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小说 > 穿越小说 > 独断大明 >第一百三十二章 救人方法
    哭求订阅啊,尤其是一百三十章,求大家务必订阅一下,拜谢~~~

    熊廷弼成为党争的焦点,那么想要救他,也就必须要从从党争入手。

    朱栩沉吟半晌,抬头看着一脸殷切希望的曹文诏道:“你先起来吧。”

    曹文诏也看出了朱栩的为难,有些战战兢兢的站起来,还是一脸期待与忐忑。

    朱栩手指敲着桌面,清脆小小的马蹄声在桌面响起,他慢条斯理的道:“熊廷弼根节现在不在于广宁之败,而是朝堂上的党争,想要救他,魏忠贤这边我可以出力,但东林党,还得熊大人自己想办法。”

    曹文诏一听,慌忙道:“还请殿下指点。”

    朱栩心里思索着,一点点理清思绪,道:“内侍那边我来处理,广宁之败虽然不是根节,但也绕不过去,需要东林党在朝堂上有一个合理的说法,堵住其他人和皇兄的嘴。”

    曹文诏认真的想了想,道:“殿下,熊大人与汪大人乃是至交,一定会有办法。”

    朱栩微微点头,转身向外大喊道“小曹!”

    曹文诏很快就外面走进来,躬身道:“殿下有何吩咐?”

    朱栩道:“你去账房支四万两银子,给魏忠贤送过去,告诉他,本王要保的第一个人:熊廷弼!”

    曹化淳还不知道具体情况,但要保熊廷弼,那与他绑在一起的王化贞恐怕也要一起救了吧?

    他抬头看着朱栩,还是问道:“殿下,那王化贞该如何?”

    王化贞这个人是死不足惜,朱栩也知道他跟魏忠贤是狼狈为奸的,脸上厌恶一闪,道:“随便魏忠贤处理吧。”

    曹化淳答应一声,便告退出去。

    朱栩又对曹文诏道:“你再去一趟天牢,告诉熊廷弼,内侍那边你已经处理好了,就差东林党那边了。”

    曹文诏大喜,道:“属下谢过殿下,属下这就去安排。”

    朱栩点头,目送曹文诏的背影,眯着眼,嘴角不自觉的翘了起来。

    他差点都忘了熊廷弼的事情,这个倒是个非常好的切入辽东的口!

    “就是不知道东林党打算怎么样救熊廷弼……”朱栩自语,熊廷弼招致辽东大败丢了六城,致使辽东局势糜烂不堪,不可收拾。这样的罪过,没有足够合理的理由,是堵不住天下人的觜的。

    没多久,曹文诏就一身家丁服饰的跟在熊光远身后,进了天牢。

    曹文诏将事情一说,熊廷弼便脸色激动道“文诏,你的话,当真可信?”

    曹文诏也知道他说的太过隐晦,但确实不能透露太多,便道:“大人放心,既然殿下答应帮忙了,魏忠贤是一定要给殿下这份薄面的。”

    熊廷弼即使在狱中也听过惠王殿下的名头,知道他深得皇上,皇后娘娘的宠幸,闻言心里也有了一点底气,便道:“好,那我马上联络汪兄等人,只要阉党那边不碍事,我就有脱罪的可能了。”

    曹文诏想着朱栩的话,认真的告诫道:“大人,广宁之败需要一个足够的理由堵住所有人的嘴,大人千万不可大意。”

    熊廷弼一听到这个就神色愤恨,咬牙切齿道:“我知道,不过待我出去,我是绝对不会放过王化贞那个小人的!”

    曹文诏自然明白,两个人被逮捕,少不得相会推诿罪责,也不敢多待,沉色道:“大人,该做的属下都做了,接下来,就看大人的了。”

    熊廷弼双手抓着栏杆,脸色动容道“好,文诏,熊某若是放出去了,你便是我的救命恩人,如此恩情绝不敢或忘,必有大谢!”

    曹文诏连忙道:“大人切莫误会,主意是惠王殿下出的,银子也是殿下出的,属下只不过是跑跑腿。”

    熊廷弼神色了然,道:“好,你放心,我出去之后,定然会拜见惠王殿下,感谢救命之恩。”

    曹文诏这才松了口气,又交待几句,便急匆匆的离开。

    熊光远并没有走,他走近看着熊廷弼有点怀疑的道:“父亲,曹将军说的,真的可信吗?”

    熊廷弼已经被关了很久,对外面有些陌生,神色凝重又思索,许久断然道:“文诏此人跟随我多年,重情重义,我信得过他!”

    熊光远深吸一口气,挺着胸口道:“是,父亲,那孩儿该如何做?”

    熊廷弼已经打好了腹稿,道“你去见汪大人,就说内侍那边我已经摆平,请他在朝堂上找一个足够的理由,堵住朝堂上的嘴就行。”

    在熊廷弼看来,皇帝还是太过年轻,比万皇帝差的太远,还不是他们的对手,只要朝堂上众口一词,他只能答应。

    熊光远听着熊廷弼的话,道:“是父亲,我这就去找汪大人。”

    正在东厂的魏忠贤,也很快收到了消息。

    杨涟等人还没有弹劾魏忠贤,魏忠贤此刻也还没有对熊廷弼等人有太多积怨,听到惠王殿下的传信,坐在那,表情淡淡,目光冷峻。

    一个档头站在他身前,手里拿着一叠银票,神色兴奋的道“督公,四万两,这惠王殿下出手可真够大方的。”

    魏忠贤看了他一眼,笑了下,旋即皱眉道:“你将银子立即送进宫,让刘朝带着去见惠王殿下,就说,我会谨遵殿下之命。”

    那档头一怔,上前一步疑惑的道:“督公,这银子真的还回去?这可是他求着咱们……”

    魏忠贤冷冷的看了他一眼,那档头目光一紧,慌忙道:“是督公,卑职这就去办。”

    “等等!”魏忠贤在他转身的刹那又淡淡的道。

    档头一回头,抱拳道:“督公还有何吩咐?”

    魏忠贤神色沉默,许久才道“你去告诉姜严山,银子我会补给他,让他不要再追究了,皇上那边再给熊廷弼说点好话。”

    姜严山,就是汪文言行贿的那个内侍。

    那档头一听,道:“是。”

    魏忠贤挥手,道“去吧。”

    待那档头离开,魏忠贤背着手,站在高高的大殿之上,目光不甘中透着冷傲,一字一句的道:“还有十九个!”

    随着东林党与阉党同时出手,本来已经在朝堂上成为禁忌,谁也不愿意多提的熊廷弼案,再次成为焦点。

    东林党这次有汪文言串连,很快将朝堂上的声音近乎统一下来。

    案子从头到尾,详详细细的被翻出来,最终的目的,就是将责任推给与熊廷弼同阶的,前辽东巡抚,王化贞!(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