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小说 > 穿越小说 > 独断大明 >第1119章 来自倭国的和平使者
    张秉文跟着朱栩,听明白了他的意思,心里稍宽。

    几人出了东华门,走在已经清理过的小路上,张秉文沉吟一声,道:“皇上,明年的税粮,臣预计在九百万石左右,税银在两千万左右,除开皇宫,官吏俸禄以及各方面的必要支出,工部,军队的差额起码还有一千万白银,再加上移民,赈灾等方面,差额还会更大,国库无力承担……”

    “税务总局想要完全执行,能收上税银,还要有两三年时间,各地的改革触动很大,纷纷扰扰之下,各种赋税还会减少……”

    “户部做了详细的节流计划,内阁那边已经同意了,只是这个闸口越来越大,一时间收不回来,臣与诸位阁老都深为忧虑,若是长此以往,只怕朝廷没有足够的力量应对其他突发情况……”

    朱栩静静的听着,听得出张秉文心里的忧虑,好一阵子道:“你说的,朕都知道,缺额……朕今年,明年从内帑给你拨一千万两银元,明年后,工部的工程就能停下来,会节省一大笔。军队的改革也能在明年底大致完成,后年的支出相对就少了很多,至于移民,后年辽东就能自给自足,不需要朝廷输血,等辽东再接收差不多,北安南那边也能自给自足,朝廷的支出,会省下大半,这两年,还是要辛苦,坚持一下……”

    张秉文是知道朱栩的内帑的,来自神龙府,听他眼都不眨的拿出一千万白银,暗自心惊,他本来还在打皇家钱庄的主意。

    “是,臣明白了。”张秉文心里松了口气,他知道,眼前的皇帝陛下,对大明的事情都心里有数。有这样一个靠山,他还有什么可担忧的?

    朱栩又简单的问了几个问题,最后道:“傅昌宗就要回京,明年他就会入阁,有什么事情,你们多商议……内阁要和气,不要拉帮结派,更不准抱团对抗毕阁老,对于内阁辅臣,对于上官,该有的尊重,不能少,你可明白朕的意思?”

    张秉文神情一凛,沉色道:“是,臣明白!”

    现在‘党争’二字在朝野是禁忌,谁都不敢沾碰,哪怕是户部尚书张秉文也一样。

    朱栩摆了摆手,打发他走,带着小慈烨向着鸿胪寺的驿馆走去。

    小慈烨走了一阵,忽然抬起头,道:“父皇。”

    朱栩正看着两边的雪景,低头看着他,微笑道:“怎么了?”

    小家伙仰着被冻的发白的小脸,道:“饿,冷。”

    朱栩一怔,这才想起来,今天有点冷,连忙将披风解开一点,蹲下来,道:“父皇背你,在披风里暖和一点。”

    小家伙倒是听话,爬上朱栩的背,从领子里探出小脑袋,双手抱住朱栩的脖子。

    “抓好了。”朱栩站起来,又系了下领子,这才继续向前走。

    小慈烨下巴磕在朱栩肩膀,大眼睛看着前面,双手紧搂着朱栩的脖子,乖巧的过分。

    没走多久,一个微胖的中年人向朱栩走过来,单膝跪地道:“军情处二课陈北靖参见皇上。”

    朱栩摆了摆手,道:“带朕去见见那个德川家的若殿。”

    “是。”陈北靖起身,侧开身,引着朱栩向前走。

    朱栩背着小慈烨,慢慢的走着,神态从容平静。

    他今天来,就是要见见这个德川家光的特使,很好奇,在这种情况,德川家光会做出怎么样的选择。

    相比于他的祖父德川家康,第三代的德川幕府将军,可比前两任厉害的太多,折腾的几百个大名要死要活,还没几个能反抗,这样的手段,一般人还真做不到!

    驿站里,来自倭国的德川家的若殿,以及那个阴鹜的中年人武士,此刻站在门前,恭敬的面对着外面。

    他们已经接到通知,大明皇帝将来‘拜访’他们。

    不管是这位若殿,还是中年武士,神情齐齐凝重。即将来到的人,是他们倭国最大的敌人!

    他们早就在猜测这个敌人想要干什么,现在,终于有机会了。

    朱栩进了驿馆,一队禁卫迅速冲进去,护出一条路,直接延生到倭国人的门前。

    朱栩闲庭散步的上前,这位若殿立即迎出几步,一个躬身,道:“德川秀明参见大明皇帝陛下!”

    朱栩仿佛没有听到,将小慈烨放下来,小家伙拉着朱栩的披风,抬头看着面前两个直躬身,一动不动的,服饰奇怪的人,眼神里有些奇怪。

    朱栩解下披风,这才看着两人,微笑道:“二位远道而来,朕招待不周,无需多礼。”

    德川明秀抬起头,这是他第一次认真的打量大明的皇帝。

    不到二十岁模样,不是英俊,很耐看,嘴角始终带着温和的笑容,眼神平静且深邃,身上穿的是常服,一眼就看出很普通。

    德川秀明脸上是毫不掩饰的一抹诧异,他没想到,传说中纵横捭阖,霸道无常,不可一世的大明皇帝,居然是这样一个不起眼的年轻人,甚至比他还小一些。

    朱栩也在打量着这位来自德川家的若殿,一副初出茅庐的愣头青,仿佛什么也不懂,战战兢兢,谨小慎微模样。

    “陛下,和平万钧,战争如火,请慎重!”

    忽然间,德川秀明又一躬身,沉声道。

    朱栩瞥了眼那个一直躬着身,看不表情脸色的中年武士,右手在小慈烨头上慢慢摸着,微笑,沉默了片刻后道:“朕是渴望和平之人,我中国自古以来就‘以和为贵’,认为兵者乃凶器,圣人不得已而用之,朕是不到万不得已,绝不动用。”

    德川秀明神色一喜,抬头看向朱栩道:“陛下此言当真?”

    朱栩笑的如沐春风,道:“当然,朕没有伤害别人的意图,朕很想知道,你们倭国是否会再次入侵朝鲜,以求登陆,入主中原?”

    德川秀明大喜,躬身道:“本人在此向陛下保证,我倭国绝不会再入侵朝鲜,我们希望与明朝永远和睦相处,互不相侵!”

    朱栩看着德川秀明,这位还真是幼稚的可以,他又瞥了眼边上那个中年武士。

    这中年武士正好审视着朱栩,一见朱栩的目光,立即缩回,低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