    待曹化淳看过这道奏本,面上冰冷一片,眼中都是寒意。

    刘时敏关注的是朝局,曹化淳看的是乾清宫。温体仁的这一道自白书是将毕自严架到火上烤,可也将朱栩推到一个进退两难的境地。

    刘时敏看着曹化淳,沉着脸道:“曹兄,外廷这些大人们到底在做什么?我现在怎么越看越糊涂了?”

    按照正常来说,毕阁老致仕代表着景正朝多年的朝局大变,官场地震,换血,一些人在这个时候做些什么是意料之中的,但是温体仁这个自白书,将事情一下子推到了最艰难处。

    内阁那边估计会无比头疼,乾清宫的计划……也有可能被打乱。

    曹化淳心里转来转去,最后还是叹了口气,起身道“我们去见皇上吧。”

    大明正处于巨大的变革之中,任何风吹草动都会急剧变化。

    刘时敏点点头,跟着曹化淳转进朱栩的班房。

    朱栩班房里,朱慈烨,朱慈煊,朱慈熠三个小家伙正在小客厅里端坐,乖乖的做着先生留下的课业。

    这也是没办法,三个小家伙,除了小慈烨,其他两个人没点管束就到处疯玩,课业十有九次是完不成,那些先生时不时到朱栩这里告状。

    小慈烨一本正经,一笔一划,写的平静,用心。

    小慈煊拿着笔的手在颤抖,倒不是因为年纪,他就是拿不住笔,并且厌恶读书写字,倒是对刀兵之类用的得心应手。

    小慈熠不同于两个哥哥,他心思不属,写几个字就抬头看向四周,百无聊赖的打着呵欠。

    朱栩正在批阅奏本,不时抬头看向三个小家伙,这样的情形已经持续半个月。

    他平时甚少与孩子们相处,这半个月感觉比几年还多,也让朱栩对孩子们有了更多的了解。

    朱栩看着三个小家伙,嘴角微笑,心里慢慢转着念头。

    刘时敏与曹化淳悄步进来,见朱栩看着三位殿下出神,二人放慢脚步,来到朱栩近前。

    朱栩已经察觉到了,转向二人道“你们有什么事情?”

    这二人一起来,显然是事情不小。

    刘时敏将温体仁的自白书递给朱栩,道:“皇上,这是温体仁的‘自白书’,他认下了所有罪责。”

    朱栩一怔,疑惑的看了两人一眼,拿起奏本翻起来。

    看着这份自白书或者说是认罪书,朱栩的表情相当怪异,最后将奏本放在桌上,目光盯着一个字一个字的看去。

    没有谁比他更了解温体仁了,这位是一个深通官场规则,善于窥伺人心的老油子,想要他这样壮烈的认罪伏法,除非太阳从西边出来。

    朱栩琢磨着这道奏本,很快就琢磨出味道,不由得笑了起来。

    曹化淳,刘时敏很忐忑,温体仁认罪,将毕自严拉下水,势必会打乱朱栩的安排,现在看着他的笑容,总觉得有那么一丝寒冷。

    朱栩合起这道奏本,手指在桌面上敲击了两下,道:“将这道奏本发给内阁,仅限于内阁。”

    曹化淳神色凝重,道:“皇上,这件事非同小可,朝野沸反盈天,人心惶惶,如果发到内阁,奴婢担心会再惹起风波来。”

    外面传言是有人等不及,想请毕阁老提早离开,这个‘有人’一直模糊不清,没有人点出来。但大家都清楚,现在能登上‘首辅’宝座的只有孙传庭,傅昌宗二人。

    若是真的是这样,这道奏本再发到内阁,只怕会凭添波澜,再出风波,内阁的争斗一旦明朗化,那对大明朝局,政务将有不可预测的预想。

    朱栩将奏本递给曹化淳,道:“去吧,再透个口风出去,朕打算给毕阁老一个伯爵。”

    大明朝的爵位向来吝啬,一般人根本别想,像王守仁这样的文治武功才能堪堪得到。

    曹化淳与刘时敏两人看着朱栩,又不自觉的对视一眼,旋即猛的道:“遵旨。”

    他们这才清醒过来,不管棋盘怎么变化,下棋的人始终没变!

    二人快速离开,曹化淳亲自下楼,去一楼的内阁。

    朱栩倚靠在椅子上,目光看着外面,嘴角勾勒着怪异的笑容,轻声自语道:“这温体仁还真是个聪明人,关于政务的罪责认的干干脆脆,涉及自身的一概不认。正常来说,按照我的性格,这样为了国政大义牺牲自身小我的人,绝对不会惩罚,反而的大加重用……可惜,偏偏你是温体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