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穿越小说 > 绝对荣誉 >正文 第1060章 来自哈维男爵的请求
    瑞德意识到自己今天遇到了一个彻头彻尾的煞星。

    秦飞根本不会理会自己到底是什么身份,mi17这块看似高大上的金字招牌在秦飞心里没有太重的分量。

    看着秦飞第三根手指收回,瑞德只能再次认怂。

    这家伙真的会杀了罗丽莎。

    至少在瑞德看来是这样。

    “好了!够了!你这个疯子!我受够你了!”瑞德崩溃地吼道:“硬盘我放在了一个保险库里。”

    “不在霍顿社区你的住处里吗?”米斯特问。

    “你觉得我会那么蠢,把那么重要的东西放在自己加里?”瑞德瞪了米斯特一眼,“保险库要通过身份验证,必须我要亲自去才能拿到。”

    “你这么说,是因为怕死吗?”米斯特笑了。

    瑞德昂着头道:“怕死的人,能干我们这一行吗?”

    “保险库什么时候开门?”秦飞看了看表:“现在深夜恐怕已经不会开门了,对吧?”

    瑞的说:“上午九点到下午五点,保险库都提供服务,只能白天去。”

    秦飞想了想道:“那我们就在这里待到九点,你带我们去拿硬盘,告诉你,千万别想着在我的面前玩什么花样,我知道你很擅长逃走,但是记住,你如果跑了,我会向罗丽莎下手。至于你和川崎隆一之间的交易还有你们情报部门内部的事,我没兴趣插手,拿到硬盘我就走。”

    “秦飞,我知道你在追踪黑日组织,这件事和黑日有关联,而且我花了两年时间才和川崎隆一接上头,希望你能帮我一把,等交易完成后我会将硬盘还给你。”瑞德说。

    秦飞摇头:“我有我自己的方式追踪黑日,何况别在我面前演戏,你们mi17也好,mi6也好,看来都很清楚黑日的底子,只不过你们根本没打算和我共享情报,我没必要热脸贴你们的冷屁股,但是有一点要记住,硬盘是我的东西,我不管你mi6还是mi17,别打我的东西的主意!”

    话音刚落,桌上的保密电话响了起来。

    秦飞和米斯特对视一眼,然后秦飞拿起话筒。

    那头传来了m的声音。

    “秦,打开视频系统,有人要见见你。”

    “是那个mi17的头儿是吧?叫做哈维的那位男爵?”秦飞冷冷道:“m,我答应你的事情已经做完了,现在你也应该知道不存在那张sd卡,所以我们之前的约定已经完成,我只要那会我自己的东西,对于你们的事,我可没什么兴趣。”

    “圣城军和黑日组织是关联很大的两个组织,我们有确切的情报显示他们有很密切的合作,你的那个硬盘里有些东西对于他们来说很重要,这个硬盘的来历,难道你不想搞清楚?我可以很肯定地告诉你,里面不光是贩毒网络资料那么简单。”

    m的口气听起来倒听诚恳的。

    “如果你配合mi17和我们,硬盘还是属于你的,但是里面最关键的东西涉及的事不是你一个佣兵团就可以解决的,我们有能力帮你,而你也需要我们这种部门的帮助。”

    秦飞用略带调侃的口吻回答了m:“女士,我不是在做梦吧?你们mi6也好,mi17也好,和usa的人都盟友,别以为你比我虚长些年岁就能糊弄我,你一早就知道黑日是什么来头,你也很清楚‘飞鹰计划’这个组织,对吧?可是之前你一直在我面前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现在你却让我相信你愿意为了对付圣城军和你们的老牌盟友翻脸,还愿意和我合作?”

    m被秦飞戳到了痛处。

    的确,自己之前有不少的情报隐瞒了秦飞,因为她衡量过秦飞的价值,不值得为了秦飞和“飞鹰计划”闹翻,虽然在m的角度看来,“飞鹰计划”并不是一个令她喜欢并且符合她价值观的组织,这个白人至上组织不光有种族倾向,而且非常极端,和主流的价值观并不在一条车道上。

    其实,情报组织反而是最讲究信仰和意识形态的组织。

    你要成为情报人员,就意味着你要承受比常人更多的孤独、危险和压力,如果没有坚定的信仰,那么一个间谍是无法在敌后或者潜伏在目标组织里太久,他会彻底疯掉。

    在情报界的历史上,卧底最后反而被别人洗脑的案例比比皆是,远的不说,最近几年的反恐战争里就不乏这种案例,谍报人员卧底到了kb组织里,结果几年下来由于没有坚定的信仰和意志,反而成了彻头彻尾的kb分子,回头反戈一击。

    只不过这些都算是情报界的丑闻,从未对外曝光和公布而已。

    道不同,不相为谋。

    普通人之间如此,间谍之间、组织之间同样如此。

    “秦,待会儿要和你视频通话的是哈维爵士,他可是我们大英帝国情报界的元老,我想只要你答应和我们通话,他会给你一些值得让你和我们合作的东西。”

    秦飞还在犹豫的时候,m又继续道:“我只是充当说客,这次约翰内斯堡的任务之前,我是根本不知道哈维要和你谈的这些东西,我并没有隐瞒你什么,希望你知道,作为朋友,我是真诚的。既然你可以和美国人合作——别告诉我那个米斯特只是普通的前三角洲队员那么简单,他背后隶属的部门虽然和我们没有太大的合作,但是实力也是相当厉害的,我没说错对吧?”

    秦飞忍不住看了米斯特一眼,这家伙正在抽烟,吞云吐雾。

    筹码。

    秦飞首先在脑子里跳出来的是这个词。

    相信到了现在,m的诚意还是有的,秦飞虽然不知道m到底为什么之前不愿意对自己透露黑日和飞鹰计划之间的秘密,但是他从m如今的话里听出了诚意。

    没错,m不像在耍花样,而且没必要。

    现在自己拿到了主动权,按照情报界的规矩,交换就是最好的办法,m和那位素未谋面的哈维男爵选择和自己达成合作,恐怕也是基于现在自己已经抓住了瑞德,并且掌控了局势。

    m女士也好,哈维男爵也好,当然可以动用在约翰内斯堡的行动人员对付自己,不过他们也知道要对付米斯特和自己需要付出一定的代价,而且还未必能成功。

    所以,谈判和交易,就是最好选项。

    西方世界所有的政治精髓就在于“交易”二字,情报界同样奉行这种理念,最小的代价,完成最艰难的任务,没人喜欢流血。

    更重要的是,秦飞隐约感觉到,mi6和mi17既然开始针对和黑日组织有紧密关联的圣城军,说明他们和飞鹰计划也有极大的分歧甚至在某些程度上几乎到了反目的地步,派出瑞德释放鱼饵对付圣城军,说明m女士和哈维男爵之流已经对飞鹰计划这个组织失去了最后的耐心。

    无论这几个大组织之间对抗的结果如何,对于自己无疑是有极大的好处。

    “好,我答应你们,咱们就来谈谈交易的事情,女士,你知道我秦飞并不是一个太难交易的人,记住你说的话,我们不是敌人,我们是‘朋友’。”

    秦飞故意加重了最后“朋友”二字的语调,让整句话变得意味深长。