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小说 > 穿越小说 > 独断大明 >第一千零八十五章 清风运动
    南直隶的风波还在继续燃烧,朝廷这次将整个南直隶都圈在禁令范围,引起整个南直隶的士绅阶层,或者说整体读书人的反抗。

    方孔炤,鲁钦等人可不敢再让南直隶出乱子,惹怒乾清宫里的朱栩谁都没有好果子吃,奋力弹压,丝毫没有手软。

    外加毕自严一直坐镇巡抚衙门,南直隶更不敢懈怠,压着所有反对声,毫不犹豫的坚持禁令,不动摇!

    而孙传庭主导掀起的‘刘明焘案’,飞速的传播到应天府。

    毕自严在巡抚衙门后院,看着内阁八百里加急送来的刘明焘的奏本的手抄本,脸色阴沉的要滴出墨来。

    这种混账奏本,居然又出现了,还是朝廷重视的巡政御史,上奏给乾清宫的!

    别说朱栩,就算是他毕自严看到,也会愤怒无比,恨不得杀了这个刘明焘!

    简直糊涂到无以复加,他是不是一直两耳不闻窗外事?!

    方孔炤,许杰,冯江峰三人坐在对面,看着毕自严的神情,都屏气凝神,没有说话。

    毕自严做了这么多年‘首辅’,自然是有一番威仪,端坐,面色阴沉,双眼愤怒,威严中还有一丝霸气。

    好一阵子,毕自严放下奏本,抬头看着三人,淡淡道:“你们怎么看这件事?”

    方孔炤道:“我大明官吏的风气败坏已经非一日两日,只是,近来爆发的事情,着实令人震惊与恼怒。”

    冯江峰眼神闪烁着厉色光芒,道:“下官看来,就是杀的少了!皇上在有些事情上还是心怀仁慈,杀的不够!古来圣君明皇,哪有不杀人的!大人,下官建议,请刑狱司铺开调查,但凡还有类似,一律下狱问罪,大开诛连,下官就不信,这股邪风还就刹不住!”

    毕自严皱眉的看了他一眼,乾清宫之所以杀的少,那是因为他们内阁想法设法阻止的,这冯江峰是妥妥的打他脸!

    冯江峰倒是没有察觉到毕自严的神色,转向方孔炤道:“大人,咱们南直隶也当用重典,天下邪风,南直隶最浓,不杀些人,他们就不知道他们错在哪里!”

    方孔炤跟着皱眉,他们是南直隶的官员,哪里有这么当着朝廷阁老面这么埋汰的。

    再说了,都已经禁止科举、入仕,还想怎样,将读书人杀光吗!?

    毕自严知晓冯江峰的秉行,向来凌厉,果断,无从指责什么,没有多言,看向许杰,道:“这件事你怎么看?”

    许杰沉吟一声,道:“大人,此事想必白谷阁老已有想法,不知是何主意?”

    毕自严顿了下,道“皇家政院那边一直有几个培训班,但因为各种原因,没能真正发挥作用,孙白谷建议,轮流调各级官员进京,分别给他们上课,考试,如果不合格,立即免职。不合格……包括纲纪遵守,风评,政绩,告诉,劣迹等等,条目相当苛刻……”

    方孔炤立即会意,孙传庭这是想要编织一章细细密密的大网,对大明天下官员进行一次删选,好的留下,坏的就送进大牢。

    这是要清洗天下官吏,肃清官场不正之风!

    方孔炤心思飞快,想了片刻就道:“臣赞同,此举能将事态控制在小范围,不会出大乱子。”

    冯江峰剑眉微动,道:“下官没有异议,不过建议从最底层开始,那些末吏小官比那些贪污索贿的大官更为可恨,必须尽早除去!”

    许杰相当了解毕自严,看着他凝而不散的眉头,疑惑道:“大人,莫非此中还有什么难处?”

    毕自严看了许杰,又瞥了眼方孔炤,冯江峰,没有在这个话题多言,淡淡道:“本官不日就离开南直隶,其他的事情,你们要收尾好,不要再出乱子,不要认为皇上,朝廷会心慈手软,也告诉那些还想上蹿下跳的人,朝廷纲纪不容挑战,否则雷霆必降!”

    方孔炤三人一听,神色立变,连忙起身道:“下官遵命。”

    毕自严漠然的‘嗯’了声,没看着他们离去。

    他有些话,没有与方孔炤,许杰,冯江峰三人点明。当今皇帝登基以来,科举名存实亡,新入仕的官吏,大部分出自皇家政院,这批生员,最早的一批入仕已经六年,足以担任知县,甚至知府一级,若是这场‘清风’计划展开,填补这些空白的,势必就会是这些生员。

    皇家政院的生员,与现在大明官场的官吏完全不同,学的东西,做事习惯,方法,甚至对大明的看法,完全是乾清宫的课纲决定的,要是这批人进入地方或者朝廷,不知道会带来怎样的变化。

    在毕自严准备离开南直隶,转向浙.江的时候,孙承宗已经出现在江.西。

    他手里的几乎是与毕自严一模一样的奏本,身前站着已经改名的李定国,吴襄,祖大寿等人。

    孙承宗近来越发显得苍老,毕竟七十多的人,两鬓白发苍苍,脸上瘦削,不怒自威。

    他放下奏本,看着眼前几人,道:“你们都看过了?”

    李定国,吴襄,祖大寿三人都点头,但有些不解。他们是武将,现在文武分治,文官闹了大笑话,跟他们说这些是做什么?

    孙承宗目光炯炯的看着三人,道:“这件事虽然是文官做的,但你们能告诉我,我们军队就没有这种人吗?整日无所事事,只想着溜须拍马,这篇奏本写的是花团锦簇,文采斐然,皇上压在乾清宫近一旬,你们猜猜,皇上在想什么?”

    李定国还比较年轻,入军伍不久,但吴襄,祖大寿是辽东大族出身,七八年前那些事情不算太远。现在的大明军队是在那时的基础上建立的,大部分军官还都是读书人,要说没有,估计没人会信。

    孙承宗神色平静,淡淡道“这次‘军改’完成后,军队也要来一次‘清风’,官场要纯洁,军队更要干净!你们心里都要要数,总兵一级一定要洁身自好,军法不容踏错分毫!若是你们行差踏错,休怪本官无情!”

    孙承宗的话杀气腾腾,李定国,吴襄,祖大寿三人神情一凛,道:“下官不敢!”

    这几人孙承宗一直盯着,还没有发现什么劣迹,算是比较放心。

    地方上现在是轰轰烈烈,‘新政’,‘军改’借着一系列的事件的东风,得以迅速推进,各项政策,禁令,也在普及,贯彻,前所未有的强力,果决。

    尤其是内阁的辅臣,六部尚书侍郎等齐齐出京,这也算是大明未有之举,足见朝野的重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